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41) 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7317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7月31日凌晨,遭到便衣警察殴打的高智晟律师在小关派出所完成了笔录后平安返回家中,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内,高律师遭到的第4次暴力袭击。据高律师表示这一次特务的行动很凶,远远超出了在临沂以及上一次与特务们发生的冲突,高律师的身体虽然 没有大碍,但到处都是伤痕。

受伤的肘部。(大纪元)
围殴中被弄弯的家门钥匙。(大纪元)

事件经过

高律师表示,事发的当天晚上他曾三次下楼和对方交涉,冲突发生在最后一次下楼的时候。

据高律师描述,第一次敲车门,希望他们在10多点钟能把车熄火,高律师当时说:“这里不是只住我一家人,如果你们家的门口每天这个样子,你们可能心里和我同样的难受。”但坐在京J24758副驾驶位置的却回答:“我他×的给你发动到天亮你能怎么着?”

在高家楼下骚扰的特务们。(大纪元)
开着发动机的便衣车辆。(大纪元)
殴打高智晟最狠的中共特务。2006年7月,在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打后,他回家拿出相机向特务拍照时,特务们掩面四逃,但只有该特务不逃反而迎着镜头。(大纪元)


殴打高智晟最狠的中共特务。2006年7月,在高智晟被矮胖特务打后,他回家拿出相机向特务拍照时,特务们掩面四逃,但只有该特务不逃反而迎着镜头。(大纪元)

高律师的家是在二楼,返回家中后,监视的车辆正好停靠在孩子卧房的一侧,发动机的噪音,吵得孩子根本无法入睡,高律师说:“当时那种状态下心里是很窝火。你想想,那一楼的人是什么滋味呢?!”便第二次下楼交涉,但对方仍不肯让步,高不得不报警。

当 高律师估计警车应该到了,第三次下楼,准备到大门口和前来的派出所的警察会面时,一个身高170左右的“胖子”便衣,张口向高律师身上吐了一口唾沫,高闪 身躲开后,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回答:“你看什么?!我还想揍你呢!你别一天的人模狗样,在共产党的眼里你就是傻×!”高律师反问:“你为什么对我个体这样 仇恨呢?为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人呢?”对方:“我不但骂你,我还要打你!”扑上来就动手。

非暴力 不还手

据高律师描述,当时现场有5、6个便衣一起动手,高律师不得不紧紧地抱住了一名贴身打得最凶的一名便衣,以阻止他的动作,另外一名便衣几次抄起了六棱砖高高的举过头顶,因无法准确判断高律师的位置几次无法下手,躲闪中,高律师的手臂被六棱砖擦去了很大的一块皮。

便衣砸高律师的六棱地砖。(大纪元)
楼下到处堆积的六棱地砖。(大纪元)

高律师说:“这次他们是真的打。不排除要把你的胳膊腿打断的可能,特务特别狠,他们踢我的档部……”

据高律师描述,右脚疼得比较厉害,右腿被对方踢得肿起一块馒头大小的包,左手的腕部,左手的肘部掉了一块皮,右手拇指指甲裂伤,左肋一块巴掌大的伤痕,在大腿根处有一处6公分长的肿胀……

高律师被踢肿的小腿部。(大纪元)
高律师被擦掉皮的左肘。(大纪元)

高 律师:“身上只有一处伤痛的时候,人可能会很痛,身上到处是伤的时候,只剩下一种概念上的痛了。他们完全把我当成了想在肉体上消灭的敌人一样了。在派出所 做笔录的警察边记边摇头,他们都知道我完全没有还手。这些警察也是无可奈何,他们也说共产党它毕竟是一部机器,你能把它怎么样?”

在高律师 从临沂返回到北京后,连续两个晚上便衣们都是在楼下吵闹,弄得四周邻里不安,之后,高律师声明这样下去马上离开北京,之后对方有所收敛。高律师分析:“起 码太不像话的时候抗议一次还起作用,不像今天,还只是心平气和的和他们说就大打出手。也许和我最近在文章中点了通州国保特务头子的名字有关。也许他们恨不 得把我打傻打残,免得我再写文章揭露他们。”

高律师说:“最近他们对我的暴力行动一波接一波,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达到一种什么程度。对这个 冷血的政权来讲,抗议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我还是要正告那些中共的暴徒和爪牙们,就像我今天和何德祥所说的话那样,你可以逃过今天的法律的追惩,但在你的 有生之年,正义之剑总有一天轮到你的头上。神的追惩和人的追惩你都逃不掉!任何人,包括那些怀疑我们在杜撰特务跟踪事件的那些人,也不应该认同特务们这种 下流的暴行是一种正常的行动。中共越是这样猖狂的对付我们,离天灭它们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因为它们已经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对付我们了,只剩下了流氓暴力了。 ”

难过的耿和

高律师表示:“我是有信仰的人,如果我一个挨打,我心中的勇气是满满实实的,但是我确实是不愿意 在耿和的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无奈。当时她急得直跳……他们拿水泥砖砸过来的时候,我一侧身躲过去了,当时就把一块肉皮切掉了,你可以看出他 使的力气有多大。如果我躲不开,当时就能把我的胳膊砸折!”

半夜,高律师回家后,进了屋门,耿和只是一个劲的摸着高律师的头,一句话也不说……

清洗伤口时,耿和告诉高律师:“我最看不得别人欺负你,可现在一欺负就是8个多月,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

采 访中,高律师多次沉默,关于耿和和家人的处境,每次都是他不愿触及的话题。最后,高律师长舒了一口气:“就像今天我在派出所和那些警察讲的那样,今天的中 共只给中国人两条路:一条是像狗一样的活着,一条就是死!谁胆敢叫唤两声,就置你于死地! 但请转告那些朋友们,谢谢大家,我死不了,一会我躺下来照样呼呼睡,明天早上起来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高律师身体上的大面积擦伤。(大纪元)
高律师身体上的大面积擦伤。(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7/31/2006 5:29:53 P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