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公开高智晟地址 曝光中共特务

7314

高智晟接受荷兰记者采访(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中共特务跟踪维权律师高智晟已近200天了。高智晟表示跟踪每天在继续,而且很恶劣。24小时中最少有6辆特务车停在高家楼下, 在高智晟早上跑操和外出时也继续有大量特务跟踪。很恶劣的迹象是从6月5日开始,露着肚皮的女特务故意往高智晟身上蹭,一旁的特务摄像机则对着高智晟。高 智晟的夫人耿和推断这些女特务极有可能是街头雇来的拉客妓女,高智晟认为中共“用女特务很‘亲密’的跟踪我另有企图。”

在200天的特务骚扰中,除 了胡佳拍摄的已经发表过了的特务录像之外,拍摄在高家和高智晟周围跟踪的特务照片显得十分困难。此前一直有人在网上散布高智晟是不是神经不正常才“杜撰” 出特务跟踪故事的言论。在此报导中将公布高家地址,高智晟欢迎海内外人士到高家见识中共特务或亲身体会跟踪。

“客客气气耍流氓”的北京小关派出所和警察张泉和(音)

高智晟的户口在新疆,按照中共当局规定,他的护照理应由新疆公安办理。因他常年工作生活在北京,新疆公安索要高智晟在北京工作、居住期间的无犯罪证明。

5月,高智晟到管辖他住居的北京朝阳区小关派出所去后,他形容小关派出所是“客客气气耍流氓”。

当时,警察们客客气气的笑着接待了高智晟。刚调来不久的主管警察张泉和(音)表示,你要拿来四张无犯罪证明,我们才能给你开无犯罪证明。即是新疆公安、高智晟原工作单位、人才交流中心、居委会的四份无犯罪证明后,小关派出所才能给高智晟开具一份无犯罪证明。

据 记者调查,无犯罪证明一般是由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或者管理档案的机关如人才交流中心、街道(因为中共在档案中记载该人一生的升迁奖罚等情报)、工作单位 出具。小关派出所应该出具的只是高智晟住在他们辖区时间内的无犯罪证明而已,高智晟既往的无犯罪证明可以由管理他档案的人才交流中心出具,小关派出所是没 有理由索要新疆、厂矿、街道、人才中心的证明的。

警察张泉和(音)对高智晟询问根据什么法律索要四份证明时回答:“你跟我谈法律没用啊,我们一贯就这么干。”

从 张泉和的回答看,除了说明该警察对无犯罪证明的出处、内容、用途这些基本业务不了解之外,更说明该警察乃是被上级匆匆忙忙指点后就上阵的。中共当局在监听 高智晟的电话中,明明数日前就已经知道他将前去办理该证明,外界媒体也会报道,但中共当局似乎连门面都懒得做做,连个法律、条例出处都没有办法圆清。

在中共当权的国度 怎么做最安全?

去 年12月末,联合国专员诺瓦克和高智晟见面。当时高智晟开着他那辆黑车拉着诺瓦克跑在高速公路上。期间,特务的车两次撞向了高智晟的车。高智晟说:如果特 务车再继续撞向我们的话,我们两个车中肯定有一个必翻无疑。因为第二次车身擦在一起时,对方的车都打摆子了,所以,他们在两次(撞我们)失败后就没敢再撞 过来。

高智晟笑着说:诺瓦克他是经历了这场危险,但是他没有看到,因为他一直紧闭着眼睛。

在记者采访同车的另一位年轻人时,虽然事件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他仍心有余悸,说:吓死我了,当时我以为准没命了呢。

即是对方是世界瞩目的联合国专员,中共仍敢撞翻他的车,那么,在中共统治的国度里怎么做最安全?什么人最安全?

近 期,高智晟接受过台湾、美国、新西兰等媒体的采访,但和在北京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的会面失之交臂。高智晟回顾说:定好的时间准备见我和胡佳,我们已经 走到一起准备见,结果来个电话,说英国的大使建议不要见面,他说见个面对我们来说有很多危险。因为欧盟副主席也不太了解中国的现状,他征求了他们的意见。

但 随后不久,爱德华通过电话,和高智晟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对谈。在谈到英国大使的意见时高智晟表示:我说,这样的逻辑是不成立的,恰恰相反,今天的中国对我 们来说,危险不是我们实施了什么,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的身份和面对着暴政。我举个再简单不过的例子,如果我和中共这几个月的斗争,是我们关着门的斗争的话, 这会儿早就置我于死地了。正是因为外部世界的持续关注,我今天还可以和你通话。

高智晟还表示从他脱离中共以来的几个月的遭遇可以看到,“邪恶不过如此!邪恶能如何?”

在 谈到6月5日出狱的郑恩宠律师表示受限被当局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不能爽快接受采访一事,高智晟表示:一个方面是在这个国家我们原本就没有多少政治权利,另 外一方面就是这个政权拥有的权力本身就是非法的,一个非法的政权剥夺了他的政治权利。对于非法的东西,我们不能承认,更不能去鼓励它。

北京跟踪高智晟的特务行踪和恶劣行为

在高家楼下骚扰的特务24小时一换班,每次换班的特务跟踪手法略有不同。其中露肚皮的女特务和短头发的男特务轮换。高智晟解释道:比方说今天早上八点半来一批男的把女特务换走,明天早上这一批女特务又来了。24小时一班男的,24小时一班女的。

高智晟生活比较规律。一般晚上9点关掉小灵通电话入寝,早6点起床,6:15到6:20下楼锻练,7:10左右回家。

除了高智晟的绝食日,高智晟每天都围着离家半公里远的街心花园跑一圈后,再到附近某小区的“亚运村健身中心”去锻练,那里有各种健身器械。高智晟:那里的器械长期闲置,我在这么长时间的锻练中,发现那里除了我和特务几乎没有其他人。

每天早操时跟踪的特务间或七八名,间或四名,一班的特务跟踪的距离远一些,一班的特务近一些。

在 高家楼下,每天最少有6辆特务车停留,约20多名特务。高智晟说:这6辆车几乎24小时发动着,他们停着的地方因为长期开着空调,冷凝水滴到地上就是一大 滩水。他多潇洒,他把车窗打开开着空调,看到的人说,“看到这样的过程都眼热啊。持续的烧汽油谁能烧得起啊?只有共产党能烧得起。”

每 天公开你能看到的有6辆车,三辆没有牌照、三辆有牌照的。那次上海访民来见我看到周围不止是6辆车,周围还有其它车,像京G24758它肯定在我周围隐蔽 着呢,因为那次上海访民离开这里上了公共车以后,就是这个车来跟踪他,也就是说这周围还有其它车在伺候着。我外出看朋友和接受采访时,跟踪车辆从来没有低 于四辆过。

现在是每隔24小时换成女特务来跟踪。昨天我下楼,露着肚皮的女特务就直接往我身上蹭。我没有在意,耿和说你必须在意,因为这些 女特务都露着肚皮往你身上蹭的时候,周围就有摄像机对着你。我才感到他们用女特务很亲密的跟踪我另有企图。昨天在小商店里,耿和就看着女特务往我身上蹭, 也让我看到了认识了21年的耿和第一次骂人,她骂女特务,“我觉得你比街上那些拉客的妓女更无耻。”结果她一步跨到耿和的前面,背对着耿和继续扭着屁股扭 着腰,结果把耿和气得(呵呵)……

我基本上接近相信耿和说的她们就是从社会上雇来的,她们穿的鞋子就是大拇指上挂一条线,特别象街头拉客的妓女。

因为高智晟租用的办公室遭到当局的阻挠,连高智晟自己的合伙律师都不得进入。所以,如果有民众打电话要前来见面,高智晟通常会到附近的街心花园或者肯德基店去,一周大概去三、四次。

前来跟高智晟见面的人都将遭到特务跟踪

高 智晟:他们最低不会低于四辆车围着我转。只要我在肯德基店,越过肯德基店的马路, 100%的能看到那里停着两辆银灰色的没有牌照的车;在肯德基店旁边,100%的停着两辆,一辆加长的很长的皇冠,一辆是桑塔纳没有牌照的车;然后呢,三 辆有牌照的车大部分就是在那块儿游荡。

现在凡是见完我的都有特务跟踪,像上海的访民刘**,他们被特务跟踪以后几个小时才甩掉。北京的很多市民,包括那些普通的售票员、普通的大学生、普通的市民,很多人参与了帮助他们甩掉特务的过程,很有意思。

今 天的一个人很聪明,她到肯德基店我的桌子前,放下东西,坐也没坐的掉头就走掉了。我发现两名特务追出去后可能是不敢肯定是哪一个人,他们在门口站了半天, 没有打手机。跟踪与我见面的人,因为一般不是特务跟,周围还埋伏了很多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特务一打手机就是警察跟踪,要不就是埋伏的“京G24758” 和那个没有牌照的车的便衣跟踪,这两个就是专门负责跟踪跟我见面的人。但是呢,我发现他们今天出去没打电话,一直在那里张望着,我估计就是他们不敢肯定是 哪个人。

北京民众谈识别特务和人性

5月份,自信能分辨出谁是中共特务的两名北京维权人士到肯德基店去秘密观 察高智晟周围的特务,他们在肯德基店里停留了数小时之久,回来后表示:我们只看到了坐在高智晟面前的那六个特务。当时店里有12个特务,高智晟还曾用笔向 他们暗暗的点了一点,让他们注意背后的三名特务和门口的三名,但他们没有明白高智晟的意思。

其中的一位人士以往表示他也不相信高智晟在文中 写的和媒体报道中介绍的数十名甚至百名特务跟踪。“特务跟踪你是真的吗?”他问高智晟,高智晟笑答:“如果我撒谎的话,中共不早就把我抓了起来了吗。”外 出时,高智晟亲自指点特务和特务车辆给他看,几次后,这位人士对识别特务颇有些自信,但想不到实战时仍欠火候。两个人长吁短叹自己的“火眼金睛”还未臻炉 火纯青。

这位人士还回忆说:当初看到高智晟在文章写给跟踪特务送水,我们几个北京人都说他毛病,还给特务送水!但这次我被看着(5月期间, 两名公安坐在家里的楼道里监控他两天),我才明白老高的心情。明知道警察干得不是好事,警察自己也说没有办法,是上头的命令,但看到他们坐在那里一天,就 不由自主的就要去关心关心他们,我问他们喝不喝水,他们也是人啊。

拍摄北京特务十分困难

截至到目前为止,没 有一位民众和媒体成功的拍摄到在高家楼下骚扰的中共特务照片并发表出来。一方面对方是世界上最鬼鬼祟祟的专业特务,他们本身十分警觉;第二即是中共在强拆 现场、抗议天安门广场、汕尾屠杀农民、上访者游行喊口号的镜头……,只要是在它不愿被曝光的所有场合,只要发现有人拍照,警察们就随心所欲的抢夺相机、殴 打拍摄者。这样的现事例数不胜数:前北京律师倪玉兰就是因为拍摄强拆邻家现场而被公安活活打残并投狱拘留折磨,美国一摄影记者在两办前拍摄截访打人时遭到 殴打、日本记者在拍摄汕尾血案时录像机被抢走、人被扣留等等。

对于拍摄北京的跟踪特务,高智晟表示:他们狡猾的很!你摄像机一掏出来,他们马上就转过去了。你照他们只能照个背影。

而北京的一些人士在多次暗暗尝试拍摄后,都表示:要想拍到特务跟踪,并不被特务发现和抢走相机,十分困难。还有的人说需要长焦距的镜头从远处拍摄才不能被特务注意等。

散布高智晟神经病和不敢骂中共的人

然而,网上却一直有人散布因为没有高清晰度照片可以佐证,大批特务跟踪骚扰就多半是高智晟神经病杜撰出来的故事的言论,对此,高智晟一直不予理会。

近 期,大纪元报道了上述言论散布人之一的忏悔,他曝光中共收买他,让他写文章和打电话骂高智晟的黑幕。高智晟说:前些网上一直说我有神经病,杜撰特务跟踪情 况的人,让人们清楚的看到了纯粹是中共用钱雇来的,是专门写这方面诋毁文章,专门骂我的。大部分赤裸裸骂你的就是中共雇来的。这些骂我的人,他们心里非常 清楚,除了骂我杜撰特务跟踪的这些事以外,我从未作过一件坏事,但是他持续的盯住骂我。

高智晟强调说:他知道中共把坏事做绝,但他不敢去骂中共。

高智晟在听到作者陆一粒的《让围困高智晟的特务曝光于民众》的呼吁后笑着同意公布家庭地址。他表示欢迎海内外人士前来见识中共特务和他们的手段,如果需要,他还将开车带领来人亲身体验中共特务车辆跟踪,只要来人有面对特务的胆量的话。

高智晟家住址:北京市朝阳区小关北里11号楼7单元202号
高智晟电话:010-81990759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