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媒体报道
高智晟妻诉一家人遭受迫害、创伤的惨痛经历

7251

【大纪元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易帆采访报导) 刚踏上美国土地的时候,五岁多的天宇天真地问:“妈妈我能说话吗?我能出去吗?”耿和说:“到了美国了,你可以讲话了,你可以玩,人家跟你说话你可以回 答。(我们在那个环境下‘中国’,不能说话,不能出门)。”

这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到美国后和儿子的对话。高智晟的家人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于3月11日顺利抵达美国。耿和表示,现在她们没有想那么多,首先要安抚孩子们受创伤的心灵,她们现在心理很糟糕。

1月9日,耿和带着16岁的女儿格格和5岁多的儿子天宇,在朋友的帮助下离开了北京,1月16日到达了泰国,途中历经万般惊险,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在泰国停留一个多月后,在美国政府的帮助及保护下,于3月11日终于踏上了美国的自由土地。

耿和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讲诉了高智晟被抓捕前后,他们一家长期遭受监控软禁的生活。当局一直利用他的家人做人质来威胁高智晟,逼他就范。

耿和非常担心丈夫的安危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大纪元)

高智晟由于长期受到中共酷刑的折磨,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耿和表示,虽然她和孩子们来到了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家,但她非常担心丈夫在国内的处境。

对于高律师的近况,耿和说:“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一直和他没联系过。2月4日,我听朋友说他又被抓了。”

高智晟遭酷刑折磨后 身体很糟糕

耿和说:“我作为他的妻子,这次我不是特别愿意出来,我愿意照顾他,他这次被迫害得特别厉害,他们长期的用烟薰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几乎是24小时流眼泪,动不动就流眼泪,所以他经常用手去擦眼泪,动不动眼睛疼,什么事都做不了。”

即使看张报纸,也是没完没了的流泪,擦得眼角和整个皮肤干干的。为了缓和,不断的拿热水敷也没效,耿和痛心的说,高智晟在监狱遭到痛打后,腰部一直很糟糕,每天早晨起来以后腰都动不了,就算蹲下来拿凳子都要找好姿势,才能慢慢的蹲下去或站起来。

他的肠胃也糟糕,不管多热的天,他喝温水都要拉肚子,他明明不饿,但他也要吃好多、好多,吃了以后又受不了,他就老感觉到在那里吃不饱,他就不知道饱和饥了,就像失控一样。

耿和说:“我真是很担心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很糟糕。我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不如3岁的孩子,简直就像纸做的一样……给他做食物就很难。”

被逼失学 格格多次自杀、自残

高精度图片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和妻女。(大纪元)

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高智晟一家于7月24日被带离北京到了新疆,八月底才回到北京;后又因开残奥会,再次被驱逐出北京,带到一个荒郊野外。

耿和说:“晚上把我们带走,我们不知道是哪,一个小的招待所,就不让我们出去了,吃、住都在房间里,呆了一个多月。”

自去年9月1日以后,格格在北京被禁止上学,在家呆着。由于无法和外界联络,又不能上学,格格的精神几乎崩溃,多次自残和自杀,此事让他们夫妇特别的焦虑和担心,特别让高智晟觉得心疼孩子。

耿 和心痛地描述,格格的书桌上有制作小手工的小刀子,她就拿小刀在胳膊上拉,拉了好像就觉得舒服,有的口子已经长好了,有的皮肤到现在都没长好。她自残有三 次,有一次自杀被我们发现了,格格割了自己的动脉血管,割的时候她看着血就笑,这是无意中到房间看到,这时候我们就难受得不行。

耿和说:“我们为了孩子必须要走出去,要不然我们真得太对不起孩子了,对高智晟打击特别大,感觉特别对不起孩子,我们的情绪都不是特别好。”

耿和还提到,有一次警察半夜来抄家,用好几种灯光照着高律师,她说:“我们家墙上有天宇玩的时候,画的乱乱的东西,他们也狠劲照,也狠劲照天宇,天宇很紧张,吓得使劲跑,使劲躲。”

格格每天上学四、五个警察全程陪同

耿和告诉记者,在格格上学的时候,老师对全班说,哪个同学都不能带手机,如果带手机出了事,以后学校都管不了,由公安局管,就这样吓唬学生。学生的电脑课也受控制,就是担心格格跟外界取得联系,全班的电脑课都不让上。因而老师和同学都孤立她,不跟她在一起。

由于在学校受到伤害,对格格的心灵造成很大影响,耿和表示,她回来脾气很大,也没心思学习,每天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不出来,也不吃也不喝,很低落。因为每天上学都有四、五个警察跟,她每天很发愁上学,在车里面警察就污辱高律师、污辱胡佳,就气格格。

如果格格要在车上跟他们(警察)顶撞的话,他们就讥讽、污辱更大,放学如果格格出来晚了,他们就会很生气,就让她赶紧走,要是格格不愿意,他们就拽着她。

有一次学校补习放学晚了,格格想跟同学吃点饭再回家,他们不让。他们强行让格格走,格格就不走,把饭给打翻了,格格晕在车上被拉回来的。耿和说:“对格格的伤害很大,我们俩情绪都特别糟糕。”

有一天格格放学以后很晚没回来,当时七、八点,耿和很担心,到学校去找她,整个楼都黑了,她也不怕,后来找到了,原来格格那天上长笛课,跟她的警察就坐在她教室的后面,格格就很生气,在公园里坐到很晚都不回家。

耿和受不了也自杀


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上书后,便遭中共当局严密监视跟踪,06年1月17日在北京险遭当局制造车祸暗杀。图为在该时期停在高智晟律师楼下写有“安全”字样的警方车辆。(大纪元)

高智晟于2006年8月15日中午12点,在山东省东营市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时,被十几名突然闯入的便衣们秘密抓走,北京的家也遭到抄家,家人和朋友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耿和说:“当时,我跟格格被软禁在家,那些警察来搜家,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搜完了,那些警察就3班24小时住在我们家,一班有六、七名警察,我要求知道高律师的情况,他们不讲,我就绝食,绝食应该有三、四天。”

她说:“他们就强迫我喝水,到了第四天,我答应喝了两口水,他们就讲高律师在山东被抓现在押送到北京,在这期间格格也是断断续续地绝食。”

06年11月中旬,耿和到市场买菜,他们跟踪得很近,她让他们离远一点,他们说我们没有跟踪呀?耿和跟他们理论,他们就骂“X你妈事多”,并且一个男的立即就给她一巴掌。

他们有二个人跟着她坐公车,耿和一下车,在公车后面还会有一辆车跟着,车里面下来人就打她,牙齿也打掉了一颗,满脸流血,那些人把她打得披头散发,衣服都扯得烂烂的,扯成碎片。

格格一回来看到妈妈的样子,就拿着她的琴架子要冲出去打他们,耿和说:“我就拽着格格,因为那时我们孤儿寡母,天宇才三岁多,我妈妈七十岁了在我这,我们真是害怕,因为你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耿和为抢那个琴架子,把琴架子的铁管子都给扯断了,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劲?耿和说:“我跟格格抢得全身都是血,你不由自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能让格格这样去打他们,说也不能说,做也不能做,真的想不通、很绝望。”

她就想到了自杀:“我就跟格格说,你看好天宇,我开煤气把房子点爆炸了,咱不活了。格格说妈妈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真的想把房子点着了,因为家里面没有碗、没有剪刀、没有菜刀,一切都没有,就是织毛衣服的针都给搜走了。”

多想碰到朋友 多想和外界联络

耿和说:“在我们家有一群警察,家门口也有警察,我们家是二楼,二楼到三楼的位置也有警察在那值班,二楼到一楼的拐角都有警察,一到晚上的时候,门口的警察跟楼上的警察说话,或者门口的警察跟楼下的警察说话,我们都能听到。”

有几次她特别害怕,他们把电和电视经常给掐断,然后说一些恐吓的话,耿和说:“我就在里面很紧张,要是听到有人敲门,我会害怕得浑身发抖。”

耿和买菜时,常在市场转好几圈,特别希望碰到熟悉的面孔,或意外的捡一个手机,或者别人能给她塞一个条子。她说:“我就挺愿意寻找这样的机会,我会在市场转很长时间。”

有一次耿和买了一个小灵通号,跟老板说十分钟回来取,等她买菜回来取时,那人就说你刚走,有一个警察就出示了警察证要把你这号调走。

耿和说:“根本就别提隐私,离你很近、很近,就感觉到你要买菜,他都会看你手中有多少钱。”

耿和谈到,“有一次无意中把警察甩掉了,一摸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然后就很生气,以后我每个衣服都会放点零钱,希望哪天发现把警察甩掉了,我就能出去打个电话,从朋友那了解一些消息,所以我们家每天都是你等着我,我等着你,不知道在路上出什么事。”

一直利用家人做人质来威胁高智晟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及家人。(大纪元)

当 局一直利用高智晟的家人做人质来威胁他。耿和表示,“尤其去年9月27日被抓,他们说我没有起到监控的责任,就跟踪我跟踪得特别紧,他们说你要是不往外面 讲,对高律师会好一些,如果外面一旦知道,就会对高律师不客气,对我们不客气,所以格格的上学问题出现了,如果再这样,天宇也不要上学。”

那时家被抄后,耿和就剩下三百块钱了,紧接着天宇、格格先后生病,也就没有钱,她心情很不好。

耿和说:“我就跟他们(警察)要存摺,他们就说用完了再说,或者说你表现好了我们就给。看病他们也是跟着,到最后借他们的钱,然后再还这个过程。天宇上幼儿园都没有钱。”

耿和感慨地说:“我生活在现代文明的北京,没有通讯,不能跟别人联系,什么事都靠走几个小时的地方才能获得一点消息,真是这样子的,我觉得很难。所以格格有时一出门我在家特别担心她。”

事件重播

高 智晟长期为中国弱势团体及贫困民众义务打官司,并三度为在中国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书中共领导人胡锦涛,而遭中共特务监视、跟踪,2006年12月,他被 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判处3年徒刑缓期5年执行。此后,高智晟本人和家人就不断受到骚扰、监控甚至绑架。


2月15日,约百人冒着凛冽的寒风在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前举行集会,强烈谴责中共对高智晟律师变态式的摧残。(摄影:钟涛/大纪元)

今 年2月份,高智晟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文章,向外界披露自己被当局绑架期间遭到酷刑折磨。文章描述2007年9月份他被秘密警 察绑架50多天,遭到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如电击生殖器等非人迫害。当局以此来报复高智晟给美国国会写信揭露中国的人权状况。2009年2月4日他再次被 警察强行从家中带走,现下落不明。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7/09 05:09:10 AM
相信!在文革后批判文革的时候揭出了不少文革期间的暴虐行径,要不是共产党自己说老百姓谁会知道我们的党还能做出这样不是人做的事情来。
游客
   03/15/09 06:37:47 AM
这事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