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媒体报道
高智晟妻抵美后接受自由亚洲独家专访

7247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儿女已经于3月11抵达美国。星期四,耿和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独家专访。

唐琪薇(以下简称唐): 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唐琪薇,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哪天离开中国的?

耿和(以下简称耿):我是1月9号离开中国的。

唐:离开中国之后您是去了泰国,对吗?

耿: 对,到了第二国家。

唐:您在泰国停留了多久呢?

耿: 我们应该是1月16号到的那儿。

唐:在那儿呆了几天呢?

耿:一直呆到3月10号。

唐:您当时为什么要选择离开中国呢?

耿:(中国政府)长期对我们家严密监控,给我们的生活工作都带了很多的不方便。孩子,格格也上不了学,经常有自杀自残的现象。实在是走投无路,带着孩子就逃出来了。

唐:您的女儿都想要自杀吗?她多大了?

耿: 她快16岁了。

唐:您当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离开的呢?

耿:格格因为老不能上学,老在家里呆着呢。我记得这天应该是星期五, 因为我没有和高律师讲过,我就给高律师留了个条,没办法,带着孩子就出来了。

唐:当时您是在哪个城市?

耿:在北京,我们从北京离开的。我们是坐的火车。在朋友的帮助下,甩掉了警察,逐步逐步就走到了第二个国家。中间很多都不记得,都是连夜兼程地走。很苦,路过哪些地方都不知道。

唐:从离开北京的家一直到达第二国,你们在路上大概花了多长时间啊?

耿:我们是16号到的,中间全部在路上。

唐:高律师为什么没有和您还有您的子女一起离开呢?

耿:他甩不开(警察的跟踪),因为跟他跟得特别紧。他就像在家软禁一样。

唐:高律师目前的情况您知道吗?您和他有联系吗?

耿:没有联系,但是2月4号在第二国的时候,有朋友说他好像又被抓了。所以很担心。

唐:您最后和他联系是什么时候?

耿:我就是1月9号从家里离开的时候给他留了条走的。

唐:您能不能和我们讲一下,您当时留条子写的是什么内容?

耿:我给他留的条就是说,孩子上不了学,孩子太苦恼了,我很难受。我只能这样带着孩子就离开。因为我害怕和高律师讲了,怕他不舍得我们娘仨离开。

唐:您是有一儿一女,对吗?

耿:对的。

唐:您儿子多大了?

耿:儿子5岁半了。

唐:您儿子他现在知道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耿: 没有和他讲,但是朋友议论的时候说高律师被抓啊,所以他经常要问,爸爸又到哪里去了?爸爸是不是又进监狱了?又到山东去了?因为第一次被抓不是在山东吗? 他就不能提山东,有一次有个广告是山东的,他就说爸爸是不是又到山东去了?只要他见不到他爸爸,他就说他爸到山东去了。但是我们知道,他指的山东,就是指 监狱。

唐:您女儿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耿:反正她很脆弱,一会儿就不高兴,就很沮丧。我们从第二国申请来美国,会有一些程序慢慢走,她每一步,她都很烦躁,每一步她都很着急。

唐:这次营救,都有哪些人帮助过您呢?

耿: 我能安全地到达第三国家,我想感谢一些朋友。我想感谢各界长期以来对我们家的关心,由于中共对我们家长期的监控,这次对我们的营救工作特别特别艰难,参加 营救的朋友付出的努力特别大,有的差不多有付出生命的危险。我特别要感谢加拿大一个法轮功的弟子,还有他的太太;感谢媒体的一个张姓朋友;还有“对华援助 协会”的傅希秋博士;还有一个法轮功的小弟子,这个孩子他听说格格没有上学,自己放下学业,来营救我们家,我心里很难受,他自己有学上,不上学,陪我们走 完营救过程。

唐:您来美国之后有哪些具体的计划呢?

耿:现在我们还没有想那么多,先来了吧,先安抚孩子一路创伤的心理,现在孩子现在心理是很脆弱,很糟糕,就是说先平静一会吧,先安抚孩子心灵的创伤,让她静下来学习。学习是比较重要的。

唐: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希望高律师能早点来美国和您、还有您的家人团聚。

耿:好,谢谢。


http://www.youmaker.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