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媒体报道
ABOTA大奖委员会主席谈高智晟获奖

7195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American Board of Trial Advocates)近日授予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勇敢提倡者奖”(Courageous Advocacy Award),并邀请高智晟今年6月30日赴美国加州圣塔圣巴巴拉市的巴卡拉名胜(the Bacara Resort in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参加颁奖仪式。

该组织大奖委员会主席艾伦.邓斯特(Alan I. Dunst)先生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表示,“勇敢提倡者奖”是一项很高的殊荣,并不是每年都有。此次颁发该奖给高律师,是因为他体现了这个奖项所代表的意 义。他是一位人格高尚的勇敢倡导者,在履行他的责任时,他自己及家人都陷入巨大的危险中,高律师在整个过程中展现了特有的勇气。

邓斯特并表 示,我们大家都希望高律师直面共产政权的勇气能够给中国人民的人权事业带来积极的作用。我们希望自己在美国所享有的言论、信仰自由等宪法赋予的权益也能传 遍中国大陆,并因此提升所有中国人的生活品质。高律师与其他勇敢的人权律师们一定可以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激励中国人追求平等和自由。没有 像高律师这样的勇 士,这些必要的变化不可能发生。

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是一个美国法官和律师组织,创立于近50年前,目前在全美范围有6300名成员,在法律 界已获得较高声誉。在美国50个州,均有相等的民事被告和原告律师代表。其宗旨是:促进和维护法治,培养和维持美国陪审团体制并鼓励律师和法官们民事案件 中保持最高的谦恭、正直的职业精神。

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为什么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ABOTA)设立“勇敢提倡者奖”这样一个奖项?在高律师之前,ABOTA已经颁发了多少这样的奖励,都颁发给了谁呢?

邓斯特:ABOTA的第一个“勇敢提倡者奖”是在1999年于意大利佛罗伦萨(Florence)举行的年会上颁发的。当时是个集体奖,颁发给意大利所有因为执法而牺牲的法官和律师,表彰他们所展示的职业责任感和他们对尊严及国家的热爱。

第 二次颁奖,也就是上一次颁奖,是2003年在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Belfast)举行。自1968年之后,政治和社会动荡给北爱法律界造成巨大负担。 对法官和律师的伤害和谋杀给法律界造成巨大损失,也给被害者的亲友造成严重创伤。那里的法官和律师们在自己及家人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仍然从事着自己的职业。 那一次的“勇敢提倡者奖”颁发给了那些被伤害及被杀害的法律工作者,以纪念他们非凡的勇气及对法治的坚定维护。

设立这个奖项的初衷是在世界范围内特别褒奖那些在履行自己职责时显示出非凡的勇气、甚至冒着人身自由和安全的危险仍然坚信并严格遵守法律的法官或律师们。

记者:ABOTA因何将这一个奖项颁发给高律师?换句话说,在您看来,最能反映他勇气的是什么?

邓斯特:ABOTA决定颁发此奖给高智晟律师,是因为他体现了这个奖项所代表的意义。他是一位人格高尚的勇敢倡导者,在履行他的责任时,他自己及家人都陷入巨大的危险中,高律师在整个过程中展现了特有的勇气。

记者:在您看来,高律师的勇气会如何影响这个社会?

邓 斯特:我们大家都希望高律师直面共产政权的勇气能够给中国人民的人权事业带来积极的作用。我们希望自己在美国所享有的言论、信仰自由等宪法赋予的权益也能 传遍中国大陆,并因此提升所有中国人的生活品质。高律师与其他勇敢的人权律师们一定可以从生活的各个方面激励中国人追求平等和自由。没有 像高律师这样的 勇士,这些必要的变化不可能发生。

记者:您认为颁发这一奖励给高律师是否会对改善他目前的处境有所助益?

邓斯 特:将这个奖项颁给高律师是否能够以任何方式改变他的处境还很难说,我们希望藉此能够引发世界上更多的人关注高律师与其他像他一样的人士正努力从事的优秀 的工作。我确信中共当局了解高律师希望为中国民众做些什么,不幸的是他们用负面的想法、而非正面的观点来看待这件事。也许要等到有成千上万个像高律师一样 的勇士挺身而出之后,政府才能意识到中国民众应该享有的自由可以使包括他们在内的所有人受益,也只有到那时,高律师的处境才会好转。

记者:关于您邀请高律师前来加州领奖,您认为他会成行吗?如果他来不了,您是否有帮助他的办法或计划?

邓 斯特:假如高律师能够亲身莅临加州接受颁奖,ABOTA将倍感荣幸。但是依据现况我们相信此行很难成真。我们已经邀请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与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参加颁奖典礼,他们建议我们写一封信给胡锦涛主席,吁请他允许高律师来美参加颁奖典礼。一旦这件事的细节整理出来,我们将会寄出这样的一封 信。

记者:高律师目前没有任何自由。您对国际社会如何援助他有什么建议吗?

邓斯特:高律师在中国大陆的个人自由是个棘手的问题,改变现状的唯一办法就是改变中共当局对高律师所做工作的态度,高律师的情况才能得到改善。在时机来临前,恐怕高律师所应该享有的自由与权利无疑都会受到限制。

改 变中共当局对违反中国民众民权的看法过程会很缓慢,麦塔斯与乔高劝告诉我,中共因为他们在全球各地所做的民权工作,已经拒绝他们入境。提名高律师角逐诺贝 尔奖一定会对他的现状有所帮助,若真能获奖的话,帮助尤为巨大。假如中共当局把诺贝尔奖得主软禁在家,在国际上会很难堪。

记者:您本人作为一名律师,对比美国司法系统和高律师所在的中国的司法系统时,您有什么想法吗?

邓 斯特:在美国担任律师是一项荣誉与恩典,我们在ABOTA的成员都很清楚这一点。我们的法律程序允许我们进入法庭的司法系统,代表当事人争取、保护他们最 大的利益,而不会受到第三方或政府的干扰。我们所享有的这些权利全部由宪法提供。事实上,ABOTA主要的宗旨就是保留美国宪法第七修正案关于民事诉讼经 陪审团审理的权利。

在中国与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我们在美国所享有的自由并不是普遍存在。有些国家有自己的宪法或其它保障,显然在中国事实并非如此,在中共当局允许中国民众拥有我们都享有的基本民权之前,中国的司法系统不可能正当运作。

从 我所阅读的资料中得知,高律师在中国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人权律师,为当事人争取到了很多好结果。他被很多人选为全中国的十佳律师之一,为何接下来他的律师执 照被吊销?为何他被当成犯人一样的软禁在家中?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司法体系的严重弊病,也就是说,不论理由为何都没有代表他人的权利。在中共当 局修正司法程序之前,中国的司法体系永远不可能正常运作。但事实上,所有人都应该有免于政府报复、自主选定律师代表自己的天赋权利,包括法轮功修炼者及其 他被剥夺基本民权的人们。

视频:高智晟获颁美国律师组织勇敢提倡者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5/09 04:06:27 PM
Gr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