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高智晟:致王文怡案陪审团的公开信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160天

7193

昨日,又有河北郭起真先生等全国各地的6人表示要参加到每周周六的绝食维权行动中来,加上今天的又增加的4人,即全国又有10人加入到已有29个省同胞参加的周六的绝食维权行动中来。

最 近几日,中共暴政针对人民和平的权利诉求暴露出它固有的凶残及绝望的末日心态。仅北京市,近日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的无辜同胞即超过了万余人,其残暴、不 计后果的驱使逼迫警察对自己同胞施暴的凶残令人触目惊心。今天,我们的绝食首先声援那些在暴政的野蛮统治下丧失了基本的生存基础,今日又丧失了人身自由的 万余名我们的同胞!我们问候他们,我们声援他们!其次,我们强烈抗议并谴责中共反文明势力极其危险的暴行,要求它们立即停止这种对国家、对民族,尤以对施 暴者自己的前途不管不顾的野蛮暴行,尊重这些常年被反复的非法抓捕、非法关押的中国同胞的基本生存权及他们作为人的尊严。

5月3日,王文怡 女士将在美国华盛顿地区法院受审。王文怡女士的个案背后集中着数千万被残酷暴虐信仰者长久以来的辛酸及无奈,集中着全人类对人性至上价值思考的宏阔的大背 景!今天的绝食,我们关注王文怡女士的命运,我们声援她,我们赞美她的勇气和高贵的人性。作为声援的一部分,今天的绝食日志文字,我将为这一事件而作。

《致王文怡案陪审团的公开信》

王文怡被控涉罪案陪审团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高智晟谨向诸位致以问候和敬意!

当 身在中国北京的我执笔给令人尊敬的诸位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律师执业权利已被我的政府非法剥夺了近6个月的时间。同样在这6个月的时间里,中共政权每天投 入不低于百人的由警察、秘密警察及黑帮成员组成的群体,已完全不再顾及人的理智、道德、人类文明共识及这个政权自己对外公布的宪法和法律原则。全天候、 24小时里,执行着对我、对我的夫人、对我12岁女儿的、对我家族所有成员的围堵、贴身跟踪、骚扰、恐吓。我的律师事务所被以野蛮暴力的方式非法关闭,中 共特务不仅切断了我全家所有的对外通讯联络方式,六个月里,数以百计的前来探望我的中国人遭到了秘密警察的非法绑架,一些人至今下落不明。然而,和被控方 指控涉罪的王文怡女士和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惨无人道的境遇相比,我和我的家庭要“幸运”的多。

陪审团的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你们见证并服 务着的独立的美国的司法制度,是迄今文明人类智慧所能及的最能避免产生不公正的制度。王文怡女士的被控涉罪在这样的制度下被审理,较在中共大陆党控司法、 任意陷人入罪的恐怖“司法制度”相比,她也要算幸运的,然而,就王文怡女士而言,这样的审理本身即意味着对她的不公正。

尽管我对你们国家的 司法公正的本质是深信的,但每个个案的发生及其深层次的技术背景各异。尤以王文怡女士的案中,王文怡对被指控行为的实施场所选择的心理背景,外围条件的生 成背景,王文怡当时提到希望总统先生敦促中共停止镇压法轮功的大的背景是什么?即在中共野蛮共产专制下的中国发生了什么?发生了的、被王文怡在这样的场所 急迫的要求制止的暴行的性质是什么?这样的暴行的程度?这样的仍在中国继续公开进行着的暴行和人类文明的关系,以及制止这样暴行的价值与维护当时会场秩序 下的关系!不了解上述影响、甚至是决定王文怡行为实施选择条件的背景因素及诸多关系条件,将无法保证诸位就本案所做出的结论能够彰显公正及正义。你们国家 的司法公正价值、司法制度声誉及诸位的声誉将和接受这样审判结果的王文怡女士一样受到本可避免的损害。

美国司法制度既已成熟的公正保证机能,训练有素的我的美国律师同行的热情及责任,和审慎听取我这个在中国已被废黜律师的、那些我亲眼见证并掌握了诠释上述部分关系的真实和建言,是避免这样的损害发生的重要的保证。

王 文怡女士的记者身份,证明着她应是谙熟当时场所的对身涉其中者言行举止的规矩。这正是诸位、我们和法官先生的正常思维应当延伸的角度!作为深谙这种规矩 者,作为有信仰者,作为从未有任何不良记录的正常人,她为什么选择这种必给自己带来诸多麻烦、甚至是风险的破坏规矩之举?

尊敬的陪审团的女 士们、先生们,王文怡女士当时向总统先生及胡锦涛先生提出的是要求“停止镇压法轮功”。我们有必要了解这简单的一句话的背后,有涉法轮功修炼者六年来,在 中国的惨绝人寰的境遇的无限沉重的背景。想要全面了解关于中共在中国,六年来对于法轮功修炼者超出人类想像能力的、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的真相,我们共同面 对着两个无奈,即:其一是人类迄今的文字和语言功能在描述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杀戮、残酷暴虐程度的局限性。其二是,令我们中国人刻骨锥心的、含美国 人在内的、外部文明世界,在面对中共暴政血腥绞杀中国人民信仰自由的、光天化日之下的、实施了近七年了的血淋淋的现实面前所表现出的令人绝望的冷漠及麻 木。这样的冷漠及麻木不仅使中共的血腥杀戮得以在阳光下持续的畅行无阻,它更是极端无奈的、极端无助且绝望了的王文怡们的铤而走险成为正当的必然条件。

关 于中共六年来血腥镇压法轮功修炼者的真相问题,它关系到王文怡女士被控行为选择的价值问题。因此,了解(也只能是部分的了解)这样的真相,是尊敬的诸位公 正结论本案的必需。作为诸位了解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真相的一个方面,在这里,我郑重向诸位提供经我实地对被迫害者本人及那些已经死去的受害者亲眷和相 关知情者调查的基础上,向包括胡锦涛先生在内的中共领导人发出的三封公开信,尽管在这三封公开信里反映的、令人惊恐的、窒息的血腥罪行不及中共在六年来针 对这个不幸群体的惨绝人寰的罪恶的冰山一角,但它却能为诸位全面客观判断王文怡女士被控行为选择价值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尽管我已向诸位推荐并提供了就法轮功被残酷镇压真相的我给中共领袖们的公开信,但在这里,我还是想向诸位提及我的第三封公开信里面的两段文字!请诸位注意滚动在这些文字背后的惨烈及对人类文明的戕害和威胁:

“ 我们看到了,被以‘610’为符号化的的权力,正在持续地以杀戮人的肉体及精神、以镣铐和锁链、电刑、老虎凳等形式与我们的人民‘打交道’,这种已完全黑 社会化了的权力正在持续地折磨着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姐妹、我们的孩子及我们的整个民族。胡、温两位,作为这个时代,这个时刻具有特殊身份的民族的一员,尤 其作为在国内大多数民众心目中还被视作为具有良知的民族成员,是到了我们必须共同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啦!

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 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 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 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 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当你们──令人尊敬的诸位,在不抱偏见的了解了中共六年来对法 轮功修炼者灭绝人性的血腥暴虐的真相后,你们会得出的结论是:王文怡女士是我们今天人类的英雄,她的勇气和道德展显了高贵人性的光芒,代表了人类人性文明 的希望、方向及这种文明的生生不息,而不是控方指控的那样:是危害文明的犯罪。

另一个必须特别向诸位提及的,也是我在第三封公开信里没有涉及的恶劣现象,即中共政权六年来利用其绝对掌控着的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诬蔑及从来对法轮功修炼者非人道境遇之所有媒体的一字不提的现实背景。

最 近的中共在苏家屯集中营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后群体毁尸灭迹的事件,已被这样暴行的经历者、亲历者、见证者及多种形式的证据所证实。同时被确信 无疑地证实了的是中共犯下的是“反人类罪”及“群体灭绝罪”这种针对整个人类本身的罪行。然而,当这样的罪恶实在已暴露在今日人类的众目睽睽之下时,我们 痛心的看到了另一种同样可怕的罪恶:那就是包括美国的政府、美国社会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对中共灭绝人性的惊天罪行面前表现出的、令人惊恐的麻木及冷漠!桎 梏于对眼前利益的贪婪,人类堕落至不再关心人性和道德文明这些关乎人类明天利益的价值。王文怡和法轮功修炼者面对的现实局面是,国内的压制已经到了超乎人 类想像的邪恶的地步,而这个群体在过去六年里,几近声嘶力竭的揭露罪恶、讲真相的努力仍不能触动整个国际社会的麻木和冷漠,而苏家屯事件曝光后,中共在中 国不低于36处的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里开始了大规模的群体灭杀加速和加剧了这样罪恶。而这样的被群体灭杀的惨烈,就在诸位兴师动众的、为了王文怡女士的一 句话而如何治罪的争论过程中,仍在令人痛心的继续着,这是文明人类迄今最令人痛心的局面。美国国家元首和中共党魁见面的场景显然是需要维持歌舞升平及体现 他们的尊贵、威严及肃穆的,但与制止正在持续发生的、针对人类惨绝人寰的罪恶价值相比,孰轻孰重应是一目了然。王文怡女士的行为绝无引发犯罪意义上的危害 结果发生,事实也就是如此。即便是发生了这样的后果,胡锦涛先生为党魁的中共是王文怡女士要求制止“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涉罪者,而布什政府持续 的无视中共的反人类、反道德的野蛮暴行,并荒诞的与中共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暴虐的反人权的恶魔恃弄出一种“已成熟了的美中关系”来,美国政府的不仁之 举,不仅是中共“反人类罪行”得以持续的重要条件,也是王文怡女士不得不选择在这种行恶者及助虐者均较为敏感的场所来提醒人们:人类不能再麻木下去了!而 这原本应当是由布什总统和美国政府发出的坚定声音。

今天,全球媒体和中国的坊间都在赞美王文怡女士人性的光辉和高贵。美国的司法是独立的,但其显然是应当独立于一切与司法权无关的权力、势力和倾向之外,但它却不能独立于人类的文明价值之外。当王文怡被判有罪时,将分娩出人类司法史上独立于人类文明价值之外的怪胎。

上至你们并感谢你们。

高智晟
2006年4月29日 在有特务围困的日子里于中国北京家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