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33):中共曾试图收买他

7192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走在中国维权队伍的前列、义无反顾的律师高智晟在北京家中接收采访时透露,中共也曾经派人试图收买过他,被他拒绝。

目前, 高智晟仍然继续遭受中共特务的日夜监控。28日,特务的车距离高智晟不到1米半,特务渐渐拉近距离跟踪。而高家的电话、高智晟的律师办公室的传真、电话、 网络依然被切断,中共还暗暗威胁高智晟律师办公室的房主不准续约,在一些维权人士中散发着高智晟只剩下一个“光杆司令“的流言等等。各种迹象表明,从生存 方面,从精神方面,中共当局对高智晟的围困收的越来越紧。

但高智晟坦然的表示:就让中共把一切都做绝。他们无时无刻的不在帮着我们。

特务监控外松内紧 步步紧逼

在4月中旬回到北京后,高智晟观察到即往逼到高家的单元门洞内和楼道里的特务,多躲在他住的楼下200米外探头探脑的进行监控。高智晟表示,如果中共继续近距离贴身对他全家进行骚扰的话,那他宁肯继续外出流落,他也许会亲自到苏家屯等地进行调查。

到 4月27日为止,在每天早晨7点高智晟出去跑步时,总有一个在外面监控了高家一夜的年轻特务蓬头垢面的和高智晟并肩在公园里跑步。高智晟向这个特务搭话 后,特务惊慌的迅速缩到后面一会,过一会他再跟上来时,“小子!我就那么可怕么?”高智晟的再次问话使特务又退了回去。第三次,在特务跟上来后,高智晟神 定气闲的告诉他:“我发现了一个驱除你的好办法,就是和你说话。”

两天后,这名特务从并肩跑步换成骑一辆自行车在后面跟随,高律师开玩笑说,看来特务的体力大概不济。

从28日以来,跟踪高智晟早晨跑步的特务从一名增加到三名,特务们距离高智晟二三十米远。

在近日高智晟陪孩子夫人到公园时,特务们依然是前呼后拥,高智晟说:“我看着家里的包和玩具,他们盯着我。”

而邻居老人悄悄的告诉高夫人,现在盯你们并没有放松,他们白天远些,晚上六七辆神秘的车都停在很近,就在八单元(高家在七单元),每个车里都有三四个男特务,每个车里都有一个女人。

跟随高智晟一路往来的马文都也透露,他交往三年的女友被当局“关照”,很多人涨工资而她的工资不给涨等。

高智晟持久的担心成都青年

高智晟表示,在成都火车站被特务殴打和抓捕的四名青年中,唯一看清面孔的是塞给他《甘地传》的青年。根据高智晟和马文都的描述,这位青年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岁,身高1:72左右,身着夹克,短发窄脸,文弱的外表神情自若。

高 智晟说:我看到了那张可爱的脸后,我又看到了惊心动魄对他施暴的抓捕过程。老马看了这一幕后,他变得情绪非常糟糕,一到成都宾馆他就要去看病,我说现在外 面这么一番景象,你等一等一会我陪你去,他老人家就态度极其不好的说,这么多的人被抓,这么多人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现在谁还能管得了谁啊?他显然使了一点 小性子,他认为这么多人因为我被抓被限制自由。他看病回来之后,才向我道歉说我态度不好,我说在这种情况下,绝不会去抱怨谁,因为什么人能在这样暴力面 前,去保持平静的心态呢。

而高律师持久的担心着这位成都青年的命运。

高智晟的“妇人之仁”和坚求

在目睹成都火车站的中共特务的殴打抓捕后,高智晟强烈的多次希望媒体不要再提前公布他们的行程,以免前来会面的民众再遭特务们的暴行。

在没有再提前公布高智晟的行程后,据反馈,武汉的100多名人士,为高智晟马文都经过武汉,大家却没能得以谋面而遗憾再三。

目睹百姓的苦难,痛苦甚至落泪,而不是无动于衷,是高智晟最大的“软弱”。

一 次,高智晟在看到拄着双拐的受难于当局贪官酷吏的访民和其他访民,听到他们的苦难遭遇过后。在他外出时,看到整日里无所事事、闲得无聊的特务们正大为兴 奋,特务车正在开动并跟随上来时,记者第一次听到高智晟在电话里失去了平常的平静,他咬牙切齿的骂着跟踪的特务,“一群畜生!”“你们有能耐去解决他们的 苦难,成天到晚跟着我干什么。这帮畜生!”

过后,高智晟说: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没有野心,尤其别人讲的“无毒不丈夫”,我的心象妇人 般的柔软,我常常为具体的痛苦、具体的无权无势个体的苦难而伤感。但我常常发现在我周围那些人对这些没有这种反应。很多人跟我开玩笑说我干不成大事,所谓 的慈不掌兵,因为象你这样的在个体的苦难面前婆婆妈妈,表现出妇人慈爱的心肠那就不行。但我却有我的坚求,那就是宪政中国的到来,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的出 现。

中共也曾试图收买高智晟

如何看待“妇人之仁:?记者表示,您在呼吁道德回升、推翻中共暴政方面,丝毫没有所谓的“妇人之仁”,我看到您很坚定。高智晟答:

对!前几年,尤其是最近两年,中共他们也搞了很多特务手段,包括影响我和我的家庭的各种手段都施了,但是他们发现我在这方面的心肠是非常的坚定。

记者:他们也曾收买过您吗?

高智晟:这样的过程是比较隐蔽一些罢了。因为我不想伤害他们具体执行过程中的一些人。我给人家有承诺。

在记者的采访中,经常听到中共收买、利诱维权人士和访民的行径。而且即往在北京的南站上访村里,就有公安的一些眼线,这些人搜集上访村的情况向公安通风报信而得到一些报酬、或公安在对上访村的抓捕中会放过他们开的小旅店等回报。

这些眼线们的通报,导致许多访民被截访的抓走,法轮功学员被公安拘捕遭到迫害,访民抗议活动被公安抓捕冲散等。最重要的是身为惩恶的公安警察,却公开鼓励人们为了金钱利益互相出卖,极大的败坏了已经十分低下的道德。

被投入监狱已近二年的北京维权人士叶国柱在访民中威望很高,他一呼百应。公安两次派人许诺可以给他解决被强制拆迁的房屋,但他必须和“政府”合作,遭到叶国柱的坚决拒绝。叶国柱强烈指责中共当局,它们对待反对人士,向来采用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卑鄙。

而 在中共收买威逼利诱高智晟的密切接触过程中,很明显中共是不相信高智晟的。他的手机曾离开他九天后特务才还给他。对手机极有可能被当局做下各种手脚的勾 当,当时的高智晟不但浑然不觉也不会相信。一天,当他端起茶缸发现比平常要重很多时,他在茶缸里面看到了他的两部手机,两部手机从此作废。是高智晟的孩子 在顽皮时扔到了里面,或许也是天佑。

美议案不会改变中共反法制的本质 高智晟律师事务所的命运不容乐观

高智 晟:我的办公室被北京市公安局彻底的废弃掉所有的功能。我的律师都不能进去,谁进去就要抓谁。而且,它还在我办公室那个小区的那栋楼里面,成立了一个民兵 连。现在你要是在北京找民兵连,你还得真得拿一把放大镜,而且你还得把时间倒退20年,而我的办公楼前面就立了这么一个牌子。

办公室的租期7月份到期。房东不给续约,他说你们非常清楚,我们说得更多有什么好处呢?你们还能在中国生存吗?不但我不会把房子租给你,你们也休想从任何人那里租来房子。因为那些去找他的中共特务在他跟前叫嚣说,我们会叫他在中国都租不到房子。

有胆量的人都没有房子,没胆量的人有一堆的房子。

你现在不管租哪里,中共特务都会捣乱,他们会公开捣乱,也就是他们会使我彻底没有办公室。这样的情况下,即使11月份中共同意恢复我的律师事务所,也会以没有办公室为由,它会取缔律师事务所。

一 个文明社会肯定会存在对待这样事情的方式和途径,中国却没有。我自己和其他受害群体没有多少区别,面对这样的过程,你说我能怎么办?所谓的律管部门──北 京市司法局它网上办公,有一个网上平台,所有的信息,指令,哪怕是对我们的威胁,你都必须通过网上去看,但是我们这样的渠道,早在2月15日就被北京市公 安局和中共特务给切断。传真被切断,电话别切断,办公室任何人不得越雷池半步,它名义上是停业整顿,实际上它做的是等于非法取缔了我的律师事务所。我的合 伙律师被北京公安局关押12个小时,他们说,你要是想在北京混下去,你就老实一点,以不准你到律师事务所去,去一次就收拾你一次,如果你去的次数多了,你 就从北京滚蛋。你说这个律师事务所怎么能办下去?

因为我们个人在这样一个流氓犯罪集团面前是完全的无助,你说着急有什么用呢?所以我说,就让中共把一切都做绝,他们无时无刻的不在帮着我们。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