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32)超越自我及灵魂的呐喊 ——答美国参众两院支持高律师的决议案的讲演

7191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我感谢为这样的过程一直不懈努力的议员及朋友们,但我不想对美国政府说什么感谢的话。因为我们是在停止整个人类的灾难和人类 的伤痛。我们作为个体确实是有些付出,但是对拯救整个人类的灾难和整个人类的伤痛的过程中,强大的美国应该付出的更多!”

           ——高智晟 于美国两院通过支持高律师决议案之时

   4月26日,美国参众两院全体通过一项决议,敦促中国政府立即停止骚扰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恢复他的律师营业执照,并促请中国政府停止迫害为保卫人权而 努力的其他律师。闻之消息的海内外朋友纷纷向高律师表示祝贺。但此时的高律师却非常的平静。如同胡佳获释时他是表达敬意而不表达祝贺一样,冷静、锐利的分 析及评论,展现了中共费尽6个月心机锻造出来的一个全新的高智晟。以下是高律师长长的一段讲演,一段超越自我及灵魂的呐喊……

灾难的根本症结在哪里?

要知道这样的过程仍然解决的是技术问题。当然恢复我个人的执业权利、我的律师事务所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但是它却不是一个医治中国根本病痛的根本方法。今天中国出现了高智晟现象、法轮功现象、苏家屯现象,不是通过这样的过程可以解决的。

  所以不是我高智晟贪得无厌、胃口太大,而是实实在在我们的东西被他们控制的太长,被一个非法的犯罪集团控制的太长,那就是一个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做人的一个基本的尊严。

  最近我接触了国内的一些民运人士,就是为了争得这么个权利。他们中的许许多多的人没有家,许许多多的人根本就丧失了基本的生存条件……

  我当然感谢各方力量最终促使对我的个人的迫害和律师事务所的遭遇引起的一些关注,但是这不是我最终需要的东西。我需要的是外部世界还是要持续的关注导致今天的中国包括我高智晟在内的这些灾难的根本症结在哪里?根本的原因在哪里?根本的阻力在哪里?

究竟是中国人的灾难还是整个人类的灾难?

   我们共同的生活在这个星球,我们必须非常清楚(当然这并不是我们对西方民主社会的过分的要求,)就是说:自由民主宪政的价值不仅是地球部份人所享有的价 值,她是我们整个人类共同享有的价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样的普世价值在一些地方由于少数利益集团的控制使得在这些区域的人不能享有这样的价值的时候, 外部世界应当做些什么?这样的问题不是应该由我们来开列清单说他们应该做什么。

  因为今天还有相当一部人,至少在今天的中国还有相当于全人类五分之一的人口不享有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时候,这是整个人类社会自由民主宪政价值的一种缺憾。

   但是它又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缺憾,在这样的缺憾没有被消除之前,我们的同类,我们人类的同类,大规模的遭致一些长久的灾难、持续的灾难,这样的灾难就包 括 7年来对自由信仰者这种完全丧失人类基本底线的迫害以及令人震惊的苏家屯事件一样,而现在的苏家屯事件是一个代名词,只要苏家屯事件被确实存在,在中国就 决不会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决不会!

西方民主社会关注应该关注中国的什么?

所以今天的中国迫在眉睫的问题 不是高智晟的命运问题,不是高智晟律师事务所恢复与否的问题。在以前我的文章中我曾经阐述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决不会仅仅停留在对这些自由信仰者的迫害,它 迟早要扩展到整体的中国人的身上,我个人现在就在经历着这种残暴镇压的手段和过程,我们正在承受着这样的手段和过程的熬煎!所以在我的文章当中,我曾经呼 吁过:维权反迫害首先就应该堂堂正正的从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

  如果这次美国的政府愿意去实施这个议案的话,那就不应该把层面仅仅的停留在高智晟的层面上,因为高智晟的灾难来源于对另外一个更大的受迫害的群体——法轮功的关注,才导致了我个人的灾难。

   所以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也没有感到有什么惊喜或是轻松,因为造成这些灾难的根源和机制都还存在,还会制造出其它各种各样的灾难。数以千万计的遭受这种关 押和压迫的人、数以百万计的被关押洗脑、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人被肉体消灭,更惨痛的是在他们的活体上摘取器官进行肮脏的交易,这才是美国和西方民主社会 应当关注的问题。

这是属于整个人类的义务

也许他们会说,没有确切的证据来支持这样的事实存在。那么我可以说:没有这样的证据可以到中国来找我!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技术问题!我带他们去!

  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并不是要通过一个罪责归于谁的议案,最少你们可以通过一个关于调查这个真相的议案!我现在根本不关心我自己的命运,也许我这样的心态对我的家人是非常残酷的,但是如果我持续的关注我自己的命运的话,我的家人会承受更多的痛苦,包括我自己!

   在近五分之一的人口不能享受自由民主宪政的时候,这种独裁和暴政同样会波及的其它旁观的国家和社会。就如同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和镇压会扩大到其它全 体及国民身上一样。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正在向这方面努力,比方说,他们对外部世界媒体的控制,这是非常可怕的,但是西方民主社会、外部文明社会他意识 不到这个问题。去年在《写在法轮功同胞被镇压6周年之际》的文章中我就写过,西方民主社会已经成为这场镇压的受害者。

  事实上,就苏家屯 事件我联系过世界上多少个大媒体的记者朋友,和我的关系都不错,他们都会告诉我们,我们报纸来到了北京,落到了中国,很多情况下你不考虑利益是不可能的。 就是说作为记者他们本身基于他们的良心道义和责任觉得应该报导,但是他们也要受制于他们的媒体本身,所谓的独立媒体内部记者本身能不能独立的问题,显然是 不享有独立的。

  你现在问问中国普通的老百姓,对国内法轮功群体镇压的态度时,他们都说,他们(指西方国家)装糊涂!我在长春的时候我就 问过,像这样的残暴的事件外部世界为什么会沉默呢,那些普通的人就告诉我:他们比你知道的更多,比我们知道的更全面,他们的个体在中国援救着父母遭受迫害 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孤儿,美国国家情报网布遍全球,他们难道能不知道么?他们不清楚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么?这些普通的百姓他们都能这样分析。

  因为他们被欺骗或者装作不知真相,这使得他们在道德、道义以及整个政府的诚实形象包括其立国之本都已招致了严重的损害。

  所以,应该看到,这是属于整个人类的义务,人类自身的一种义务,而不是某个国家的义务。

不可忘记二战中充当看客的教训

历史已经为我们写下过经验和教训。结束罪恶,可以用二战的模式,但是要用和平的过程。二战初始就是麻木,事实上仍然是站在看客的角度,事不关己,这是人 类自身的弱点。如果二战初始能把它看成是一场人类的灾难,可能人们可以更迅速的检察自己的行为,然后更早的采取后来美国和西方阵营所采取的措施,避免更大 的灾难的出现。

  今天中国在中共暴政对中国人民的这种空前的迫害的历史上,人们再一次面临类似二战时期的选择经历,那就是继续作看客,或 者是在旁边只作一个简单的技术地旁敲侧击?还是把它视作是一个人类整体的灾难问题和人类的普世价值受到了阻挠和压制的问题,而去结构性的去解决它的问题!

  如果认为这是中国的问题,是中国的所谓的内政问题,或者认为是一个不开明的的政府的手段问题,这个问题,事实上已经不是问题而是一个灾难,将会延续,就像二战最终成为全人类灾难结果一样,早晚波及到其它的看客那里!

   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我也提醒外部世界吸取二战的教训,应该立即采取一些切实可行的措施,首先要有一个明确的指导思想就是:今天中国的问题是人类本身的问 题还是中国人的问题?仅仅是中国人受难受压迫的问题?如果他是人类的一个灾难,那么采取的措施就应该是更加实际一些。如果仍然把它看作是一个事不关己或者 是会伤及到自身的一种灾难的话,我们看到的可能就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过程。甚至是一些为了保护自己形象的做秀的过程。

  就是说,暴政的这种残害和野蛮它伤害的是人类?还是伤害的仅仅是中国的一部份人?它是人类的公敌还是那一部份受害人的公敌?

  感谢为这样的过程一直不懈努力的朋友,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我不想对美国政府说什么感谢的话,因为我们是在停止整个人类的灾难和人类的伤痛。我们作为个体确实是有些付出的,但是对拯救整个人类的灾难和整个人类的伤痛的过程中,强大的美国应该付出的更多!

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希望

我非常感谢那些在过程一直不懈努力的议员、媒体、和其它各界朋友,非常的感谢!因为正是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希望,看到了人类当中人性良知和道义的闪光的东西。所谓该改变中国灾难的一部份,我希望这些朋友们也能继续努力下去!

  如果他们有什么期待的话,将来我请他们吃中国饭,喝中国茶!

  最后,我们仍然寄期望于美国政府把关注的这种努力和关注的这种注意力,倾向那些正在被群体灭绝的、被迫害的自由信仰者群体。而不是我个人的灾难!当然我目前个人的灾难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我希望外部世界在今天中国的问题上,把眼光放远一点、放远一些。在民主宪政的中国到来之后,当然一些争吵、为了利益的争吵还会有的,但是他们会第一次在中国挣到没有鲜血沁润过的这种钱,不带泪水和血的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11/09 10:43:27 AM
又是一篇美文!高律师一直关注着您!爱看您的文章,它能净化人的灵魂,照出邪党的丑恶与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