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踪高智晟(二十八) -破高密度骚扰 改行程回北京

7067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许琳采访报导)4月22日早晨7点左右,高智晟律师和马文都从武汉坐火车回到北京,中断了原计划的行程。4月21日高律师一行从宜昌上岸后决定重返北京,并转车到武汉再乘开往北京的火车。

联结收听

高 智晟∶“原本是想旅游,从重庆到上海,上海到青岛,青岛到天津,走海路一路上转一转、看一看。结果我们出重庆的第二天,头一天老马出去转了二次,你走到哪 哩,他八、九个人围着你,你根本就没办法转,老马说尤其是到了旅游区,他可能出于一种心理,担心你跑掉。那很荒唐,因为谁都没有想到过要跑,从来都没想到 过跑,我往哪里跑!我们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没有做违法的事,跑?我往哪里跑!

但是这一群弱智的特务就担心你跑,他甚至贴着你。老马说 他贴着你的时候,那南方也热,热得他身上的气味儿特别难闻。本身就从心理就反感他们,再加上他那气味儿。所以总共四天路途的时间,老马只第一天出去二趟以 后再没有出去,就跟我一起在船舱里睡觉,再没出去;要么就是写写东西,没法出去玩。既然这种情况,我们在上海、青岛、天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你走到那儿, 他跟到那儿,何必在旅途折腾呢,还是回北京吧!”

记者∶“那你们决定转头要回北京,他们没有惊奇啊?”

高智晟∶“没有。”

记者∶“走到那儿,跟到那儿?”

高智晟∶“走到那儿跟到那儿。”

记者∶“今天又绝食?”

高智晟∶“今天又绝食。”

刚到武汉,北京的特务已赶到武汉,准备陪同高律师回北京。

高 智晟∶“他们昨天晚上到武汉上火车的时候呀,至少有十名北京的特务,就出现在站台上;也就是说,他们跟踪我们这一群…始终是一直在跟踪着。他们在武汉和我 们一起坐火车回来,火车一进西站,站台上大概有二、三十名中共特务,那都是老面孔,一看都是我的老朋友了,尤其最活跃的就是抢我手机的那几位,就是持续开 着京A-34863最恶劣的那个车,也就是第一天起跟踪我女儿的,就是联合国官员来了以后大闹联合国官员餐厅的那几个人。”

记者∶“没跟他们上去讲讲话?”

高 智晟∶“在火车上我跟他们招手,挥了挥手,你一挥手他马上就脸调过、头转过去。我回来的时候,我不是要坐出租车?我排队,他们大概二、三十人就跟着你排 队。等我一排到,他们也撘了个车跟着我;然后到了路上我才发现,至少有10辆车来接我们。其中京A-34863的车,每过几分钟就要抢在我的车子前面视线 内,故意让我看到它的存在,每过几分钟超一次我的出租车,让我看到它。

他们那个车的情况不一样在哪里呢?一个是他们没有牌照,只有两个有牌 照的,就是始终让我看到那两个有牌照的。另外一个呢,他们大白天开着灯。我跟老马长期以来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大白天开着灯?后来我们分析呀,为什么要开 着灯呢?他是没有牌照的车,他可能就是通知沿路的警察:这是咱们自己的车。你说他们多么嚣张啊!开着无牌照的车,在公路上到处跑,在大街上到处跑。今天他 们跟着,离家有二百米就停下来,就始终保持着离我家门口有二、三百米这样的距离,探头探脑的。”

持续一个月的高密度的骚扰和跟踪,高律师的随行马文都认为,任何人遭到这样的围困,能坚持三个月就是奇迹。

高智晟∶“折腾了一个月了,持续的折腾你。老马跟着我,大概是大前天吧,他有一个感慨,他说:老高啊!我跟你说心里话,确实是咱们该回北京。他说:任何人,像他这样跟你,要能挺过3个月,你就让人吃惊,你绝对挺不过3个月。我说我不已经挺了6个月了嘛。

他 说:你看看你,你吃个饭,他不到一米站在你跟前看着,饭哪能咽下去?在胃里面就都能倒上来。所以老马这段时间瘦得呀,一直一路拉肚子,一直拉肚子。我说: 你都20年啦,中共以这样流氓手段对付了你20年了,你都不能适应。他说:他们跟我不像跟你呀,不像用这样的方式来跟。我说这6个月来不就一直是这样子跟 我么?”

高律师认为,他要观察一段时间,并谴责中共对于高律师揭露他们旷世的罪恶所牵连其全家的罪行。

高智晟∶“我看看嘛,我这也是一个试探。回家看他们在不在我家门口,捣乱不捣乱;如果捣乱的话,我还得出去。毕竟家人没有做任何事呀!就算中共反感说真话,反感揭露它针对自由信仰者的这种…应该说是旷世的罪恶,那也是我做的呀!我家里人没有做呀!

你可以公开反道德,可以反人类文明;但是呢,是谁让你在这方面难堪啦?首先是你自己的行为呀!另外你自己的行为,有人说出来你才难堪,那也是我说出来,不是我家人,不是我的夫人和孩子耶!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

中共毫无人性的等于折磨了我们6、7个月,尤其是今年公安出面到现在,搞得我们有家难回。我不知道他们这些做为各自的人的时候,他们怎么思考这些问题?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高智晟?他做什么了?”

高律师夫人耿和表示,高律师回家后休息的会好一些,但是中共再跟踪她的家庭就没有道理了。

耿 和∶“他一回来感觉到…在家里面还是舒服一点,对不对?在家里面可能休息得好一些,所以我希望他回来。但是他一回来嘛,我就想看看外面的跟踪情况嘛,要如 果跟踪得太厉害了,我觉得还是压力大。不过这段时间他躲呀,这些便衣也跟踪我呢,也把我跟的也挺厉害的。就看看高律师这回回来还跟不跟我啦,高律师回来还 在跟踪我,我觉得这就不太妥了。”

记者∶“怎么样,高律师瘦了没有?”

耿和∶“瘦啦,黑瘦黑瘦的啦,以前都在50多…160斤,现在充其有个137、138吧我觉得。也瘦了啦,我就觉得又回到最艰苦的…快到卖菜的那个阶段。”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