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29):缺少灵魂的社会

7065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曾打算进入低调旅游,休息一下的高智晟和马文都一行,仍被中共特务持续跟踪和骚扰。在游轮上,高智晟再次感叹“我们总是天真的高估 了中共的流氓程度”。20日,高马二人决定改变行踪。21日凌晨二点,在游轮抵达宜昌后,他们乘长途车去武汉,然后计划乘坐当天的火车从武汉返回北京。

“所有的环节,处处都被欺诈,只要你是消费者。这么多年,我出去不是坐飞机就是开车。这次出去,到处怨声载道,到处是欺诈。让人感到,整个社会缺少的就是灵魂。”21日,坐在从宜昌到武汉的长途车上的高智晟说。

高智晟:处处欺诈 中共败坏了中国人的人性和诚信

一 路上被欺诈,一路上被欺骗。刚才大家议论时说,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为欺骗做准备的,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为欺诈做准备的,没有一个地方不是为了敲诈你做准备的, 没有一个地方是为了诚信做准备的。所以我说,中共是无处不在的恶劣榜样,它把整个人的关系、人的人性、人的需求都折腾到了这种地步。

欺诈, 处处的无所不在!包括我们利用的这种四川比较大的旅游公司,每一个环节上都欺诈你。比如他给老马和我推荐他的连程车票,他说你们到了武昌以后是半夜,治安 情况又不好(他们总是能抓住你的心理),同时他告诉你,别人的宜昌到武汉的火车票是140元,我们只卖你100,我们纯系只是从乘客的安全去考虑,为信 誉。我们买他的连程票直接到武汉。结果这样一个为信誉的过程,你最终发现它是一个赤裸裸的欺骗行为。我们到了三峡一打听,这里到武汉的车票要价才要80。 真是让人发愁,处处是欺骗。

21日上午9:20,高智晟和马文都依然坐在从宜昌到武汉的长途汽车上,而按照预定,他们在21日早晨7点抵达 武汉。当记者询问为什么还没有抵达武汉时,高智晟感叹道:“哎呀--,所有的环节,处处都被欺诈,只要你是消费者。这么多年,我出去不是坐飞机就是开车。 这次出去,到处怨声载道,到处是欺诈。让人感到,整个社会缺少的就是灵魂。”

高智晟:即便是旅游,中共当局仍然不会放过你

20日,在长江游轮上的高智晟说:到了三峡以后,四川这一拨特务聚在船头打电话说:“我们已经到了,让他们尽快过来。”基本上相同数量的湖北特务就过来了。四川的特务换成了湖北的特务。他们共同的帽子就是中共特务,只是由四川的耗子换成了湖北的九头鸟。

过 来了以后,我和老马总结了一下全国的中共特务,他们背的包是一样的,一模一样!就是女人爱背的那种小包,一直要搭到臀部以下,左肩右悬。他们为什么要背女 人这个包,我们始终揣摩不清楚。第二个是他们爱戴耳机,一般的都爱戴耳机,第三个是无论四川的特务,还是湖北的特务,还是山西的特务,就是他要偷看你。他 不像走路的正正当当的人,就是他非要偷看你,他老是心里不坦实,担心你要跑掉。

我们总以为我们纯粹进行旅游的话,他们不应当再进行这种流氓的行径。我们总是低估了对手的流氓成度。

我是各地都有朋友,但是这一次,什么朋友都不能和你见面。我在湖北也有很多朋友。

另 外一个呢,就是希望媒体给我们通报一下。原本我们是想到上海、青岛旅游,结果这几天的行踪表明,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旅游。你不下船可以,只要是你到甲板 上,它马上五六个人围过来。你如果下船的话,它贴身跟着你,你根本没有办法玩。我们不是神仙,你走的话,跟着这么一群,你怎么玩?你没有办法玩。我们只有 到了武汉回北京。

在北京跟踪耿和的不低于六人,孩子这段时间她不了解。晚上在房子的东头,有一个没有牌照的黑车,每天晚上有四个人在那里守着。我们真的不理解,这群四肢发达的男人,他们在做什么?你说他们每天晚上钻到车里面,多辛苦。

中共逼迫高智晟流离失所 高智晟将“配合”揭露到底

高 智晟:今年我们是该试的地方都试过了。回陕北老家住,即便是清明节的几天,都不让你住完。中共的特务在陕北做了些什么,那几天的文字已经向外部世界表明的 清清楚楚;那么,我们最终是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北京,中共的特务做了些什么,那两天的文字记录也足以告诉外部世界他们的心态;这一次我们出来,原本是准备 对赵昕被伤害问题,在相信中共法律的基础上准备提供法律帮助,但是我们又错了。

我们在谋求依法维权的路径上受到了它的阻挠,是一个失败。然后我们到了各地,从西安到成都到重庆,你想避开视线,想采取一些低调的方式进行旅游,以这样的方式寻找栖身的过程,也被它彻底的给搅扰了。也就是说天真啊,永远只会发生在我们这儿,而不会发生在邪恶中共那儿。

在北京寻找可以静下来写些文章的栖身之所,仍是一件头痛的事情。但高智晟说:“因为我们有一种超然的心理,就是有地球在,就有我们住的地方。只要中共认为这样的方式对它有利,它愿意折腾多长时间,我就“配合”它。”

“依法维权”还是以“高智晟的方式维权”?

记者:赵昕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写了一个两万字的事情经过和声明,系统的把事情经过公布了出去。

高智晟笑了起来:中共总是要把每一个对它抱有善意的人,最终彻底的把他逼成它合格的一个敌人为止。

记者:高律师,这两天有关您的采访今天上午登出来之后,读者以非常惊人的速度进行点击。

高智晟:我感谢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对我和马文都的关注。所谓的常人心啊,我老是觉得对不起老马,他不得不每天和我钻在轮船里面不能出去。他一出去,也许是心理作用,那些特务身上应该发出的是人味,但是老马说在他们身上闻到的不像普通人的人味。

我 现在在中国是没有任何自由的人。中共每一天啊都在我身边赤裸裸的否定它自己的合法性,同时它在否定着它自己的法律,它所有的行为都是对它自己法律的反动, 但是我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去起诉它。因为前阶段,我们有些争论,就是“依法维权”还是以“高智晟的方式维权”?依法维权的路径在哪里?

我 最近还要写一篇文章,就是2006年这种依法维权的声调绝对要低于2005年。我们可以屈指数一数,江的时代应当说是残暴无际的,但是江的时代活跃出一批 在国内极具声名和声誉的维权律师,比方郑恩宠、郭国汀、郭飞熊、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苏滨、江天勇、郭雁、常金玲(音)。现在一一对号的去查一下这些 律师的悲惨命运,都是所谓的胡温新政以后,这些律师全部不是被投入监狱,就是受我今天这样的搅扰。

你看我们去年形成的这个外界称为依法维权领袖的群体,去年这个群体的团是抱的多紧,今年相互之间连电话都不敢联系。所以依法维权的路径在中国已经死绝,已经是一条死胡同。

记者:那么以后应该怎么做?

高智晟:我们的维权绝食运动应该是一种模式啊,我们应该从根本上改善这种恶劣的权利环境。

杀戮中国人的中共的帮凶们

记者:您知道吗?雅虎已经把第三个中国人送进了监狱。

高智晟冷笑道:哼,他能送进一个,为什么不能送进两个?为什么不能送进二十个呢?

我 今天写了一篇文章,非常遗憾,这两天发不出去,我想这个电话的费用肯定是不够,我这儿没有多少钱了。文章的标题是《历史将记住今日美国人的堕落》,谈的就 是美国政府这次在苏家屯事件上,甘做中共帮凶的一些感慨。我们已经可以形容,美国和他臭名昭著的恶伙伴中共是在狼狈行奸。

他们的人权对话, 对话了30年,在这样的对话过程中,美国非常清楚,中共是一个人权恶棍。但是呢,这本身不是他要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和你谈,你就 得不断的给我好处。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是双赢,一边赢得了人权斗士的美誉,另一边他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浸印着中国人鲜血的美钞。而中共它非常清楚,在这样 的人权对话过程中,它在美国人的心目中它就是一个人权恶棍,但是它却找到了一条规律,就是这样的谈判过程中,无论需要谈判多长时间,美国人都需要。因为在 这样的过程中,他们各有所得。

如果说在苏家屯事件之前,美国要在道义上承担义不容辞的责任的话,在苏家屯事件上,实际上美国已经变成了中共杀戮中国人民的一个帮凶。所以,我们不应当再替他们掩饰什么。(http://www.dajiyuan.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