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26):踏上旅途

7018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15日,入住成都五冶宾馆的高智晟和马文都,在30多名特务的打麻将声中,又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经过一夜思考和商量,高智晟宣布说,感谢民众对他和他所做的事情的关注,但不愿意民众为了见他而继续遭到特务的迫害,从16日晚间起他们将转向旅游。

晚间9点多,高智晟和马文都乘火车离开成都前往重庆,从重庆港口开始,他们将开始长江和海上之旅。

宾馆老板战战兢兢

15日,高智晟和马文都住在五冶宾馆302房间后,宾馆的对面、左右房间很快就被特务们占满。高智晟的对面房间里,男女特务混杂,其中还住着从北京一路跟来指挥的女特务。

当晚,高智晟宾馆房间的电话被切断,他不得不使用手机联系和接受采访。仅昨夜的电话费就达300多元以上。高智晟抨击说:截至目前为止,四川警方是我们打交道的一个最为恶劣的群体,其它各地它还基本上做到没有断我的电话,但是,成都无耻的迈出了这一步。

记者:昨天晚上你们宾馆的总机也打不通。

高智晟:不就是因为我住在这里嘛。我走到哪儿,就给很多人带来不便。宾馆的老板吓的战战兢兢,最有意思的昨天老马去吃饭,旁边有个美容美发店,他一去的时候,跟进去十几个特务和黑社会打手,吓的老板赶快把门关上,不营业了。

早晨我们去一个很小的饭馆去吃饭,他们呢,一下子涌进去十几个人。尤其是今天我们去定票去了,一看到进来这么多的客人,那卖票的人高兴的,我们要问火车票,结果那是个卖机票的。

记者:听接线员说宾馆住的人满了嘛?

高智晟:是满了。我看都是特务,因为谁还敢在这里住。据赵昕跟我们讲,昨天成都、重庆很多人给我们打电话,但是电话都是断掉的,都打不进来。也很奇怪,昨天也只有你们的电话能打进来,当地的电话一个都打不进来。

夜间,30多名特务在高智晟房间外,开始了两桌麻将战。特务们呼喊吵闹,麻将牌的稀里哗啦声令二人又渡过了一个不眠夜。早晨5点,开始静了下来后,高智晟和马文都刚刚休息了一二个小时,特务的麻将又将他们吵起来了。

四川公安:赵昕、高智晟跟我们之间是敌我矛盾

当地公安部在审讯刘正有的时候说,你和我们之间是人民内部矛盾,所以我们不愿对你下手太狠,希望你注意。赵昕和高智晟跟我们之间的矛盾是敌我矛盾,是不容商量的,你不能跟他们进行接触。

看 到五冶宾馆中的特务,高智晟慨叹:我发现这些特务的脑袋是空空的,由于只限于信仰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是一种信仰,它连邪教都比不上。因为邪教还 能吸引人的精神投入。他们仅仅的就是为了赚这点工资。你看他们整天无聊在那里吼一嗓子啊,打麻将啊,来回走动。这样的行为最能引发他们的精神狂躁和不理 智。

围在我们周围的就是像美国的嬉皮士,头上只留一撮毛那样,脖子上挂着链子,肥头大耳。他们走到我们的面前,就是展示他们的肌肉。哈哈哈哈,中共就是通过这样的人来展示它的力量。

当然他们中很多人还有人性,像这次在西安,除了个别领导和特务,他们绝大多数的人,只要有一点机会,就对我们表达一些善意。

西安那个特务头子在扭了老马的脖子后,其他的特务还安慰老马说,你不要介意,他这样做是为了西安的安全。老马没吭声,要我的话,肯定就要问一句,啊--,把老马的脖子给扭断,西安就安全了?这太荒唐了。

为避免民众遭迫害 高智晟决定转向旅游

我们从出北京到现在,一路上数以百计的人被中共特务威胁,被限制了人身自由,他们的家人和他们自己受到了恐喝、干扰和骚扰,他们自己的电话被限制,数以十计的人被抓捕。也有十数人遭到暴力殴打。经过昨天晚上的思考和老马的商量,从今天晚上起我们转为旅游。

整 个沿途我们走长江、入海路,我们呼吁外界的人不要跟我们接触,跟我高智晟见面是一个形式问题,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做事,在自己认定的方向去做事,我也 非常感谢大家想和我见面的这种心情。由于中共的国安部门它自己走火入魔了,它过大的低估了它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它数以百倍的放大了我对它的威胁能量,为了 不至于再给国内同胞带来伤害,我和老马去旅游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们尽可能少接受外界采访,但是外界可以就我们的行踪进行关注。

因为从现在的趋势看,怎么对我?怎么对我的家人,他们有一个系统的安排,整个搅扰的你无法休息。昨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们从重庆转为旅游,看看它们还有什么话说。

按照赵昕的说法,昨天到今天,有近上百人要求和我们见面。不是被堵在家门,就是在路途上被抓捕。大家来看我,给自己带来了伤害,也给我的心里带来了伤害,我不愿意看到这么多的人为我受害。

记者:您认为特务它们会怎么对待呢?

高 智晟:我不期望它们怎么对待,我只做我能做的调整。只要是这种伤害不基于第三人,它对我怎么来都行。因为原本我们只是想对赵昕提供的法律帮助。这个帮助的 前提,恰恰是建立在赵昕承认中共法律基础为前提,但是,在它看来,你要走法律程序,就是要它的命。走法律程序这样的行为被它们完全以黑社会化的方式给否定 了。赵昕和刘正有的的授权委托书到不了我的手上,它们现在明显采取的就是人海战术,几十个人围着你,让任何人都不能接触你。最主要的是今天下楼时,特务跟 我讲,即使授权委托书到了你的手上,那又有啥?从授权委托书到了你手上的那天起,我们就让你24小时出不了宾馆。你也不能发挥作用。

现在的 中国人需要的是持续的去做事,而不是来看看或跟我握握手之类的。尤其是这样的过程给许多个体带来灾难,这样的灾难是应该去避免的。你不来看我,不影响我做 事,也不影响你做事,总有一天,我们会心情欢畅的在我们喜欢的任何场所去见面,畅所欲言。现在六七十名特务在这里围着,每一个要来的老百姓必然要被它们抓 捕。我希望全球和中国人民理解我们目前的这种安排,这并不意味着我高智晟已经偃旗息鼓不做事了,不是这样的。

我们从明天到重庆,一直沿长江 到长江入海口,我们到了上海后不进上海。上海的这群恶劣官吏,他知道我到了上海以后,他更会丧失理智的对当地的市民进行镇压。所以我们不到上海,到了上海 港口以后,我们就直接走海路到青岛,青岛旅游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到天津,再到北京郊区找个旅游点住一段时间。

明天是女儿生日

高智晟谈到明天17日是女儿的生日,很抱歉在女儿的13个生日中,只有去年一次和孩子一起庆祝过。“今年又是在外面,”高智晟很抱歉的说:“我祝愿她生日快乐。”

而在北京的高智晟夫人仍然被亦步亦趋的特务们包围。耿和说替这些年轻的特务们发愁,为了这点工资,对自己道德资源的完全放纵的过程,把他们的灵魂都毒化了。

4月20日的高智晟生日大概将在路途上渡过。

踏上旅途

16日晚,高智晟和马文都走向火车站时,他们数数“相随”的特务有60多名。

在候车室里,特务们搬来了几笼米饭和很多的菜在大吃大喝,原本打算不出站吃饭的高智晟站了起来说:“你们是不是小气了一点?你们能解决六七十个人吃饭的问题,惟独就少了我和马文都先生吗?他们回答说,没问题,没问题,你们也一起吃吧。就搬了一些给老马和我,我们共进晚餐。

在成都火车上,高智晟对着下面站台上特务们转个不停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亲切挥手致意”,引得特务们笑了起来。

晚间21:15,从成都开往重庆的火车开车了。在高智晟和马文都卧铺的前后左右,依然还是特务们。

火车将在明早7点多抵达重庆,之后,高智晟和马文都将从重庆港口乘坐长江轮船往上海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