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媒体报道
从高智晟受酷刑看今日中共(2)

6987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刚才一位多伦多的周女士谈到了高智晟律师那封信的最后他是这样写到:“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 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提醒那些中共的那些“好朋友”,尤其是说他要提醒 那些亲共的、媚共的,还有那些麻木的和旁观者,让他们真的是要警惕了,您对此有什么感想吗?

下载收看

陈 破空:我想首先是这些亲共的朋友,我们做为同胞,高智晟是我们同胞的一员,法轮功学员也是我们的骨肉同胞,过去死在共产党手上的几千万都是我们血浓于水的 同胞。他们惨死在中国的皮鞭、拳脚、刀棍、枪口之下,他们是我们的一部分,但是很遗憾的,看到那些亲共人士对此麻木不仁。对坏的事不相信,而对共产党一点 点所谓的“光明面”是大加赞扬。

在这次高律师这件事出来之后,我曾经把他的材料给一些亲共的朋友看,结果亲共朋友的反应是出乎我意料 的,只看了几行字就说,我不要看这东西,你为什么拿这给我?这么惨烈的东西,你是害我。我说共产党是坏,你要看看。他说共产党坏,你不要帮助共产党坏,我 不要看这些东西,我心里上不想受刺激。就是他不愿受这刺激。

有人用身体在为这民主承受,有人用灵魂在为这民主承受,而这些亲共人士,连眼睛都不想承受,连耳朵感觉都不想去承受一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扶持了这个政权,而这个政权能维持至今的原因。

刚 才吴先生说的国际社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我们看到中共纠集了几十个国家,在联合国为它恶劣的人权记录摆功评好,什么津巴布韦、缅甸、北韩也好,他们是中国 人民真正的敌人;而凡是为中国民主说话的人,欧美国家的人权组织,欧洲、美洲、东欧这些民权组织,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

我想有一天,历史的这一页翻过去的时候,作为中国人民的敌人,这些所谓的流氓国家,一定会受到中国人民给它一个应有的、报应的惩罚;而中国人的朋友,一定会得到一个最盟友、好的对待。

另 外还有一些以“中国人民的盟友”自称,但是它的当政者,却出于利益蒙了心,而跟中共之间眉来眼去,仅仅是做生意。而对中共大规模侵犯人权,极端的迫害人 权,对高智晟这个案子,不仅仅是迫害人权的问题,是反人类罪,赤裸裸的反人类罪,铁证如山的反人类罪,而有些政府对此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样的政府基 本上是沆瀣一气,鲁迅说“沉默就是同谋”,那么我想这也是一种同谋,我想高智晟的公开信应该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

主持人:刚才陈先生谈到了有人就说,这我不想听,我觉得很受刺激,我也不想知道,反正我也不是法轮功,我也不是高律师。我们看高律师,他当时在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的案例之前,他是被评为中国十佳律师,要说他有名了,也有利了。

我 相信他被评为十佳律师,比中国大部分律师都享有更高的荣誉,他完全可以不去做任何事情,他可以过很好的日子,家属也享有荣华富贵,那他为什么要去调查这个 法轮功受迫害的案例?为什么还花自己的钱、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去替那些比如访民、没有任何钱财的穷人,去帮助他们跟官府打官司?他为什么要做这些呢?他的 道德勇气,您觉得是从何而来呢?

横河:他自己写过几本书,就是讲他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母亲。我觉得高智晟有很多中国传统的优秀美德,是从他母亲那里继承过来的。所以当这个社会有不平事情的时候,在人群当中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会看不下去,看不下去以后,当然他会冒着风险。

在开始的时候,他可能没有认识到这个风险,但是他逐渐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就会慢慢的看到更多不平的事情,那么这是出于他的正义感,当然跟他的信仰也有关系,因为他写了另一本书《神与我们共同作战》,加上信仰的支持,我觉得他的道德勇气是从传统的文化和信仰当中得来的。

在这点,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其他的维权人士当中,也有这个过程的。像胡佳,先是从对环境的保护,种树开始,以后逐渐到关心爱滋病人的人权,然后逐渐到广泛的人权,就是特别是在政治上受迫害的这些人的人权。所以他是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个人也得到升华。

而 且我们现在特别可喜的是,看到中国有一大批维权律师,现在敢于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这个在几年前是不敢想像的。所以我相信人的这种随着真相越来越 揭露于世、暴露于世的时候,当看到很多真相的时候,有人不愿意看,但是有很多人是愿意看的,而且很多人愿意站出来制止这种行为。

主持人:很多人说高律师这样做,是为很多人做了别人应该承担的东西,您怎么看呢?李律师?

李建强:我完全赞同刚才您的意见,而且我也赞同刚才两位嘉宾的意见。高律师他在为维权群体,为法轮功群体做这样一个牺牲自己利益,推动对外人权和法治价值这样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认为他是受了良心的驱使。当然他有很好的家庭的传承,那么他主要的是受良心的驱使。

因为当法轮功群体蒙难,他进行调查了,当时他发现了很多的真相,这些事实都已经突破了人类能够承受的生命底线。

高律师就感觉到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那么这个人、这个人性、这个民族就彻底的堕落了。爱因斯坦有一句话说:“最可怕的不是作恶者的邪恶,而是那些旁观者的冷漠。”

高律师他不愿意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所以他站出来推动人权的发展运动,把法轮功真相揭示出来。现在高律师的遭遇;高律师因为他的行为,遭遇了共产党的酷刑。他作为一个先驱者,人们对他的对待,反而又出现了这些旁观者的冷漠的对待。

所谓一些知识份子,一些在中国有头有脸的人吧,他们的观念就是对法轮功的问题我不谈,我不提;对高智晟的问题我也不谈,我也不提。或者说我持一个怀疑的态度,冷漠的态度。他不知道昨天是法轮功受迫害,今天是高智晟受迫害,这种事情不解决的话,下一个可能就是他。

主持人:是,很多人对那时候纳粹杀犹太人的那种罪恶都很了解,而且在中国大陆的华人,也知道当时日本人怎样去虐待中国人、杀死中国人。但很容易就觉得好像共产党跟他们比,他还没想到这一点。

您觉得现在中共对待自己的人民,对待自己的老百姓所做的、所行使的这些酷刑,和那些纳粹相比,和那些当时枪杀中国人的日本人相比,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陈破空: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古今中外的这些例子:纳粹德国是臭名昭彰的,屠杀了600万犹太人,它永远钉着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看到其中的一个差别,纳粹对待犹太人是非常残忍的,把人放在焚尸炉里烧掉。但是纳粹对待自己的同胞,就是所谓日耳曼民族是恭敬有加的,这是跟中共的第一个区别。

中共的暴力主要的不是朝外,它是朝内,朝着自己的民众,甚至朝着它自己的同党,向它自己的同党。刘少奇、彭德怀、张志新,林钊都是它内部的人,它都可以惨无人道的对待。

包括高律师是得到了“十佳律师奖”的人,都能这么如此的惨无人道对待,这是一个跟纳粹的不同。

第二个日本军国主义它屠杀中国人,制造南京大屠杀,搞731细菌工程,这也是惨无人道的,值得永远谴责的,而中国人民对此是抱有仇恨的。

而共产党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基础下又更胜一筹,因为日本军国主义所干的所有的事情,共产党已经干完了,它比他们还干得多,我们看当初所谓日本人打了中国人,但他看到中国英勇抵抗的那些将士,他还脱帽敬礼,他还对他进行厚葬。

而中国共产党所干的事情,不仅没有对人格的任何的一个尊重,它是用最卑污的手段,就是这里所说的性虐待,对别人进行污辱,最卑下的污辱,它自己都承认用这种手段是流氓政权。

它就在说:我是流氓,我怕谁!这些流氓在折磨高智晟的时候就说了这句话,说:我们就是上面专门安排来对付你的,我们就是党粗恶的凶手。还说: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现在就用在你身上,有十二道菜,我一道一道给你吃。

他们已经公开承认这一点了,后来他们干部出面也承认这一点,所以这个政府是超越日本军国主义。再看看古代,我小时候我就看书,我小的时候看《三国演义》,我常常看到就是曹操折磨吉平那一段,常常感觉到非常的沉重,非常难受。

就是曹操折磨当时一个名医吉平,对他用尽了酷刑,什么打竹签,切手指,什么咬舌头等等,用尽了酷刑,我看得非常难受。但是今天共产党不仅仅是用这些,当时吉平虽然受虐,至少曹操没有对他进行性虐待,没有对他人格进行性虐待,这是一个。

另外我们再看到,明朝当时有一个“靖难之役”,这个明成祖统一了天下之后,明成祖对一些忠臣、对前朝的忠臣,方孝孺、齐秦所施加的酷刑,也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对人格是尊重的,而中共的酷刑是到了极点。

古代很多这样的例子,包括司马迁所遭受的宫刑,也就是一下子,那就是一种刑法。但是今天对高智晟长达五十多天的,所谓剥光衣服,各种极端的酷刑,极端的性虐待,是人类历史,简直闻所未闻,惨绝人性的,惨绝人寰的。

就算把所有这些词语用起来,都不足以形容今天的事情。就说共产党的罪恶,超过了纳粹德国、日本军国主义和古代所有的暴君,残暴的那些凶徒的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这就是今天的共产党。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有中国北京的一位观众朋友在Skype上,我们来听一下他是怎么说的。

北京观众:你好,我每天都收看你们的节目,我非常感谢你们这个节目,对我起到一种启蒙的作用。这个高智晟的公开信我已经看了,而且他最近的一封信我也看了。

我觉得现在的中共高层,他们再也不能够装作不知道这样的事情。所以胡温当局如果再不采取坚决的措施制止这种暴行的话,那么今后他们一定会受到历史的审判。即使是最残酷敌人;即使是敌人他也不应该这样虐待自己的对手,他们应该改变这种阶级斗争为纲的这一种思维,谢谢。

主持人:谢谢这位观众朋友,我们现在再接一下洛杉矶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请讲。

王 先生:你好,你们这个节目是《热点互动》,我想我们有什么想法,可以透过你们这儿反映出来。就是我觉得大家对这个事情认识的都很清楚了,现在问题是我们担 心的是他遭受这样的酷刑,现在又被捉走了,也是因为他的公开信释放出来了,那他下一步可能遭受的折磨,可能是更加严重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说既然高 律师是为了法轮功说话,我想法轮功的学员应该赶紧行动起来,怎么样去解救他。

再一个高律师他也是因为给美国国会写了一封信,所以美国国会本 身它也是有责任,它应该有这个义务马上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我现在最关心的事,就是法轮功学员在做美国国会工作的,或美国政府工作的人,有没有马上行动起 来,有没有其他关心高智晟律师的人,马上去美国政府或美国国会去游说,立刻采取行动把这个事情给反应上去,让美国政府立刻出面去解救他。

那么欧洲的政要,那些关心高智晟律师的,欧洲那边是不是马上有人去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们对他们的认识大家都很清楚,但是现在,我想最主要的是他的性命堪忧,应该是这样子的。刚才北京观众打电话讲,我觉得对胡温他们已经不能抱着什么希望了。

高智晟那个公开信写出来之后,面对这个公开信,他们是应该必须有所反应的,他们都不反应,所以不能指望他们了。必须通过国际社会来解救他,所以我希望通过你们把这个情况,我们的想法反应出来, 希望你们能马上有所作为,就是这个意思,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想首先跟王先生说一下,有一个“营救高智晟委员会”,他们总部是在洛杉矶,他们已已经开始行动。就是说:这一篇文章一出来,他们就开始给美国国会写信,给我们写信,而且发表文章谴责中共那种行为。

那么现在有很多人都出来,向国会阐明这个意见。也有很多人连系各种媒体,要求他们把这个消息曝光。那有很多人认为这个事情曝光的越多,大家知道的越多,对高律师来说他就越安全。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再一起回应。下一位是多伦多的李察,您请讲。

李 察:主持人好,我想说几句,共产党的酷刑,它就是一种黑社会的手段,它根本不是一个合法的政府。所以中国的良心高智晟受到他们的酷刑,就是他们用黑社会的 手段,来对待这正义人士。所以我们一定要铲除这个残暴的中共黑政权,让人民大众能有一个光明的新中国,所以我在这里就是想说这两句话,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好,谢谢李察。那请横河先生来回应一下,刚才几位观众朋友他们的说法。

横河:我想首先回应一下北京那位先生所说的,他说中共应该要放弃阶级斗争为纲,事实上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对高智晟律师或对其他维权人士的迫害,和这个阶级斗争为纲,还不完全是这回事。

你可以看到中共在早期统治时期,刚刚取得政权的时候,它那时候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但是它对日本战犯、对国民党战犯、高级战犯都是优侍的,没有判处一个日本战犯,后来全部释放回去。这些人到了80年代还回中国来,到原来八路军的单位去探亲过。

所以它这个思维方式是阶级斗争方式,但它这种使用的手段,已经超越了毛泽东时代的阶级斗争的方式了。所以我认为现在中共不是说放不放弃阶级斗争的问题,因为只要中共在,它是一定要斗的。就像刚才陈破空先生所说的,它没有人斗了,它就和自己里面的人斗。

主持人:找不到阶级敌人了。我觉得一开始是斗地主,然后再接着是斗和它信念不一样的人,然后就斗资本家。

横河:最早的时候是自己斗,没有夺取政权的时候,就在杀AB团的时候,就自己杀自己人嘛。杀到后来红军是自己被杀完了才去长征去的,没办法了就打仗,然后才去长征的。所以它就是这样的,所以不是要它放弃阶级斗争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真正要解决中国的酷刑问题,要解决中国的宗教迫害、信仰迫害的问题,要解决像高智晟律师这样的中国的脊梁被迫害的问题,是要中共退出这个中国的舞台。

主持人:那李律师有什么要讲吗?

李建强:我认为高智晟律师的这个问题,共产党首先是构成反人类罪,这点我非常赞同陈破空先生的意见。它在法律上完全的构成违法,不管是违反了国际人权法规、法则,也违背它自己的法律。

那么根据中国的法律,中国的刑法,我们来看对高智晟它实施的是这些行为。那么首先是绑架,第二是非法拘捕,第三是伤害,第四是侮辱。那么在中国的刑法规则里面,这些统统被规定为犯罪,那么像绑架罪、故意伤害罪,严重的都可以判处死刑。

并且还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如果从事了这样的行为,犯了这样的犯罪,那要从重处罚的,最高可以判处死刑的。那么当然在司法事件中,这四个罪名可以从重处理,就是从中不是每一个罪名都判,它可以下一个最重的罪名来判。那么这些人,就是这些行为人都构成犯罪。

然后指示这些行为的这些人,他的上级领导也构成犯罪。那么还有就是知道他这个行为,不加以制止的人,这就是中共的高层,包括胡温,他也是共同犯罪的。并且他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政府行为,是等于政府在犯罪。

那么下面就是中共这个政权,它对内它说是人民的三个代表,人民的代言人,对外它装成一个法治国家,盛世中国这样一个模样,来欺骗世界舆论。那么它无法解释:高智晟律师已经是被释放了,你是根据什么样的法律,什么样的理由,没有法律手续把他押走,然后施以酷刑了。

你没法解释,就是根据你自己的法律,你都构成犯罪。何况是根据国际人权公约那个规定,实际上是一种反人类罪。

主持人:好,那我们先接一下乌克兰孙先生的电话,孙先生请讲。

孙先生:安娜好,各位嘉宾好。时间不多,我长话短说,高律师传出的信息告诉所有的中国人,在大陆讲真话要付出的惨痛的代价。而另外这个中共胡温当局已不是用凶残可以形容,简直是个变态的政权。
这 个变态所谓现在政府的领导级,以及他们的鹰拳爪牙,形同中外历史上发生过的为数不多的、耸人听闻的变态,像杀人、食人奸淫案并没有两样。而胡温身为最高的 当政者,也绝逃脱不了关系,这个政权简直是残忍变态,下流百倍。而高智晟律师这样一个人,日后将被13亿人铭记,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孙先生,我们再接最后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洛杉矶王先生,王先生请讲。

王先生:谢谢,我刚才打进来了,但是我觉得你们好像没听明白我说的意思,我就是想强调一下就是说,因为这段时间也看到了国际社会关心中国人权的问题,有十几个国家提出的改善中国人权建议被共产党给拒绝了对吧。

那么现在我想高律师这件事情就是马上面临一种生命垂危的这种迫害,我觉得是应该马上,至少法轮功学员应该马上行动起来,这也是法轮功学员的一个责任和义务,在我看来。

主持人:好,知道了,谢谢。我知道法轮功学员也在做这个事情,那现在我们请陈破空先生来回应一下。
陈破空:洛杉矶王先生,我刚才就想回应一下你的话,我想呼应你的话就是,高智晟先生现在是这封公开信,应该翻译成各种文字,让全世界的政要和新闻记者和老百姓看见。

高智晟这封信也应该让全中国人民看见,看一看今天的中共是什么样子,看一看所谓;有人误会中共在进步,它究竟是怎么样子,它凶像毕露,它的真相是什么样子。

刚才乌克兰孙先生用了两个字说的是非常传神,就是“变态”两个字,的确是这样,没有别的词语可以形容了。大家想一想,你胡锦涛想一想,就是高智晟所受的这极端的酷刑和极端性虐待,用在你胡锦涛身上,你胡锦涛怎么感同身受。

还有道貌岸然的温家宝你想一想,对高智晟所施行的极端的酷刑和极端的性虐待,用在你温家宝身上,将你剥光了衣服,进行这种残酷的虐待和残酷的性虐待和酷刑,你温家宝怎么想,你们还是不是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的底线?

我知道你们没有!我们当然知道你们没有,你们承认你们是流氓政权。我们要向全世界揭露你们的暴行,而你们用你们自己的行为,证明了你们是流氓政权。在折磨高智晟这些人中,他们就再三的告诉高律师:你不能把今天的事讲出去,你只要把今天的事讲出去,你就死定了。

所以我们为高律师的处境感到非常的担忧,非常的焦心如焚。今天所激起的不仅仅是悲痛的问题,激起的是广泛的仇恨,但今天营救高律师更是当务之急。

主持人:对,而且刚才王先生所提到法轮功学员是不是做什么事情?那我想如果你看到了的话,法轮功学员所办的这个媒体都在很大程度上、而且很广的范围内在报导高律师他的这封信,还有各界对此的反应以及各界的营救情况。

还有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他们也有很多的人,如果您看过高律师过去写的日记的话,他们用他们的方式来帮助高律师;那我想更多的人也是在尽自己的所为。

那 么现在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我们谈到了,就是有的人看到这个情况之后,知道这个情形之后就感到很愤怒:不是人干的事情,尤其是一些在国内的这些有话语 权的知识份子,他们就觉得说不管怎么样,因为中共它太强大了,中共太厉害了,所以还是要跟中共去和解。那我们看它已经干出不是人能做出来那种事情,你觉得 跟中共和解这条路走得通吗?

李建强:我认为这纯粹是给老虎商量要不要吃羊的问题,这个和解的这个理念,我们不能说这个理念不对,是错的,我们不能这样讲。但是在目前这种状态下,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它是张了嘴在吃人,它天天都在干一个流氓政权干的事,超出我们的想像底线。

它天天在干这种犯罪的事情、践踏人权的事情、践踏它自己的法治的事情,怎么跟人家讲和解,无法和解。第一、它不会跟我们和解;第二、也没有人跟它讲和解,没法跟它讲和解。所以说这个理念提出,我认为是超前了,至少是在现在的情况下是不合时宜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中共它对高律师做了这样的酷刑,而且它不是一次了,它已经就是不同的时间对他施以不同的酷刑。那我们看高律师他在他的这封公开信里面也谈到他的底线,就是他并没有按照中共要求他去污衊和毁谤法轮功。

那么,我们就看到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也同样如此,就是快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让你生不如死的那种感觉,我想陈破空先生在中国监狱坐过,你可能知道这个生不如死的感觉。

就是在那种情况下,你说不炼了,你就可以回家,比如像高律师,如果你去污衊法轮功,马上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么为什么他们能够坚持到,就是我一定要坚持我的这种信念,而且您觉得酷刑能够改变人心吗?

横河:我觉得这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来说的话,这是个信仰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在他一生的某一个时候,他对超出人类的控制之外的东西是有一种追求的。

所以当人们一看到真理的时候,他就知道已经比他的生命要更重要了。所以为了坚持他的信念,为了坚持他的真理,这完全是一种信仰的力量,不是任何世俗的力量能够征服的。

所以这个酷刑不能够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人心,这一点已经在将近十年的迫害当中已经证实了,而且高智晟律师也坚守了他的底线。

所以酷刑不仅仅是不能够改变法轮功学员的信念,也不能够改变高律师,我知道还有很多维权律师冒着生命危险,也不能改变其他的律师,也不能改变其他争取自己自由信仰,特别是信仰自由的人的这种信念,所以是没有用的。

从高律师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来,从今天更多的中国民众的经历和表现,我们也可以看出来。

主持人:陈先生您觉得我们现在能为高律师做什么呢?

陈破空:我首先说一句,共产党靠暴力、靠强权,表面上看来它赢了,但是它赢了什么?它赢的只是仇恨,这是共产党今天的作为。

至于我们能做什么?虽然我们表面上看起来力量很弱,但是我们把这种消息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的本性,了解今天的中共,“六四”20年之后的中共是什么样子,我想对中国人民的觉醒非常有帮助,而人民觉醒之后,中共的专制基础就会动摇。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横河先生还有李律师,非常感谢三位。我们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您打电话参与,我们还有很多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没办法接您的电话,下一次您可以早一点打过来。

也非常感谢所有关心高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状况的人,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我们中国的良心。谢谢各位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从高智晟受酷刑看今日中共(1)


http://www.youmaker.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6/09 10:05:28 PM
我说中国病了几百年.现在找到了良方病以好.你们不要在胡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