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25) 川行惊动四省公安

6982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15日,为了替民主人士赵昕在四川省茂县被暴徒殴打一案进行公民辩护、乘火车赶到成都的高智晟一路在大量便衣特务的尾随下抵达成都。他在火车站广场上的一分半的时间内,亲眼目睹了四名试图接近他的年轻人被十五六名便衣群殴后抓走,感到极度的悲愤。

高智晟这次的入川之行,令北京、陕西、四川、云南省公安地震。四川人士刘正有通过近几日的遭遇感叹说:何止惊动三地公安,是四地公安!公安部直接下令!

14日被四川省公安厅强行“送回”老家、目前遭到云南警察24小时监控的赵昕透露,中国公安部直接指派云南省公安厅,云南省公安厅目前死防严守,非常恐惧,千方百计阻止高智晟再入云南和赵昕会合。

再遭殴打 西安站台上马文都险被特务头子拧断脖子

14 夜里,在离开西安的火车开动前,马文都一个人在站台抽烟时,被高智晟文章中一再提到的身高1米8多的西安特务头子扭住脖子,其他特务按住马文都,特务头子 几次用力的向右扭他的脖子,“他用那是什么功夫咱不知道,就是能扭断脖筋的那种方式,向右用力扭了几下,我用力的梗着脖子,”经马文都的奋力抗争,特务头 子才作罢。

马文都愤怒的质问:他们一路又是闪光灯,又是摄像机的劈里啪啦的,整个跟上刑场之前似的恶心人。对手无寸铁、根本就不能跟你们武力相向的人,你至于吗?动手打我时你们为什么就不录像了?

我在一切场合都是很温和的, 但是他们竟然到了这种欺人太甚的地步!马文都对记者表示回北京将控告特务头子的暴力行为。

在从西安到成都的火车上,马文都感到脖子痛。成都下火车后,马文都到医院接受了检查和按摩,感到稍微好转了一些。

目睹成都火车站广场中共特务连续暴行 高智晟心痛不已

4 月15日下午三点左右,高智晟和马文都一下火车站台,看到站台上布满了便衣。在密布四周的便衣包围下,他们步行出检票口,来到车站广场。但是,在随后不到 一分半的时间里,就有四名看起来年轻的、好像大学生一样的青年在扑上来和高智晟握手或接近的时候,遭到群涌而上的特务们的殴打和拘捕。高智晟说:

我一出来,还没有反映过来,一些年轻人就扑过来给我握手,就迅速的闯过来十五六名特务,他们开始在我的面前就暴力殴打,打了以后,被四五个人架住,就像文革开批斗会一模一样,把他们的头给压住,腰折成九十度给带走。

这样我们就决定不跟任何人握手,快速离开,刚走了不到几步,又一名年轻人扑过来,给我塞了一个到处都能买到的《甘地传》那个光盘,这个年轻人刚转过脸,又遭到暴力殴打后给抓走了。给我的成都之行带来了更加的沉重。

我 们看到中共这种漫无边际的暴力资源,绝对不会低于上百人。你看今天广场上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商量好的,每三四个人对付一个人,每三四个人对付一个人,所以 他可能准备了很多人。跟我并不认识的人,跟我握个手就遭到这样的暴力,实在让人感到难以理喻,所以我迅速跑步离开了火车站,因为我不离开的话,更多的人要 发生新的悲剧。我们走到哪里,几十名特务跟着你,赤裸裸的跟着你。

我们看了这一切,心里很难受,老马说他看了以后,情绪也变得不太好。

高智晟4月在陕北老家。(图/马文都)

高智晟入住成都的中国五冶宾馆 特务密集

我们下了火车以后,电话联系了几个人,都是电话一打通,高高兴兴的说是要过来接我们,等我们再打电话,电话就关机了。一位是姓周的老师,一位是姓王的朋友,至少有三个人。

所以,我们任何人都不敢联系了,就等着消息。如果刘正有的家人再找不到,我们就不打官司了。老马想旅游,我们想转一转。刚才重庆有些人打电话说要来看我们,我们坚决不同意,谁来看我们,他抓谁啊。

我们在五冶宾馆住下后,我们的前后对门,左侧全部被特务包下了,然后门全部打开了。成都不同于西安,西安三分之二以上的特务是40多岁以上的,成都投入的特务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

宾馆房间的电话刚打一会就断了,我们跟服务员交涉了几次,他们也不管。

记 者于15日下午18点以后,三次给成都的中国五冶宾馆总机打电话。第一次是用自动拨号接通了高智晟房间电话,电话铃声响了很长时间没有人接。第二次是总机 的接线员给接到高智晟的302房间,依然是没有人接。最后,记者打电话给该宾馆总机表示,我们是世界媒体,必须要采访302房间,姓周的女接线员回答说, 电话坏了,明天九点修修看,你们可以给他打手机啊。记者询问,如果电话坏了,你们为什么不给人家换个房间?接线员回答说宾馆的房间已满。但记者再次要求 说,你们宾馆必须接通302房间的电话,这位女接线员回答说我们马上再修理。在一旁用手机听到记者和接线员对话的高智晟表示,我们一直在房间里,电话就在 我们眼前,电话根本就没有响过。

高智晟还说:她们不敢“修好”,你要是看到特务围着她们的样子,你就明白了。

晚间再度采访 时,高智晟说:刚才,我到一楼去交涉的时候,一会儿,一楼大厅就汇聚了40人,将近40名的中共特务!我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说:诸位!与其你们跟我下来的 话,那我在一楼下面有什么事的时候,你们给我办一下不就得了。轰--的就笑了起来,你们跟这么多人,无聊不无聊?他们自己都觉得很荒唐,都在那儿笑。我 说,你们看看你们,个个相貌堂堂,这么一点事,你们跟下了这么一群人,你们不感到无聊?

电话呢,他们说电话修不好,明天九点再修。

高智晟感叹:中共的流氓暴行啊,哪个地方都不需要沟通,不需要教它,哪个地方都一模一样!

刘正有曝光在赵昕案件中 当局精心做好的勾陷材料“漏洞百出”

2005 年11月17日,北京的民主人士赵昕在四川省茂县的九寨沟旅游时,被不明身份的暴徒殴打成重伤。他的身体大失血、两处胸骨骨折、右腿髌骨粉碎、四处肌肉坏 死、头部四处缝11针,脚被伤了四个洞等。入住成都军区八一骨科医院接受数月的治疗后,回家疗伤,一直到近日,他在茂县警察的“陪同”下,坐在警车里前去 办理了出院手续。

15日晚,记者采访了从成都被公安强行“送回”云南昭通老家的赵昕,但是,赵昕的电话很快就被切断。

曾作为赵昕的公民辩护人、四川省自贡市闻名维权人士刘正有日前和赵昕一同到茂县法院。随后,刘正有被四川省公安厅截到四川省自贡市市委,自贡市委把刘正有交给公安刑侦队,刑侦队再将刘正有交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在和刘正有谈话后,他终于在4月13日晚11点半才回到家。

刘正有向记者叙述了赵昕请高智晟代理案件的经过:

赵昕(图左)和他案件的公民辩护人刘正有。

赵昕为此案件,曾请两个律师进行辩护,包括成都的张律师。但两名律师都受到了国安的威胁恐喝,不敢代理。赵昕就让我做公民代理。因为茂县的法院、检察院通知赵昕走一趟,我便和赵昕一路来到茂县。

我们在成都会面后,茂县公安局就开来一个警车,在八一医院把出院手续办了以后,然后就把我们送到茂县。我们大概是六点钟到了茂县,茂县一个刚刚提起来的派出所所长告诉我说,现在他们抓了5个犯罪嫌疑人关了起来。

茂县法院的童刚庭长、刘副庭长、周副庭长、还有一个书记员接待了我们,法院就给我们讲了一下,一共逮了五个人,已经放了两个,现在还有三个。他们的主要目地就是要把这个案子结了,希望我们马上提起民事诉讼。

我提出两点要求:第一,我们必须要见犯罪嫌疑人,看看这三个人他们到底是不是凶手。我们见到了这五个犯罪嫌疑人后才能继续起诉,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走一个坏人。第二个要求就是五个人,你为什么放了两个?

另 一个呢,就是茂县检察院给出的伤情鉴定竟然属于“轻伤旧迹”。因为按照规定,鉴定书本人应当持有一份,如果不服,可以重新鉴定,因此,我们就向法院提出把 你们的鉴定书复印给我们,我们要到北京、上海自己鉴定。童庭长表示要请示上面后第二天回复。但第二天法院还是拒绝复印。

这次到茂县我才把整 个案情都理清楚了,它是一个圈套,是警察设的一个圈套。赵昕这个人他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进入了这个圈套。他们搞了很多假材料,说有证人证词。说什么赵昕坐 在小姐的床边上,鼓动她起来陪着她唱歌跳舞,小姐很不请愿的出来了,赵昕搂着小姐跳舞后,又在她周身乱摸,然后她就大声的尖叫跑出去怎么样,怎么样。这些 都是他们编出来的,然后赵昕不买单、打架斗殴啊,材料他们完全都编好了,念给我们听了,完全是编造。

童庭长把材料念给我们听了以后,当时我 就跟他们提出了严正抗议。我说,童庭长,你知不知道赵昕是什么人物,他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还是一个基督徒。现在你们把材料做好了,然后把他认为比流氓还 流氓。你们的材料做的非常的周密,非常的仔细,但是我听了你们那么多证人的证词以后,你们的材料是漏洞百出。

是很专业的人打的赵昕,用两根 钢管打的,他说一根,而且用两根钢管打的这个头啊缝了四处11针,他们说是用啤酒瓶子打的,用啤酒瓶子打的就是玻璃渣子还要留在头上嘛,完全没有玻璃渣, 是用金属打的。他们非常非常之下流。案情基本上搞清楚了,那三个东北人大概是便衣安排的,他们安了一个套,赵昕没有防备,落入了圈套。

我们见不到犯罪嫌疑人,鉴定书也得不到。他们苦苦的刁难,其他律师也没有人敢接手此案,赵昕就给当时在河北定州的高智晟打了电话,高智晟马上说自己回到北京后,就到成都帮助赵昕打官司。

高智晟入川之行震动四地公安 公安部和四省地公安厅如临大敌

刘 正有:可能公安部监听了赵昕和高智晟的电话,公安部马上就知道了这件事。这件事惊动了何止三地的公安,惊动了四省地的公安。马上,北京,陕西、四川、云南 公安的国保全体出动。我们住的茂县的旅馆被监控,两边房间住满了国安的人,我们的进出都有跟踪。所以,看得出来,赵昕的案件不是一般的案件。

13日上午,再次到法院要求鉴定书遭到拒绝后,我们就要离开茂县。我们已经全部在他们监控的范围内,是不能任意离开茂县的了,走也不能走。

赵昕:当天早晨我们就想,突然之间的就坐上公共汽车,要到成都去找高律师,还没有到公交汽车站呢,人家立即就出动交警,连局长都出动了来接我们,非要把我们送出去。

刘 正有:他们公安局的周局长给赵昕打电话,说他们有警车送我们到成都,其实我们就被监控起来,不能脱离警察的视线。他们就送我们到成都,刚刚一出成都高速公 路的收费处,就被四川省公安厅的四辆豪华车把我们坐的两辆车给拦了下来。他们都不会用警车了,都用地方牌照的车。把我们拉到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公安厅直 接把赵昕送到云南,一直到晚上11点多钟我才回来。因为赵昕一直跟我联系不上,我跟他也联系不上,我还认为他失踪了,他也认为我失踪了。

基本上就搞清楚了,赵昕的案件非常的可怕,非常的复杂。为了阻止赵昕和高智晟两伙在一起,公安部下令,四个省的公安厅全部出动。

恐高智晟再入云南 公安部直接下令 云南公安厅战战兢兢

赵昕:我是昨天(14日)晚上六点才回到家,押回云南。

一个公民的律师,和我接触过的所有律师都遭到威胁恐吓,高压下都不敢揭穿,结果到时候我要请高律师,他们还不让。我问四川省公安厅,那我的官司怎么办?他们说,你的官司等高智晟走了之后再回来打吧。我说我本来就是请的高智晟来做我的律师,他说那不行。

云 南省公安厅就说他们是奉上级指派,受公安部指派。云南就特别害怕高律师到云南来找我,他说你别让高律师来,我说你的一个朋友想过来看你或一个律师想过来看 他的当事人,你说你能拒绝吗?他们也无话可说。他们说高律师只要一过来,我们就肯定把你弄起来。我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啊,你们执法犯法习惯了。

云南公安厅给我下令:第一,不能跟高智晟见面;第二不能邀请高智晟到云南来;第三不能离开昭通;第四是如果离开昭通的话,就对我采取措施;第五就是对我24小时监视。

可能我一行动他们就要对我采取措施,所以我也别想跑。我现在就是没办法。大家都不能动。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非常柔弱的,他们全天候的对我们监视控制,一些时候是完全透明的完全公开化的。

所 以说高律师他到什么地方去呀,一定要提前几天广告天下,让媒体和电台呀把几点钟的火车,几点钟到,全部都搞得清清楚楚的。给大家一个推广和准备的周期,不 能说今天一公布,明天就到了,那样大家还不是太了解,让他从容一点,耐心一点,留出一点时间来。同时,把高律师和他的助手的电话也公开,电话打爆不打爆很 难说,没关系的。但最起码大家可以看到,有人送花,有人送果篮,送匾额,或者条幅,这不挺好的吗。

高智晟感叹当局数十万警察竟然惧怕他一个人

事前,高智晟听说赵昕把案件的委托辩护书交给四川省自贡市的刘正有,目前,刘正有被警察监禁在家中不能离开。高智晟表示:

现在的问题是任何人都和我接触不了,他们不让任何人和我见面,他们也持续的监听这个电话,赵昕他怎么能把东西交到我的手上呢?他们要是把听说谁要给我送委托书,它们会滴水不漏的不会让任何人把东西交到我的手上的。

记者:但是,赵昕说即使他把委托书交给您的话,如果他本人不能出庭,也是不能开庭的。

高智晟:他要是民事案件的话,看他授权委托书上签的是什么,如果他签的是特殊授权的话,他可以不来,如果不是的话,还得他来才能出庭。

当记者把赵昕所在地云南省公安厅受命公安部,严防高智晟再入云南后,高智晟在大笑后不由的感叹道:哎呀--,你公安部拥有几十万武装到牙齿的警察,怎么怕我一个人呢?真是荒唐!

15日下午四点,两名到宾馆看望高智晟的人士在他们的高声抗议声中被便衣们抓走。刘正有等一些成都民主人士处在当局的软禁中,寸步难离。

当夜,在宾馆围堵的特务们在高智晟房间外面设了两个桌子打麻将,呼喊吵闹不休。绝食了一天的高智晟一直到16日晨五点才开始入睡。

目前,高智晟和马文都仍然住在成都的中国五冶宾馆302房间,电话是028-83190788转3302。目前,他们房间的电话依然不通。

赵昕到四川省茂县打官司,处处受到公检法的违法刁难。

赵昕到四川省茂县打官司,处处受到公检法的违法刁难。

赵昕到四川省茂县打官司,处处受到公检法的违法刁难。

赵昕到四川省茂县打官司,处处受到公检法的违法刁难。

赵昕到四川省茂县打官司,处处受到公检法的违法刁难。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