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文集
高智晟:从太石村事件中看中国民主自由的出路

6870

对昏暗的专制政权而言,人民的任何民主自由诉求的实践,都将会被视作是对这样制度的敌对破坏而予以公开的打压。中共政权一年来,围绕太石村事件的事态表现,再次提醒中国社会,专制独裁制度是人类自由民主的死敌,二者永远不可同在。

在 政治民主化已日盛成了人类民主的主流时,中国却依然置身于整个人类主流政治文明之外。虽经苦难人民的百余年努力,其成效却不彰的矛盾症结,即在于专制价值 深植于统治者灵魂的深处。统治者存在的一个重要的价值即是,死扼中国民族命运的咽喉,使民主自由在中国永远不能出现有生命的征候。而大多数人却仍将追求及 实践民主及自由的梦寄托于统治者有朝一日的开明恩赐。在这一点上,专制独裁者倒是始终保持着异常清醒的头脑,太石村事件的阶段性结局,再次向中国人明确地 表明,向这样的制度要民主在它看来就是要它的命。

人们不应也不该忘记,六四杀戮事件的根本动因,也不过是人民向专制者提出了民主的要求,而 心地暗昧的专制独裁者竟将人民对它的民主要求提高到亡党亡国的敌对高度以对待,意即在专制独裁者看来,要民主就是要我的命,我岂能被束手所灭,施杀戮、保 性命,在专制独裁者那里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百余年效果不彰的惨淡现实,足令今人应冷静的思考。远若十七年前的六四屠杀 事件,近若正在发生的太石村事件,给我们再明白不过的警训是,压制民主是专制制度生命肢体中最为核心的生命能量,压制民主是这种制度的生命本真。欲在这种 制度基础上寻求甚至是期望获得民主自由,实际上是等于期待违反生命固有规律的旷世奇迹发生。不认识到这一点,不承认这一点,中国人追求民主法治的实践将继 续在现实的痛苦与梦幻的美景中无限期的被耽延下去。

在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上,专制独裁者的认识则比绝大多数中国人清楚的多。即便是这种专制暴 政的一个普通的走卒也比我们认识的清楚且坚定。以今天早晨我的亲身经历为例,早晨起床出门准备出去锻炼身体时被中共特务蛮横的以暴力阻拦,我警告这群特务 你们的行为违反了这个国家的宪法,却遭到了他们群体的嘲笑!其中一名特务一边暴力推搡我一边嘲笑道:“你是不是在中国长大的?亏你还走南闯北,你和共产党 讲法律不光是瞎了眼,也证明了你这号人(方言:这种人)脑子都他妈的被狗吃了”,这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真实局面。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今天,类似今天早晨特务 和我之间的这种冲突过程中,将法律及道理作为评判是非的标准成了人们的一般本能及常识,之即是人的常识,更属人的共识,但在专制独裁者及其走卒那里却成了 荒唐和可笑。

十七年前,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向专制独裁者要民主和自由,专制独裁者以血腥杀戮予回应。去年,在远离北京数千里的一个南方的村 庄,几千村民提出依法自由履行选举权,却遭到了持续的血腥暴力镇压。这个政权对公民认真对待法律规定权利的反应可谓惶恐一场。数千警察暴力介入,多名坚求 依法自由履行选举权的村民遭到血腥的暴力殴打,数以十计的人被非法关押。中共在广东的权利黑恶势力公开用黑社会的流氓手段,对当地村民及对这些村民的同情 和支持者进行着长期的野蛮恐喝,以一切非法及下流的手段阻止农民们的依法自主选举。

一些人对十几年后的中共在太石村事件的事态和丑行感到困 惑!这是因为在持有这种困惑者眼里,今日之中共已非十七年前的中共。因此即对中共今日在太石村事件上的疯狂暴行不解,岂知,问题的本质并不在于今日的中共 与十七年前中共有无区别,而在于专制制度本质的本身,专制制度反民主的本质就像狼要吃肉的本质无二致。只有人们清醒的认识到这样的真实本质,中国人追求民 主自由的价值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否则,再过若干个十七年又当如何。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说过:“自由民主誓言作为一个道德问题的紧迫性远远 大于它作为政治问题的紧迫性”。对自由民主价值的追求及尽力呵护,不仅仅是衡量一个制度的道德与否的问题,它还是衡量一个社会道德状态的硬指标。当自由民 主事业的价值在一个社会中不能得到重视及建立,它不仅仅反应了一个制度在道德上的野蛮状态,另一方面,它同样标志着组成这个制度的社会人的道德价值的明显 缺陷。

太石村事件的结局与六四事件的结局一样的表明,在专制制度框架内寻求建立自由民主的价值是不会获得成功的,同时是十分危险的。在中国,建立并张扬自由民主事业价值的唯一路径是和平地结束反文明反道德的专制独裁制度,否则,一切都将成为空谈。

2006年4月7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困的日子于陕北母亲窑洞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