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12):清明祭祖和农村访谈

6866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从3月31日回到老家后,高智晟每天走访农村,他们和成群的村民交流,散发随身携带的资料,但最近,高律师惋惜的说:“我都舍不 得发了,因为所剩的越来越少了。”高律师欣慰的感到绝大多数农民对中共的面目有极其清晰的认识,但从很多农民对中共暴政的恐惧之心可以看到这些人的心中正 义力量之薄弱。

从2日到4日,高智晟不断的上坟,4日,高律师和来自北京的同行者马文都随同全村祭扫全村村民之祖。下午,在母亲的坟前,目睹今日上坟扫墓的过程场景依旧,而母亲却形影不再,高智晟悲痛难忍,长久的匍匐在母亲的坟前落泪追思。

※高智晟有生以来第一次祭扫全村祖坟 忆及中共曾经剥夺百姓祭祖的权力

“ 这是我第一次去扫我们全村的祖坟。我们四十多岁了,才第一次去祭祖,因为在这之前,我当兵走之前,中共不允许祭祖,中共制造的恐怖氛围不允许人们去祭祖, 在允许的时候,我已经出去了。今天想起来也是很荒唐的,因为即使是残暴的日寇,他们也没有说不允许中国人祭祖,但是中共说出了。”

“祭祖的规模还是比较大的,全村的祖坟有两处,我们全村都去,因为我们全村是同一个祖先。有不少的祭品,还有些吃的、喝的,鼓励人们去,各个人头都是要分一点,包括老马也分了一点,老马也很认真的跟着程序走,尤其是他的磕头啊,比我标准的多。”

早晨,高智晟和马文都跟随村民祭拜过全村民两处的祖坟、吃过饭后,到了高智晟家族的祖坟上。

“到我母亲的坟上,我们整个家族都去,人很多。包括供物、烧纸、用彩纸点缀装饰坟头等。”

“ 到了我家里的祖坟以后,我个人还是非常悲痛,当看到地上那么多的坟上用品的时候,我想起我母亲在世的时候,这一些都是她来准备,而且准备的头头是道,从来 没有任何差错。另外一个是我们家族上坟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大猪头。因为持续的家族都比较穷,这样的义务始终是由我们承担,每一年攒一个猪头,每一年做熟一 个猪头端到坟上以后,然后用碗分给大家吃。尽管去年到今年我母亲去世了,我们兄弟姊妹还是决定,无论再烦琐还是成本加大,更何况它还只是一个猪头而已,一 定要把我母亲做的事情给继续下来。昨天在坟墓上我看到这个猪头的时候,长时间我悲痛难已,因为过去凡是在坟上看到的场景都是我母亲准备的。当所有的人围着 吃东西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匍匐在我母亲的坟前,我脑子当中持续的就是我母亲病危躺在床上,我静静的在她床跟前的这样一个情景。”

※高智晟的家乡和县城

高 智晟说老家村庄的99%的村民都姓高,那里没有人盖楼,民众都住在挖的窑洞里。“我的家乡没有土地,就是一个尖尖的石头山。山上没有一寸可以供人们种的土 地。一到春天,每天都是惊天动地的大风,眼睛都睁不开,人一般一进家门,你就能看到眼睛是动的,其它的都是一层灰。”高智晟律师说。

但是那里的土地却有幸没有被当地的官员卖掉,高智晟律师解释原因:“这里的土地谁要啊,都是山路,没有水。谁会在这里盖楼啊。”

到 高智晟的家乡附近的小县城佳镇,要走一个多小时,同行者马文都有时到这里上网,被曾经利用过的几家网吧同时告知不准马文都利用。高智晟描绘这个小县城说: “你不知道我们县城之小,小的连弹丸之地都算不上。这是我全国见过的唯一没有红绿灯的县城,唯一的街道没有一棵树、一棵花草的县城,整个城里没有一滴水, 都是从黄河里抽上来的。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到了山西以后,由于黄河阻拦,日本兵就过不了黄河,他看到地图上一个县城,佳州城,那个时候叫佳州,就用迫击 炮轰了一下午,整个城里的人安然无恙,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县城的宽窄不到200米,那边是黄河几百米高的悬崖,这边又是100多米悬崖的加芦河,它整个的 形象,就是老马(同行者马文都)称它是一艘大型航空母舰。日本人想的是一个县城你最起码也有个六、七百米宽,所以他打了一下午,全部打到另一面那个佳河里 去了。它过去是一个军事要塞。”

记者:“共产党来了,没有把县城扩大?”

高智晟:“哎呀——,几十年来根本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回来就从来没有在县城里消费过,你看不到一处窗明几净的地方,绝对没有!看到的东西,包装都是黑的,黑黑的包装,都是各地淘汰的东西,人们从来不看保质期。”

记者:“您要是给家乡人送礼的话,在哪里买啊?”

高 智晟:“我从来不送礼,不给任何人送礼,给亲戚是一些钱而已。”谈到家乡结婚庆祝给喜钱,高智晟表示这里前几年还是两元,现在涨到50元了。他感叹道:“ 哎呀,这里的穷、这里的落后,你是难以想像的。这里官家的刁蛮你也是难以想像的,官吏跋扈!每年公安都打死被抓的人。”

※高智晟:所剩的资料越来越少,都舍不得发

在不断的走访中,4日,高智晟和马文都又走访了三个农村,并散发高智晟随身资料。高律师惋惜的说:“因为剩的资料也越来越少,发资料都舍不得发,只是发一二本,告诉大家一定要传着看。这些材料到一些教师和学生手上的时候,他们互相复印。”

※英雄孤独 农民说高智晟憨(傻)

3日,高智晟来到距母亲家20里地的妹妹家。

(4 月4日谈)高智晟的妹妹回忆说,有一次她到县城去,县城的一个人把她拉到房子里劝说她说:“你回去一定要跟你们家里人讲清楚,回去把你三哥捆起来,要不然 不出两个月,共产党就要收拾他。我们不需要跟你讲更多的道理,只给你讲一句话,就是你回去可以告诉你三哥,笔杆子怎么斗得过枪杆子呢。”

今天一大早我就上山锻炼,和耕地的农民聊天很有意思,我无法形容他脸上的沧桑,脸上的皱纹和真是和树皮一样的老人,他一边耕地一边教训我,“听说你在炼法轮功?现在都知道你替法轮功说话。”高智晟回答:“您的消息比较灵通,还准确,谁被共产党欺负我就替谁说话。”

老农说:“看你长的体体面面,单位也比我们强得多,你说咱们俩个谁憨(傻)?”

“我想听听您老人家的。”

“你比我憨得多!”老农毫不犹豫的说。

“我想继续听您说细一点。”

“说细一点?你们是知书达理的,共产党是什么?你们可没有我们清楚。共产党它要是说的过你的时候,它会把你说的连狗屎都不如;它要是说不过你的时候,它就收拾你。它收拾你你要是不怕的时候,它就敢杀你。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您老人家说的太对了!”

“你知道我说的对,你为什么还要和他斗呢?”

“老人家,我想听听您的意见该怎么做?”

※农民比知识分子更认清中共面目

老人接着说:“就像我们农民一样不理它,它爱说什么说什么,不理它!”老人还说:“你这个年龄应该知道,中国不是个讲理的社会,理在中国是讲不通的。共产党要是讲理怎么讲,它拿出枪来讲理,你能讲得过它吗?”

高律师感叹:“老人的这一番话代表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但是它的另一面反应了中共的谎言在中国农村是彻底的失败!农民心理非常清楚,你说什么我不理你。”

“ 对共产党的认识,农村地区的农民比中国的知识分子更加的清晰,这也许与他们同共产党的关系有关,他们对共产党没有什么利益期望,所以他的认识比较彻底。中 国的知识分子对共产党有更多的幻想,应该说他装糊涂。你看我们从山西到陕西,农民对共产党的态度他不遮遮掩掩。”高智晟说。

※《九评》尚未为高智晟家乡广知 全民抛弃中共仍需努力

在高智晟律师和另外一群农民聊天的时候,一位农民说:“你讲的道理都对,但是你要按照你讲的道理在中国做,你就憨得厉害。中国谁讲理,谁就要倒霉。”在另一次的接触中,农民警告高智晟:“枪打出头鸟,共产党什么都敢干。”

当地村民很多人都知道高智晟律师倡导并力行和平维权绝食活动,但对于《九评》和退出中共浪潮,高智晟律师表示虽然沿途的很多农民知道,他家乡的农民还不太知道,当地很多农民尚还畏惧中共暴政。

“这一次出来我感到更加踏实的就是抛弃中共,在农村就是无需做更大的心理和信念动员的准备,剩下的只是技术问题。”

“我自己心里面感到就是目前认识的态度最为坚决、最为彻底、最为清晰就是农民这样的群体。人们就是在说,在未来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他们持续的坚持反动的暴政的情况下,进行着一个什么样的选择和决裂。”

高智晟在返乡途中同沿途农民交流并散发百姓为他文章汇集成册的资料。(图/马文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