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11):每个中国人都走出来

6865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苏家屯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除、沈阳庞大活体器官库、被扒皮或切去半边脑袋、”潇洒”擎着自己被扒下皮的形形色色造型尸体展……,忤逆中国传统和世界伦理道德、灭绝人性的大规模惨案先后露出的一角又一角令人毛骨悚然。

无 论德国人哈根斯对他在世界各地的“人体标本展”冠以什么样的“科学”、”艺术”等名词,中国的老百姓还多是恐怖的称其为“尸体展”,很多网友称他为魔鬼。 在哈根斯的尸体展中有一具肚腹洞开的母亲和她腹中八个月胎儿的标本,等。4月1日,身处陕北老家窑洞的高智晟律师说:“按照我的常识和我最近两年对法轮功 生存状况的了解,我可以肯定那些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

给胡温发公开信的青岛大学副教授张庆发的遭遇也很悲惨

在 听完大纪元4月1日刊发的青岛大学副教授张庆发给胡温的公开信《保护高智晟 挽救自己》一文后,高智晟律师良久沉默,声音低沉的说:张庆发老人家和我通过几次信,有时他打电话来,我都不忍心和他讲的更多。他抚养着小外孙,他的女儿 也是法轮功学员,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的女婿死亡,他们说是跳楼死亡。

张庆发的女婿邹松涛因修炼法轮功被抓,于2000年11月3日在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死亡,期间他在劳教所曾多次惨遭毒打,从楼梯上推下去等。劳教所说邹松涛是自杀死亡,时年28岁。

张 庆发的女儿、邹松涛的妻子张云鹤和家属去劳教所索取邹松涛的遗体鉴定和法医鉴定被拒绝,劳教所并在不经张云鹤同意的情况下,在淄博强行马上火化邹松涛的遗 体。其后张云鹤也遭到当局拘捕,她于2002年2月在青岛被抓到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半年后失去行踪。象张云鹤这样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究竟有多少还难以尽知。她 的命运令人忧心。

张庆发的女儿张云鹤和女婿邹松涛。(明慧网)

中国是全球知名“器官移植旅游地” 知道真象的人们悲怆奋起

3月31日,高智晟表示:昨天参考消息报道的,中国已成为全球非常知名的“器官移植旅游地”,韩国、日本、澳大利亚,以及世界上许多国家都过来接受器官移植。

重 庆30岁的青年王永清(化名)从网上看到了沈阳老军医的文章后感到非常的吃惊,他决定从今以后,每周六进行24小时绝食,声援那些死难者及他们的亲友,声 援六年来在类似法西斯集中营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这种暴行,绝食日期终止日直到中共暴政灭亡;王永清本来是一个很爱吃肉的人,因为从老军医的文章看到不仅仅是 在摘取和贩卖法轮功学员的脏器,而是把他们的身体当做工业原料,为那些死难的受迫害的法轮功同胞,他表示从4月1日起再也不吃肉,以表达对法轮功同胞的悼 念,对罪恶的抗议。

来自大连加工厂的尸体标本,“按照我的常识和我最近两年对法轮功生存状况的了解,我可以肯定那些是法轮功学员的尸体。”

2004 年4月,在北京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展览馆面积进行的《人体世界科普展览》中,陈列着至少17件完整的人体标本和160余件人体各器官标本。被剥去了皮肤、露 出丝丝肌肉的尸体被做成不同的造型,用右手擎着自己整块人皮的“擎皮者”,肌肉奋张状的“篮球运动员”、“奔跑者”,还有什么“下棋者”、“功夫”……。 4月13日在中央电视台的《社会记录》电视中,法轮功镇压的始发者何祚庥也到场助论,对尸体展览导致伦理滑坡的指责,尸体标本指挥制作者——大连医科大学 生物塑化有限公司的隋鸿锦回击说:伦理的问题应该与时俱进。

高智晟:按照我的常识和我最近两年对法轮功生存状况的了解,我可以肯定那些是法 轮功学员的尸体。因为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是绝对不判死刑的,这是一种绝对可以排除的可能;另外一种绝对可以排除的可能就是传统的文化心理,传统的道德制 约,在自己亲人的死亡以及对他们尸体处理的问题上,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还是极具一些制约力的。他和中国目前整个人与人之间道德状态的存续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一块是极其牢固的,那就是尤其是女性怀孕期间死亡后她绝对不会把母体胎儿的尸体给捐献出去,至少我理解的程度上是决不会的。象在我的老家,如果母亲去世 的话,不管胎儿的大小,都绝对要把胎儿取出来,绝对不能和胎儿一起在坟墓中埋掉。

高智晟:法轮功面对的问题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法轮功的灾难是不是中国人的灾难?针对法轮功的罪恶是不是针对人类的罪恶?我建议每个中国人都走出来。

就 惨绝人寰的苏家屯案曝光后,中共近日急急忙忙推出《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而到中共宣称该规定生效的7月为止还有两个月,在这两个月 中,又将有多少大量失去行踪的法轮功学员要遭到秘密器官摘除和其它残忍方式的虐杀?高智晟忧心失踪的几万、几十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命运岌岌可危。

高 智晟:我们的同胞每天都面对着现实的杀戮,每天都对着现实的血腥,每天都对着现实最野蛮的压迫,在这样的时候,真善忍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李洪志先生有一次 讲法的标题就是《忍无可忍》,我觉得大法弟子应该再一次多学学,李洪志先生提到的拯救是拯救还有人性的、还值得拯救的,而不是那些不可救不可要的。我们要 有现有方式之外其它方式的准备,当这样的现实杀戮、血腥暴行一年、两年之后,仍然是这样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在今天葬礼中几十人听的演讲 中,我就提到了苏家屯集中营。他们中有很多是我的亲戚。我就讲,当我们的亲戚到了寿终正寝他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的悲切到了什么程度?那些法轮功学员大多 都很年轻,而且不管他是否年轻,我们毫不怀疑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亲戚,有他们自己的亲友,有他们的父母、有他们的妻子、有他们的丈夫,有他们的子女,谁家失 去一个生命,他的亲人不是悲情恸天?在我们的亲人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的悲切代表了我们对生命是何等关爱!但是那些非正常失去生命的,我们能视做正常吗? 能视做事不关己吗?所以我们还是应该要有另一种心理的准备,当我们的悲痛、当我们的救度、当我们的讲真象仍然不能为已经丧失了人性的这个群体接受的话,我 们应该怎么办?所以李洪志先生的《忍无可忍》是一个非常丰满的、不留死角的光芒四射的闪示。

我想在这里特别强调的是那些常常把我的身份当做 法轮功的人,我不是抱怨他们,我希望他们能理解我。法轮功面对的问题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法轮功的灾难是不是中国人的灾难?针对法轮功的罪恶是不是针对人 类的罪恶?我是希望我所有的同胞都能有这样的正常的思考,真切的希望他们能有这样的思考!

高智晟:我建议每个中国人都走出来,持续的让人们知道真相。

法轮功做为一个大规模的信仰群体,也应当对这种暴行,在整个人类社会麻木和冷漠的这种情况下,自身怎么自救?应该思考一种方式。

当 中共在未来的几年内,中共上层集团当中具有一些良知和人性的人,仍然纵容和默认中共反文明势力对中共的控制、对中国人民的继续这种凶狠戕害的话,我们是不 是仍然要继续循着现在的方式和他们进行斗争?当然任何情况下,绝对不能脱离非暴力,绝不能脱离和平方式的这个范围,和平的方式包括走上街头。

我 建议每个中国人、包括法轮功学员都走出来,持续的让人们知道真相。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人走出来,面对面的告诉人们迫害真象和迫害的惨烈,把迫害摆在阳 光下,摆在中国人的眼皮底下,中国人,你怎么办?怎么做?再掀起一次类似和胜于89年运动的话,就是中共快速灭亡的过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