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追访高智晟(2)定州的遭遇

6786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中国社会已经没有了灵气、没有了灵魂,就是人们没有了道德和诚信。我们在定州遇到了这次灾难,更让我们深切的感到了这一切。”——高智晟于定州

上次高律师回老家,阳光和煦,出了北京城的那种轻松,让高律师一直处于一种感恩的心态。而这次,离开北京的时候却是风沙很大的日子,今天的定州,同样风沙漫天,天气非常的冷,高律师说:“又是一个惊天动地!”

事故处理结果:高智晟的车负全责

交警方面事故处理结果:高律师的车负全责。

高律师:“因为别我们的车跑掉了,那……只有我们负责了。”
记者:“那个停在高速公路的市政洒水车怎么解释呢?不违章么?他就没有责任么?”

高:“谁知道,我们也觉得市政洒水车停在高速公路的超车道上干什么呀?”
记者:“那交警部门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你们没和他们理论这个问题?”
高:“理论,他们就说:‘人家停在那,你管的了么?’”

记者:“就这么说的呀?”
高 律师长叹一声记者的“无知”:“哎呀,你还以为这是在哪里呀?你以为?!我昨晚停车的时候,车上还有东西,我说车不停在你们这里。我知道他们让我把车停在 他们那里是什么意思?马上对方态度就很蛮横,问:‘你停哪?你跑掉了怎么办?’岂有此理嘛,我的车、我的执照都在他们手上,我往哪跑啊?我跑什么跑 呀?!”

电话里的高律师口气,和平时不一样,如果读者们能听到这段录音,真的能感受到一位国际知名的大律师在定州交警所遭遇到的气愤和无奈和牢骚呢!

定州的交警:23小时=48小时

定州比北京还黑!这是高律师一句牢骚话了,他在定州不过一天,遭遇了什么得到了这样印象?

高律师:“定州的交警部门收停车费,一天收60块钱,宾馆一个晚上才收5块钱。”

记者:“他们没有解释收费这么高的理由么?”
高律师:“他们说:‘我们就这样收的!’给你解释什么?而且连票据也不给你。我的车停在他们那里23小时,他们却按两天48小时算。你问他为什么这样算?他们回答:‘我们就这样算,我们从来就是这样算的。’”

记者:“看到你们北京人也不给点面子?你是不是把伟大祖国描写的太黑暗了?”
高 律师:“哎呀,今天所有手续都是老马经办的,都是事实,我们没有多加一个字,我们交了钱,连个单子都不给我们!我的车子在那停了23小时,他们说:‘我们 不和你用23小时算,你昨晚来的,就算一天,今天你下午3点多提的车,又算一天!’这样我只有缴120块钱,还没有收据!”

记者:“一天60块钱的停车费?够贵的!”
高:“和抢劫没有任何区别。”

记者:“这回抢到你高律师的头上了,你也得受着了?”
高:“你不受着怎么办?你不交,他车不给你,你的驾照等等都在他们手里,你说怎么办?你说我为了要个车我再到法院去起诉他呀?再说这个停车费也太荒唐了,就是北京的王府井也不能这么贵。交警是行政单位,你不是经营单位,你没有收费许可,你怎么能由自己定价呢?!”

律师碰到这事也是无可奈何!

和定州比 北京简直成了“天堂”

高律师的驾照虽然拿了回来,但是钱是不能不花的。修车据说还要花上个5、6千块钱,这场事故让他们惊吓之余,也不得不破费一把,而且至少要29号,才可以离开定州。

高:“交警罚了我200块钱,物价部门来了,说要评估一下,物价部门又收了200,保险公司要来看一下,就是700块,还什么事都没做!我们就掏出1000多块了。”

记者开高律师的玩笑:“这回碰上北京的财主们要好好宰一下!”
高律师也笑:“哎呀,对北京的腐败,老百姓就恨的咬牙切齿,出来以后才发现北京简直成天堂了!”

高律师:“今天早晨,我还和老马讲:这种黑暗的专政体制,真是让人民深陷这种痛苦之中,处处都是这样子的,怎么办呐?”

耿和知道了!但她骗了高律师……

虽然高律师叮嘱记者和朋友们不要告诉耿和,但是耿和还是知道了高律师在定州发生了车祸。这里带出了一段插曲却不得不和大家说说。

高律师:“她知道了,她给我打电话打不通,急得她就跑到了网吧,上网看我的消息,就什么都知道了。她说只要人没事就行,她这次也撵我出来,她持续担心的是怕他们这样整天到家里来闹,会把我精神和体力拖垮。”

记者:“耿和很了不起,很多敢于思考,敢于发声的人,在家庭方面的阻力都非常的大。”
高律师:“我常感叹,上天有时候是很公平的,他总有一个方面是绝对的保证你的!”

记者打电话给高律师的夫人耿和……

记者:“你知道高律师的车出事了?”
耿和:“我不知道。”

记者:“哎?高律师说你急得跑到了网吧,知道消息的!我还想问问你是看到哪里的报导?是国内的还是海外的?”
耿和:“我是骗他呢!我哪能去网吧?是那三个人昨天又来我们家,说是要等高律师回北京,要回北京修车。我才感觉到老高出事了,我不想告诉老高那三个人又来我们家的事情,我怕他担心真跑回来,所以才那样说的。”

谈到目前的心情,耿和说:“担心是有的,以后让他和老马开车开慢点,害怕倒不害怕。就像老高和我说的,真的是有神的保护吧。因为很多次了,都过来了,应该没什么。”

记者:“格格怎么样了?”
耿 和:“因为总来敲门。孩子昨天还问我:‘妈妈,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别人的家一样平平静静的生活呢?’我告诉她:‘因为你爸爸选择了他要做的事情,我们就得一 起跟着走,再说平静的家庭,不关心别人的家庭又有什么意思呢?’后来我告诉孩子,等她期中考试,不管她爸爸会不会来,我都会带她出去玩玩,她就很开心的学 习了。”

不知道高律师知道了这段故事会如何呢?

失去了诚信的社会就失去了灵魂

诚信、责任和对他人的同情心,应当是一个社会的最基本灵魂,应当是一个由人类的群体组成的社会当中最基本的灵魂!现在在中国没有这些东西,没有这些东西就等于一个人没有灵魂一样的。——高智晟

高律师到定州的当晚,不得不打车来找旅馆,司机去告诉高律师他们:“你要找旅馆那很远!”实际上附近就有一个旅馆。

高律师:“他就为了多收点钱,就这样告诉你,而实际上别人告诉我们,就在我们附近就有一个。在中国,只有一点能让某些人获利的机会,诚信就几乎变得一文不值!而十几年前的时候,那时的人还是比较诚实的。”

“我们住的这个小旅店,就住了我们三个人,吃了一顿饭,米饭、豆腐干、葫芦瓜、蒜薹等4个毛菜,收了我们70块钱。这样的菜成本全算上的话,全部下来也不超过20块钱,同样的菜和北京的价钱差不多。可是,你吃饭的环境不一样,成本也不一样,菜价却没什么分别。”

高 律师:“你要知道,一个专制政权,它要压迫人民,它不仅仅的是在你的人权、你的利益、你的精神方面给你造成迫害和痛苦,当对一个民族深入骨髓的时候,它会 持续的鼓励一个民族的堕落,或者说它通过这种极端的压制要求你堕落、强迫你堕落!现在我们的民族被中共强制了几十年之后,它使整个中国民族发生了堕落,这 才是对一个民族最大的伤害。”

浪迹天涯看社会

在20多年前,为了生活,高智晟曾经出门在外辗转谋生。经过多年的拼搏,高智晟从免费为医疗事故受害者打官司开始,传奇般的成为了全国乃至全球知名的大陆维权律师。

转眼之间,又因为同样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打抱不平,被打掉了“饭碗”,失去了职业,直至不得不离家出走,再次浪迹天涯。那么和20多前年相比,这一次高律师有何不同的感觉呢?

高智晟思索了一下说:“官权力更加蛮横了,那个时候那个官权力也没有这么贪婪。为什么官权力越来越蛮横,越来越凶残?我思考主要是这样的体制让他们越来越意识到了,他们任何违法和犯罪行为都不会受到处理,权力可以使他们采用多种手段逃避追惩。”

“ 但20多年前的那个时候,整个社会还融着一个东西,那就是整个社会的朴实,整个民风要纯朴的很多。而我的心情和那个时候还不一样,因为我本人的生活和那个 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也是被迫走出家门,但没有那种颠沛流离的感觉,没有那个时候,为了生存、为了下一顿饭、持续的为今天晚上落脚在哪里而犯愁,现 在不用了。”

“现在每走一站,见到的人和电话沟通的人,我们所持续的话题仍然是专制暴虐在中国的寿命问题、看法等等,更多的人都在交流这些 问题,为这些事情而烦忧。但令我们欣慰的是:不管是机关干部还是退休工人?一谈起中国的腐败,那对方肯定是:‘来来来,我们跟你谈,你看我们当地的官员如 何如何……都是这样的。’”说到这,高律师不由笑了起来。

他讲了这样一个例子,就是在定州的第一天,一位当地的退休干部来看望高律师,一说 腐败、一说强制拆迁,老人痛心疾首,告诉高律师:“当地政府前年对他们的住宅区进行强制拆迁,老百姓几次告到中央政府,几次都告诉你们,回去吧!马上解 决,后来的事态表明全部是欺骗。不但没有得到合理解决,还用暴力压下去了。”

老人和高律师感慨:“中国的基层政权只有一种语言——就是暴力,用暴力和你谈!去年我们定州发生的因强征土地的案件,全世界不都知道了?还有多少外界根本不知道的啊!”

“高律师,请到我们家来住”

高律师说,在我最危难的时候,那些善良正直的中国人和法轮功学员对我的关爱,让我的精神和心灵持续的处于一种感恩的状态。

他说:“昨天和今天都有不透露姓名的法轮功学员给我打电话:‘高律师,你放心,到你想去的地方,你的家人,我们24小时守护着她们,她们随时都会得到我们的帮助,但是我们不会去打扰她们。’我听了眼泪都流出来了。”

昨晚湖北的一位女士也打来电话,让高律师住到自己的家里:“高律师,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我们就可以动身到北京,把您的女儿接到我们家来,我们来负责她的生活。我不是修炼者,但我们不怕!我们愿意供孩子上学,我就要看看,我供孩子上学这么一件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湖北武汉的一位机关干部打电话,让高律师住到自己的家里。

济南的一位人士干脆把详细的地址都告诉了高律师:“到了济南,不用打电话,就直接来我们家就行了,想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

天津的一位干部子弟,从去年到今年,每次高律师到了危急关头,都会给高律师打电话,这次也不例外:“高律师,你过来,我们专门给你提供一套房子,吃、喝一切都不用你负责,而且保证你的安全。”

高律师非常感慨:“虽然社会的风气整体日下,但是在事情的经过中,你又看到了中国人中的这种好人,有很多很多,也是两极分化呢!也让我们真的持续报有一种感恩的心情。”

加 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台湾众多海外的华侨也打来电话。说起这些电话,高律师憋不住笑了起来:“我真是惊讶他们的耐心,仅一天时间,他们竟然把新疆卡子湾 水泥厂的情况摸得透透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到的!他们告诉我,水泥厂从2003年就改制了,现在是被个人承包。那几个去我们家闹事的人是原来厂子下来的 人,自己搞得什么公司?连个合法的身份都没有呢?还有的朋友说,高律师,知道你一直被骚扰,就是不知道具体人是谁?这会有地方了,我们可以好好问问他们, 为什么这样对待您?!”

坚持读书的习惯

在定州,高律师仍坚持每天读书的习惯。这次出门,高律师同样随身带了很 多的书。他说:“我更多的时候看书,是不愿意自己思想感到有些枯竭或者有枯竭的危险。再一个,在这样的情况下,强迫自己看书也是对自己的一个磨练。因为我 要一放下书本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临走的时候,孩子哭的那个过程。那天,我们一家坐在肯德基店,旁边就坐了两桌子的警察,我告诉孩子,不要哭,你的眼泪等于 给他们打兴奋剂。”

今天高律师读了一些关于宪政方面的书,像《论法的精神》《中国大陆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的设想》。那么通过阅读,他有了哪些收获或提炼呢?

高律师:“这还需要一个过程,因为这些思想可以说也是我自己思想中的一部分,但是可能没有那么细化和系统。最近我不打算写东西,想看看书,四处转一转。以后我们就以这种方式,每天聊一聊,和大家报个平安吧,再次替我转达对朋友们的深深感谢!”

采访中,有很多关于高律师的琐碎故事,我们会尽可能告诉大家,为了每天上大纪元网站上来寻找高律师消息的朋友们……

采访花絮

高 律师突然想起了昨天的这一段,还是别忘了告诉大家的好。这几天有些特别,每辆跟踪的车里都配了一个女特务,坐在副驾驶的旁边,而且她们看我的时候,都不是 正眼看你,都是头昂得高高的。能感到她们有一种道德的优越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接受她们主子的传达,肯定是:“高智晟不是个好东西,你们执行的绝对是一个 神圣的任务!因为从那些女特务看我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