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文集
高智晟:2006年3月18日绝食日志 ——为苏家屯、李公社、陈光诚、方林绝食声援

6759

今天是每周7人接力绝食的第五回合中我的固定绝食日,全国29个省的554名同胞(其中山东朔州的崔前进等427名下岗工人同时进行绝食)将和我一样度过饿肚子的24小时。

至今天,欧阳小戎已被绑架了32天。

今天也是中共政权用黑社会手法围攻我家的第118天。

沈 阳的苏家屯最近可谓名声远播。苏家屯这三个字骤然间变得不寻常起来,这是因为“苏家屯”三个字和“集中营”这三个字结合在一起,即“苏家屯集中营”。苏家 屯集中营这一称谓正在以不同的模式在这个星球上还有人居住的地方快速的传播和扩散着,它刺痛了许许多多善良人的心,这种被刺至深痛者尤以中国人为甚。当我 在阳台的沙发上听到这一极度令人痛心的消息时,不禁泪水涌流。

这本是惊骇世人魂魄的消息,但我却是在泪水中平静的听完了朋友在电话里的敍 述,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何时、何地、何人兜翻出中共针对中国人民任何惊煞人类的超间罪恶,已不会有多少中国人被惊得呈目瞪口呆状。最近几年中,我所看到 的、我所正在经历的,无不验证着这样的结构规律,即:只会有中共想不到的恶,不会有它不敢做的恶!

苏家屯事件亲历者的讲述,带着血、带着惨烈,平静的讲述文字中滚动着激越,滚动着中国同胞痛苦的悲鸣,滚动着21世纪中国人苦难惨烈的悲歌!

事件亲历者的公开讲述,加之拥据着世界上最为庞大舆论工具的嫌凶中共令人惊奇的沉默,人们有理由相信,恶贯满盈的中共内部反动派,在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上的理屈词穷。

集中营,法西斯血腥杀戮的代名词,它刺痛着人类永恒的记忆!当我和某国政府官员朋友谈起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时,不到一分钟,对方即泪流满面!集中营存在的历史,因其赤裸裸绞杀人类文明的罪恶,让文明人类有理由、有道义及责任对其保持着持续的警惕和敏感!

如 果苏家屯集中营确有其事,这样的事情就已不再属于中国的所谓内部事务,切不可再让中共还自己叫喊说“这是中国的内政”。集中营事件中的罪恶,属国际法领域 公认的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这样罪行的决策者与施行者无论是谁,无论是否受到内国法律的处理,都不能免除责任者在国际公法原则框架中所应当担负的责任。

中 共政权不断放言说它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无数联合国有关条约的签订者,无论它作为一个当事国还是作为一个成员国,它都有义务配合国际社会澄清这个问题。国 际社会也应在此问题上表现出自己的责任和效率,不应无限期的拖延这种关涉整个人类尊严的、这样重大事件真相的调查!国际社会必须清醒:中共是一个人类有史 以来,在犯罪和销除罪证方面最为高效的这样一个犯罪集团,拖延无疑是对可能的销毁罪证的间接纵容。

今天绝食的意愿表达中,我首先表达对中共政权在这样惊天动地的事件上死寂般的不做声的抗议!强烈呼吁国际社会迅速启动对这一事件调查的程式。

3月13日下午6时,河南省温县警察暴力冲击家庭教会,暴力殴打了数量不详的基督徒。其中基督徒李公社被当场打断肋骨,当场将参加聚会的基督徒全体非法拘捕。时至今日,仍有24名基督徒被非法关押,大部分信徒的人身及家宅被非法强制搜查,抢掠众信徒的钱财和数量难估!

我们抗议河南警察的这种公然践踏信仰者宪法权利的野蛮暴行,对遭到殴打的李公社等信徒,对那些仍被非法关押的基督徒,表达我们最坚决的声援!

不 走出家门的绝食维权反暴力、反迫害者,现在也成了野蛮暴政持续迫害的物件。今天是齐志勇失踪的第32天,胡佳、欧阳小戎失踪的第31天,这些失踪者的名单 还有一长串,诸如:蒋美丽、倪玉兰、李贵凤、张淑凤等。还有温海波、马文都等数以十计者被非法软禁。上海人民政府则更是将参加绝食的刘新娟等4人非法关进 精神病院以非人道折磨,令人毛骨悚然。

在对这些正在承受苦难的勇敢者表达敬意的同时,我们强烈谴责中共政权践踏人类所有文明的底线,将一切我们民族中稍有一些责任及良知者,像毫无尊严的动物一样动辄以野蛮关押的反动行径!

今天是我们行24小时29省的绝食,以表达我们对这些正在承受苦难者的声援!

最 近很有一些道德之士,更有一些壮怀激烈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道德家者,竟信口开河说这些勇敢者的承受苦难是源于对我宣导的维权绝食运动的激情支持,从而在 道德上执意贬损这些勇敢者,更有那轻狂者指责这些勇敢的担当者:“他们心中没有人民”,借此以映衬指责者自己的道德“高度”和“心目中有人民”的“高大 ”,将高大及高度自我模式化之心昭然。

盲人陈光诚,仅因为对山东临沂受到计生政策执法者迫害的群体说了一些公道的话,为把一个盲人,一个正 直公民粗暴的隔绝于外部世界,山东省委、省人民政府竟令人难以置信的动用了一切令文明社会无地自容的恶劣手段,围困并迫害了他家一年之久。秘密警察和黑社 会成员公开合群,24小时不间断的、下流的围困骚扰了他家一年后,前几天终于绝望的将他非法抓捕。一年里,这支让山东省委、省人民政府高度放心的流氓合成 群体,在陈光诚所在的村里,制造的恶行可谓罄竹难书,同情、关怀陈光诚的村民被打、被捕、被骚扰者人数者众,更有几名持续扶助陈光诚的村民也遭到了非法暴 力。一时间,山东黑恶势力竟气焰嚣张、甚嚣尘上,对一切文明都不管不顾的末日心态昭然。

今天我们同样要表达对勇敢正直的公民陈光诚的敬意和声援,同时对山东地方黑恶势力践踏法治文明、轻蔑人性及道德文明的恶行表达我最强烈的抗议!

3 月6日,河南开封60多岁的上访老人方林在河南驻京办事处被活活打死。当地警察竟然在第一时间,非法控制了死者的全部亲属,以阻止被害者的亲属继续申告! 今天,我们这些被剥夺了几乎所有的权利者,向死去的老人方林一家表达我们的声援,对至老人死亡的警察,以及老人死后继续对他的家人施恶的警察,表达我们强 烈的抗议。

我们和许多劝说我们的智者朋友一样,明白我们所处的时代,和面对的是何等残忍冷血的制度。绝食的过程是痛苦的,绝食者承受苦难的 过程,绝无唤出冰冷统治机器一丝温情的奢望。但我们须以承受痛苦的勇气和耐力来警醒我们自己,也期望能警醒我们民族中绝大多数善良的同胞,正视、面对我们 社会中严重的、普遍的、却是持久存在的不公正,正视、面对我们社会中的沉重和苦难,使全民族挽起手来,走向我们民族和解、和谐、文明进步的明天。

今天是我的第三个足不出户日,这对“亲密相处”了数月之久的秘密警察兄弟而言,显得有些薄情寡义!我则以为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尽 管我已三天没有去办公室,北京市公安局的几十名警察及便衣和黑社会打手仍呈如临大敌状,坚守和游荡在我的办公室的四周。根据这两天被他们绑架后获释者回馈 回来的消息说,这两天围困不但没有丝毫的松懈之势,他们反而在我的办公楼的北门新增设了岗亭,摆出一副准备打持久战的架势,场面甚是热闹。

2006年3月18日 在有特务与黑社会打手围困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