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之十二) “两会”北京开幕时 接力绝食整一月

6758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3,04) 由高智晟律师等人倡议、2006年2月4日高智晟和叶霜二位先生率先开始的 抗议中国当局在一些地方以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的接力绝食在持续进行,范围从中国扩大到世界很多地方。现在接力绝食已经进行了整整一个月.

* 当绝食者被“匿迹”“消声”的时候 *

在前面报道了参加绝食的胡佳、齐志勇、严正学、欧阳小戎、赵昕、等人失踪的消息,现在他们仍然下落不明。

3 月1日,安徽省宿州市民运人士侯文豹先生,在原定绝食的当天又被警方带走。第二天,他的家属收到了他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拘留的通知。北京高智 晟律师的电脑以及办公室和家中的电话都被切断,唯一能够偶尔接听海外电话的手机,现在多数时间也不能正常使用。我一周来拨打高智晟律师的手机,能通话的机 率不超过百分之一。

高智晟律师说:“许许多多过去一直坚持和我保持电话联系的人,到现在一次还没有打进来,他们还没有获得百分之一的成功率。”

高智晟律师告诉我,他与外界的联络越来越困难,他想对听众朋友说几句话:“你的听众群,是我的朋友,我想告诉大家,没有人能阻断我们的联系。”

问:“现在跟踪您的情况怎么样?”
答:“跟踪的情况如故。昨天又有四名全国各地的来访者被他们抓捕。这是反馈回来的,没有反馈条件的,我们就不清楚了。他们还是像铁筒一样围在我周围。

高 智晟律师说,现在每周的循环接力绝食从上周的六人增加到七人:“星期一是西安的律师张鉴康;星期二是北京的民运人士叶霜;星期三是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律师 何俊仁;星期四是上海被迫害律师、现在仍然被关在监狱中的郑恩宠的夫人蒋美丽;星期五是北京被迫害致残的律师倪玉兰;星期六是高智晟,我本人;星期日是被 迫害流亡国外的律师郭国汀。

上个星期六我绝食的时候,全国同时登记的有十九个省份的一些人在同一天和我同时绝食。虽然是自发的,但是仍然希望能处在一个可控的范围,所以我们每个省最多登记五个人,只有黑龙江我们登记了十五个人。

高智晟律师手中有一份中国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共七十多位自愿公布姓名、(中有些人公布了)电话,愿意接受记者采访和社会监督(从2月25日起)每周六同高智晟一起绝食者名单。

3月3日,高智晟先生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明天又是我固定的接力绝食,明天大概有不低于二十二个省份的人跟我同时进行绝食。”

*“两会”北京开幕时*

3月3日,中国全国政协第十届四次会议开幕;3月5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本集节目播出的时间,正是“两会”在北京开会的时候。我请高智晟律师谈谈他心里的感受。

他说:“确实感到悲哀。2月28日晚上,北京大规模对外地上访的、冲着两会来准备向所谓‘人民代表’申述冤情的人,一晚上大概抓了一千多人。3月1日晚上,又发生了上访者被警察追捕的时候,被火车撞上,两死两伤的惨剧。”

在 不远处看到抓人的上访人士任先生说:“这是28日晚上约十一点四十分到3月1日凌晨一点发生的事情。这个地方全部住的是上访人员,它不是挂牌的旅社,价格 比较低。当时就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出动,也没讲什么,就把人从床上拉起来上车,不知拉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高法”(最高法院)门口的那些上访人住的地上的 那些公民搭的棚都被砸掉了。”

问:“您看到抓人,确切是在什么地方?”
答:“就是在火车站南站,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地方附近,东庄和幸福里这一带。”

另一位看到抓人的上访人士陈先生说:“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和便衣来,把他们强行带走,拉了四车,四百多人。带着孩子的也一块走,没有回来。全带到马家楼,抓走了。”

陈先生又说:“3月1日下午三点钟,截访的追几个他们省的人。被追的跑到四路通那儿,有两个被火车撞死了,详细的我知道。”

问:“请您讲讲被撞死者的名字...”
答:“一个叫石桂香,一个叫李文凤。”

谈到最近一两天的情况,上访人士章女士说:“哎哟,哪儿都是警车,全国各省的警车、警察到处有,好像进入‘一级状态’似的,尤其是上访人居住的地方、上访的地方。一般胆子小都挺害怕的,全国警车全来,抓了不少人哪!”

当 中国的电视屏幕上频繁出现“两会”代表步入会场画面的时候,高智晟律师说:“我替他们感到羞耻。那些个个脸上挂着笑容的人民代表,他们脚下踏着的铺向人民 大会堂深处的红地毯上,浸渗着越来越多中国人的泪水和血水。那些被抓捕的公民,以及前天被火车撞死的公民,他们是冲着人民代表来的。”

* 海外接力绝食声援 *

就在高智晟、何俊仁等七位人士的每周循环接力绝食和各省、市、自治区联合声援绝食正在进行的时候,海外的接力绝食声援也在持续。

【在欧洲】

欧洲区瑞士声援团发起人KO 女士说:“我来自台湾,现在定居在瑞士。我是家庭主妇兼中文老师工作。目前全世界包括欧洲都在支持高智晟,现在都是个人自发性参与接力绝食活动。有从事各种工作的人,有的在家里绝食,或是在办公室。”

问:“请问您为什么参与接力绝食?”
答:“ 我虽然说是从台湾来的,可是我觉得我们都是炎黄子孙,跟中国同胞承传同一个中华民族文化,血浓于水嘛!这次高智晟律师他发起接力绝食,为争取中国的人权、 民主自由,我非常感佩,因为他们真的很艰难。我在海外,环境很宽松,觉得我一定能够做些什么事情,所以我自发发起了这个接力绝食声援团,希望能够对他们有 些帮助。”

问:“参加的有哪些人?”
答:“有东方人、也有西方人。有大学生、设计师、工程师,各种职业的都有,但他们都是个人,不 是属于组织的。我希望中国政府当局能够用理性、和平的方式去面对人民,面对他们所诉求的东西。不要一直用黑社会流氓的手段去打压自己的百姓、自己的人民。 希望中国有一天早日实行民主、自由、人权,把这些属于人民的东西早日还给人民。”

欧洲声援团义工齐葆萍女士是一位退休医生,现在住在日内瓦。她说:“我已经作完绝食了,我是2月8日作的,从8日开始,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说‘我要绝食,我要声援’。日内瓦是‘人权之都’,每年每度所有有人权问题的都汇集到这地方来。”

问:“您为什么参与绝食,并且作义工?”
答:“ 对法轮功镇压那种残酷,高律师写的(致胡温的)公开信,这里司法界、政府、媒体、非政府组织、联合国内外都看到他的三封公开信。大家都感到太震惊,不知这 是什么世纪,以至对国内镇压律师、司法界的这种手段不可想像。在这个时候,每个人就像一滴水一样,每个人做一点,汇集起来,那就是一种力量。”

问:“您是欧洲方面绝食声援团的义工,能不能讲讲欧洲各国的情况?”
答:“例如德国,每天都有绝食的,挪威、法国、比利时、俄国(在欧洲范围)也有。二十多个国家,在各国内部每天都有接力绝食的。不同的人种,不同的肤色。。。还有司法界的人,因为高律师是司法界的,有法轮功学员,有不是法轮功学员,有政界的像国会议员。。。”

【在日本】

日本律师德永信一先生在大阪中国领事馆前和华人一起参加接力绝食。大纪元工作人员吴敏女士和从事教育工作的沈恩明先生介绍了华人接力绝食的情况和德永信一律师的参与,当我采访德永信一律师的时候,也请他们二位作翻译。

沈恩明先生说:“从2月13日开始,每天都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天天在中国领事馆以及大阪法院门口进行绝食。”

我问德永信一律师为什么参与接力绝食,他说:“我是担当在日本的起诉江泽民案件的律师,通过这一案件,我知道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受到非常残酷的迫害,我也想尽我微薄之力来帮助这个案子,能够使迫害法轮功尽早停止下来。”

问:“您这次参与绝食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
答:“我是在2月16日参加绝食,二十四小时。白天在工作,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来中国驻大阪领事馆前,发表了声明。”

德永信一律师宣读他的绝食声明:“今天,我对高智晟律师发起的这场反迫害绝食抗议活动所表现出来的正义与善良表示钦佩。作为希望实现真正日中友好的日本人、作为将实现尊重人权与正义为使命的日本律师,我在此声明绝食二十四小时,声援高律师发起的这场绝食活动。

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有组织的、系统性的迫害,是一场发生在现在的群体灭绝的国际性犯罪。目前,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网页上,针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还在继续,这是这场大屠杀的一个环节。我们要求立即停止这场残酷的人权侵害。2006年2月16日德永信一。”
德永信一律师将声明投入中国领事馆信箱。

【在北美】

北美区绝食声援团义工,作家、时事评论员盛雪女士谈她所在的加拿大接力绝食的情况:“主要几个城市现在都有,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渥太华、卡尔加里。。。”

北 美区另一位绝食声援团义工、网刊《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先生谈在美国各地,人们参与接力绝食采用的形式:“大家有幸一起来做,绝食的形式,你可以到领事馆 门口,也可以在家里,要找一个很方便的形式,但是又显示出你的声音来。大部分通过媒体,或是他们要来采访也可以告诉他我在这里绝食,把这个声音发出去。”

伍凡先生谈他关于这次接力绝食的一些想法:“我总的想法,这个绝食是被逼的、无可奈何的,我们不得不采取这个手段。首先是以高智晟那一批人先带领出来,全世界响应,也是一种施加压力的手段,不是目的。

我 们就是想,要把这个绝食引导到让全国老百姓、全世界关心中国的人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着欺压老百姓的事,被欺压者没有得到公正对待、没有法律保护。要让共产党 内部知道、让全世界知道中共当局那种作法是错的。第二,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你们有这样的特权可以欺负人?谁给了你们这个权力?你看,现在在家里绝食,他要 抓你,不准你绝食。

所以,这是抗议共产党的一个过程。采取的方法就是和平的、非暴力的,这条路是不能停的,要停的话,共产党更会镇压。”

2月27日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发表《全美学自联就声援高智晟律师及维权运动的声明》。

全美学自联主席周健宣读声明。其中说:“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密切关注自去年入冬以来中共警方升级迫害律师高智晟及同仁,特此声明声援高智晟律师,抗议中共警方对高律师及同仁的骚扰和迫害,呼吁立即释放因公民维权运动而被关押的所有人士。”

高 智晟先生自2004年10月起,作为法轮功修练者的辩护律师,在法庭内外为受害者辩护,并上书中共高层揭露司法机构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练者的真相。高智晟律 师因此成为中共警方持续打压、迫害的对象。继非法关闭高智晟律师事务所之后,过去一百多天里,数十名警察天天对高律师实行跟踪监视、围堵骚扰;多名声援高 律师的维权人士被秘密抓捕而失踪。全美学自联注意到高律师已开始每周定期绝食,以抗议警方和政府的迫害。而声援高律师绝食并加入其行列的声浪,已风起云 涌,在海内外掀起狂澜。

众所周知,中共政权一向蔑视普世的人权价值。作为人类社会文明标志的人民集会、结社和言论自由,一直被中共视为洪水 猛兽。“六四”镇压十六年来,凭籍着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机遇,中国经历着傲人的经济成长。然而,在一党专制的独裁体制之下,社会道德败坏、正义无存、腐 败丛生,贫富差距倍增。”

声明中还说:“。。。在这个世风日下的年代,高律师和他的同道以及所有为争取民众基本权益和人权的仁人志士,是我们民族的脊梁!

全美学自联强烈要求中共警方立即停止对高律师和所有维权人士的迫害。以任何形式企图加罪于高律师及其同仁,只会激起海内外更强烈的谴责和反抗。

全美学自联理事会决议成立“公民维权基金”,并呼吁各界踊跃捐献、共襄盛举,以支持国内的公民维权运动和维权人士(www.ifcss.org)。”

声明说:“全美学自联将一如既往,与海内外进步力量和人士并肩努力,促使中国早日融入尊重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文明人类社会的主流。2006年2月27日华盛顿 DC”

由于在国内遭受迫害而离开中国,现在住在加拿大的中国维权律师当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的郭国汀律师,是参与每周循环接力绝食的七人之一。

他说:“我认为绝食运动不在于绝食事件本身,而在于通过这种绝食运动,可以唤醒民众、组织民众、聚拢力量。等于随时提醒人们,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人权,连律师都只能绝食抗争。

所以说,这个运动的意义非常重大,一开始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这次高智晟发起的这个维权活动,现在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我们正在发起一场3月6日‘全球万人同步绝食’运动。”

“全球万人同步绝食”(二十四小时绝食)发起人之一盛雪女士谈关于这次行动的设想:“设想是在3月6日北京时间早晨九点开始,全球按照这个统一时间。倡仪每个人参加的时候,能够佩戴抗暴绝食的标志──蓝丝带,包括其它一些准备工作都是每个地方在当地做。”

盛雪女士说:“响应高智晟的绝食行动,到3月6日已经一个月时间了。很多地方、很多国家、很多城市实际上都在持续举行接力绝食活动,这次只是希望大家把绝食的时间、行动集中在一起,成为一个更大的声势。让整个世界知道今天在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的真实情况。”

【短评】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就一个月来的接力绝食发表评论。

他说:“目前来讲,双方经过博弈,正在形成这种‘常规’和‘例外’;两个层次的一种维权绝食模式。

公安部门要打压的就是你这种常规的每天维权绝食,如果不断地跨地区动员,对他们来讲,这个压力太大,所以严厉打压。像胡佳、齐志勇这些人被关起来,到现在没有任何通知,这就是个典型。

另外一种,是这种‘‘例外‘的,高智晟律师作了些调整,就是七个人的(每周循环)维权接力绝食,还有其他人的‘附议‘。 这种两层模式,既增加了有关部门打压的难度,也给未来时间上的可延续性、空间上的可扩展性提供了这样一个模式。

我认为到现在为止,也就是一个月左右,已经初步成熟。并且经过像维权律师群体内部的疑问,李建强、丁子霖女士的质疑,虽然说这个讨论应该说并不很令人满意,但是总的来讲,已经使得维权绝食的形式在回应当中趋于成熟和更加理智、更加低成本。

如果再发展下去的话,有可能会对全局产生更大的影响。”

问:“您觉得决定未来发展走向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答:“关键要看这个事情的持久性,时间上的可延展性,空间上的可扩展性,这两个东西会影响整个大陆政局的全局。”

问:“对于现在正在计划中的‘全球同步绝食‘,您的感觉和看法怎么样?”
答:“ 最关键的问题是要比较扎实。维权绝食,事实上它的主要的特征是一种象征性的、是一种符号性的,它的符号性的意义在于,一是信任的重建,构建一个爱与公义的 共同体;二是给中国探索一条和平转型的新路,给出一个新的盼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公共层面上的角度,重要的是在于它是一个维权──绝食──护宪三位一 体的维权行动。

从这个角度而言,后面的任何行动都要防止闹剧化、游戏化,现在很重要一点要防止‘作秀’;,过分的表演性质就会使它这样一个严肃性含意受到行动本身的颠覆。

我个人观察和思考,认为近期目标应该锁定为‘遏制警察暴力,推进警察法制’。近期目标:只要被抓的人放回来,然后,全国范围内警察公权力黑社会化滥用的趋势得到遏制,不用警察来对付自己的老百姓,这样一个维权绝食的行动就可以暂停,是告一段落。

但 是另外一点,我个人认为,维权绝食它特别有必要例行化,就是有少数人,有一些人,自愿的每天都在为中国一些冤屈的事情绝食,通过绝食来维权。我觉得这样的 形式是一种比较好的形式,就是少数人的行为可以和多数人的动员区分开来。即使是每天只有一个人持续的在进行这样的行动,对于中国在转型的过程中重建信任系 统、积累社会资源和道义资源很有价值。”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