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高智晟:整个人类社会我和中共关系最密切

6755

(希望之声记者许琳采访报导)2月18日是高智晟律师继2月4日后的第二次绝食,整个一天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忙碌着。高律师向记者详述了目前与外界的通讯情况。

高:你是一个幸运的人,今天除了上帝以外,就是你把第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
记者:您现在对外发声明和文章还顺利吗?

高:我这已经整个被掐断了,网络电话、电话是每两分钟掐断一次,网络也每不到两分钟掐断一次。基本情况下你是决对不能完整的对外进行联络。

记者:您的办公室电话还能通吗?还是只能是国内通?海外打不进去?
高:国内国外你都可以通,但是呢,保证超不过两分钟就给你卡断。但是呢,它很奇怪,它可能是人工的,因为你要是讲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你就可以继续讲。采访是一律不行。

高律师告诉记者他绝食的情况以及家人与他联络的困难

高: 我今天也是绝食24小时。我的绝食24小时是抗议对我的这些工作人员的野蛮迫害,他们根本就是些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人。今天喝了好多的水,我一直在办公室, 一直在办公室,沙发都铺好了。躺一会儿,工作一会儿,就是有种肚子一饿就由不得去喝水,知道喝水也没用,还是要喝。我的胃口平时是很好的。

您现在家里怎么样?家人呀?
高: 唉呀,家里面你说,我每每看到他们我就觉得心里面。。。我就觉得他们仅仅是因为跟我身份关系,老是卷入这样的一些生活的不便,家里面根本就打不成电话。乌 鲁木齐她(高夫人)姐姐今天打来电话刚通了不到两分钟,断了,再打过来,再通两分钟,再断。中共啊,你怎么就做这样下流的事,这是让人。。。唉。

那就是您目前跟家里人联系也是这种情况。
高:百分之百。他俩分钟一分钟半,给你断一次。你这种下流,它在所有环节上都提醒人们──我是存在的,我就下流,我就是流氓。

自高律师的助手被抓和软禁之后,不断有志愿者前去高律师办公室帮忙,均被警察抓走。

现在您办公室外面还有人跟踪吗?
高: 办公室两个门口围的严严实实,不允许志愿者进来,就是要把我握控制。昨天北京的先后上午下午来的两名志愿者都被他们给打住,被守在外面的秘密警察和黑社会 打手给抓走了,抓走以后全部给送回家。今天又先后两次北京的志愿者来的时候又被绑架到警车上,给送回了家。其中今天姓马的一个老人,老人家白发苍苍,花了 几个小时到我门口,被黑社会的这些下流的打手给抓走了,下午给亲手送回家了。只是这两个志愿者被抓以后跟我联系了,那其他人没有联系的那咱们就不知道了, 肯定是进不来。可以下这样的定律,就是整个人类社会,我和中共的关系是最密切的,它时刻都关心着我,就像我时刻忘不了它一样,它不让你忘掉它呀。

您现在一个人在办公室?
高:一个人在办公室。

夫人还得看孩子啊?
高:对,他们得看孩子。

那么,您的目前的工作还能够应付的来吗?
高: 肯定运转不起来啊。现在就是只能叫写东西。就是电话打得着外面的朋友给我打,我打电话他们打,我念他们打。但是这样也不能作为规律呀,因为时间长,它可能 把朋友的电话也给掐断。我今天买了一张卡,250块钱的卡,一天就打完了,哈哈哈。我买的是200块钱,赠送50块钱。250块钱,这就不到一天就打完 了。我这真是高消费,暴政逼出来的。

最后高律师表示虽然他目前是这样的状况,但是有这么多的境外朋友的支持,他表示崇高的敬意。

高: 应该说我们是同呼吸,共命运,我们对境外朋友的这些义举啊,我们更加的钦佩。因为他们几乎是没有什么压力的,我们实际上是一种本能的反抗,就是对我们生存 环境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就是恶劣生活的一种本能的反应。境外,应该说在一个自由的国度里面,在一种轻松的人际关系当中,有这样的选择更加的难能可贵,所以 我对他们表示我崇高的敬意,同时呢,再次代表我的全家,感谢大家对我个人和我们关注事业的关注,对我全家的这种关怀。非常感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