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要解决问题 叫台湾的陈水扁来办 ──中共黑帮围堵我全家的第255天

6725

深圳居民杨圳彪不幸被人暴力殴打致残。然而,更大、更持久的不幸才据此开始。告状,在中共黑帮治下的今天的告状,等待他的不是正义和抚慰,而是更大的灾难和苦不堪言。杨的遭遇在中国极具普遍性。下面是杨圳彪给我来信当中的部份内容:

“2002 年9月29日,我被深圳市政法委、深圳市公安局授权成立的福永镇凤凰治安队的人殴打,当场将我的脾脏打得破裂,造成五级伤残。当时我用手机 (13168706171)向深圳市110警察报警求助,报警不低于30次,但拒不受理。后经120抢救,方保住了性命。伤情稍有好转,我便向深圳市公安 局,保安分局等单位投诉,要求法办凶手,但均拒不立案。在此期间,反而曾多次遭到他们的辱骂恐吓:“我们就是不管,深圳是共产党的天下,看你能怎样。”在 深圳公安局李锋局长全力压制下,这个案件最终都无人敢问津。

2002年11月1日,我拖着残病的身躯向省公安厅投诉后,投诉后才给做了司法 鉴定,却不抓凶手。我于11月15日再次到公安厅上访,于11月,深圳市保安分局才在11月18日将凶手抓捕归案。深圳保安检察院多次威胁、恐吓要我私了 此案,“否则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我拒不妥协。检察院于8月20日做出了本案不起诉的决定,从此凶手又逍遥法外。8月29日我向深圳市检察院去申诉,检 察官说:“申诉无期限,一两年答覆你也正常。”更可恨的是,8月30日我再次遭到不明身份人的暴力袭击,险些命丧黄泉,报案至今无人问津。在此期间,我同 时向人大、政协、政法委、政府、公安以及新闻机构反应,仍无人问津,他们还扬言:“深圳是我们的天下,是我们说了算。”

2003年9月我向最高检察院申诉,引起保安政法委阮开江的不满,其于11月27日大骂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是路边博士和垃圾博士,并说:“让你走完司法程序已经够仁慈的了,你一分钱也休想拿到,要想抓凶手自己去,再告,你性命难保。”

深 圳公安局不欲立案侦察,我被逼于2004年1月9日去南方日报跳楼自杀,后被消防人员救起,最终仍无济于事,同样谁都不管。2004年1月14日在省委上 访后才将凶手抓获,深圳消灭人权集团不甘就此罴休,他们相互勾结,同流合污,滥用职权,唆使保安法院不让我和我的律师复印证据,再次逼我去法院跳楼。该院 于3月2日审理此案,在审理中法官严重枉法渎职,我于3月9日向保安检察院投诉,不但不管,反而再次遭到他们的暴力殴打,报案后照旧无人管。我于15日向 省委反应他们违法和打击报复行为,深圳市政府于3月23日以我越级上访,严重影响司法形象为由,将我劳动教养18个月,并悬赏一万元抓拿我,还派多名杀手 追杀我。

2004年6月10日,保安市法院做出了枉法的判决,民事赔偿不足以支付我丧失器官后的医疗费用。该判决书还不送达我,让我丧失了 参加诉讼的权利。万般无奈,我于11月27日在北京天安门冒着生命危险来堵住中共温家宝总理的车,反而被北京市崇文分局,以违反交通管理法为由拘留10 天,且在拘留期间不给任何洗涤用品,拘捕期满后,他们勾结深圳市政府,于12月6日把我捆绑押回深圳驻京办事处的深圳大厦,非法拘禁起来,受到他们惨无人 道的折磨。那些折磨我的警察扬言:“要解决问题去叫美国布什总统,去叫联合国安南秘书长,要解决问题就叫台湾陈水扁来办。我们是受总理的指示,我们共产党 一贯就是靠杀人和打人起家的。”

12月7日,他们用绳子捆绑我的四肢,并用透明胶布封住我的嘴巴,把我押上飞机。到了深圳后,他们又把我非 法拘禁在深圳保安党校105号房间关押11天,并派黑社会打手24小时看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通讯自由,多次威胁、恐吓:“如果你再申诉、控告,我们就 立即取你的性命,我们是受总理的指示,要灭你九族”。现在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向民主国家和民主人士求助,当正义被玷污,公正被扼杀,良知被泯灭,我将会被 那些执法犯法、胡作非为、消灭人权集团的深圳市公安局李锋局长,政法委孙彪书记等人给害死,以达到让我悉数罢访的目的,他们还非法冻结我的私人财产,简直 是灭绝人性,丧尽天良,如今已把我逼上了绝境,走投无路,特向民主国家紧急求救。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人们,现在我由于脾脏丧失,身体健康每况愈下, 却得不到救治,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危险,谁能救我们呢?”

2006年8月8日,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于东营市姊姊家中

(注:本文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