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沂南“7.20事件”后维权抗暴运动的一些思考 ——即中共黑帮围堵我全家的第244天

6722

今日中国社会,已形成了两大搏弈阵营态势已属既存现实。以中共内部的、以维持反动的专制统治为核心目的而形成的反动势力阵营,和已彻底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 质、,不再相信中共反动势力,内心不再存有丝毫恐惧,且愿为彻底摆脱这个古老民族苦难而舍弃一切眼前利益,甚至是自由、健康、生命的那部分可敬的中国人, 由他们长期的承受苦难的共同经历,以及他们对人类固有尊严价值的坚持及坚决捍卫的共同勇气为核心价值,历史的演化形成的,今天惊动天地的,已坚不可摧、锐 不可挡的中国人民的维权抗暴运动阵营。根据当下双方持续搏奕已形成了的总体的、客观的态势,国内维权运动已到了一个必须清醒的、现实的面对我们阵营的权利 诉求目标及其实现途径的时候了!

赵昕先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明确的提出推进维权运动目标的两个途径,即:非暴力化、街头运动化。这是正确的!但维权 抗暴运动若不明确我们的核心目标,仍继续不愿正面、公开表达自己的坚定,不仅将是中国人民维权抗暴运动历史性价值的严重缺损,今天被视作是国内维权运动领 军式人物的一大批中国人,将来是承担不起这样的有涉整个国家、民族命运责任的。未来的历史不仅仅是会回过头来责怪我们,今天的历史更会无情的惩罚和抛弃我 们。

中共反动势力在其利益诉求上的坚定及为维护不法利益在实现手段上的坚决是国内维权运动阵营所不能匹比的。不清晰的认识并时时的调整之, 目前这批被视作是维权运动领军式人物是不会成就大作为的,而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并适时应势调整的条件,就是这批人的舍“利”字、弃“怕”字。

中 国维权运动此前明确的目标是争权利。这种诉求在它的初始阶段是有足够的存在理由的,但中共内部的那些反文明势力近年来,尤以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以持续 的、坚定的邪恶及卑劣手段表明着他们的清晰立场,那就是:想通过文明、理性和平的法律手段来达到维护权利的目的是此路不通。

中共反动势力最近一系列的动作再明显不过的表明了这样的不容怀疑的态度。去年的陕北油田事件、太石村事件、汕尾事件、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业事件,尤以近年以来司法机关公开以黑帮规则打压维权人士,即以黑帮规则处理案件,已到了一种不再顾及任何人伦底线的地步。

诸 如他们对国内绝食维权运动对付的手段不再带有一丝政权和文明人的印记,汽车摘牌照,人则遮面隐名,黑来黑往,大若京城,小象沂南的东石鼓村,如出一辙,可 谓黑遍全中国。杨天水事件、陈光诚事件、尤以最近至为恶劣的沂南“7.20”暴力事件、周叶中案的反法律判决,以及对《世纪中国》这样的温和网站的关闭事 件这样的事态再明显不过的告诉中国人,有中共在,你中国人就休得来谈利益。

权利被他们视作是他们非法权力的当然附属品。至于法律的明文规 定,那从来都是假的,谁若将之当真的对待,杨天水、陈光诚被非法迫害的处境即为你准备了打压的模式和样板。面对如此一个流氓无赖群体,继续图谋通过法律维 护自身权利,并使这样的政权在法律面前驯服,说文雅一点,那是无知,更确切一点的说法也是两个字,是胡扯!

中国的维权运动至今天,即应明确 这样的运动对权力的坚定诉求,当恶人们非法控制着国家权力,控制着属于我们这些社会公众的权力,并将之变异成他们残酷迫害我们及不断加增他们不法利益的邪 恶工具时,我们维权的核心价值显然应当是尽一切和平的、符合现代法精神的手段,以改变这种由歹徒们非法控制国家权力的非正常状态,以结束中国社会今天这种 压迫和非公义的现状,使国家和民族早日获得文明、健康的长久的发展常态。

因此,在今天的中国,或中国各大区域业已获得相当的维权名声认 可的,已公开了身份的这批人,诸如范亚峰、林牧、孙文广、刘晓波、张祖桦、高智晟、焦国标、赵昕、郭飞雄、滕彪、许志勇、胡佳、郑恩宠、张鉴康、任畹玎、 马文都、齐志勇、浦志强、刘荻、杨在新、李和平、江天勇、李芳平、刘正友、莫建钢、吕邦列、姚立法、严正学、黄崎、李柏光、赵达功、老枭、小乔等独立作家 笔会中的那些精神独立者和孙不二、张启们的泛蓝联盟成员,应当适时应势准确研判形势、抛弃一切与维权抗暴价值无关的私利、杂念及技术和方法的无谓争执,肩 负起时代迫使我们这批人继续担负的历史使命,坚定的投身到力促历史性的摆脱民族灾难命运、完成国家和平转型的行动中来。联合体制内一切文明良心人士,联合 法轮功修炼群体,联合中国家庭教会和一切宗教信仰团体及个体,联合海外民运组织或人士,联合工人、农民、下岗职工和上访群体,明确的朝着结束专制暴政,在 中国历史性的创建自由、民主、法制和宪政制度的方向迈进。

而实现这样的目标的过程,除了赵昕先生最近提出的“非暴力化”和“街头化”外,将要到来的阶段,我们不能再回避“政治化”、“组织化“(并不是指成立所谓的什么组织)和战略性策略,即:非暴力化、政治化、组织化和街头化。

政治化,即是彻底的解决公共权力的为民所授、为民所用、为民督监。改变中国几千年一贯的以权制民的非正常状况,使权力彻底的为民愿所制的文明政治在中国建立。

街 头化,沂南7.20事件模式是也。对于中共反动势力的无知、顽固及不通人性,任何死到临头之前的和平和文明的语言都不能作用于他们。任何精神层面的文明批 判、声讨及精神运动,都会被他们读判为对他们的惧怕,他们截至今天之前的恶行持续的告诉着中国人,停留在精神和言辞层面上的抗争,再持续一百年,也不会改 变这个流氓政权本质的丝毫。

捍卫我们的尊严、权利只有走上街头,和平、却是坚定的表达我们对野蛮专制制度的不认同,不合作及改变之的决心和 力量。胡锦涛7月24日的讲话已再次明显不过的表明,中共反动势力是决不会自动弃恶从良,更不会文明的退出历史舞台。时至今日,它仍然强词夺理的说它的中 共是先进的,而且还要以中共在长征中的匪行和暴行作为先进的精神食粮来继续“教育广大干部,教育广大群众”。无赖嘴脸昭然!鉴于此,若没有渐进渐趋的街头 化和平抗争行动,我们这批人将会成为历史的笑料。

关于组织化问题,成立什么组织,并非社会运动组织化的必备条件。现在在中国成立什么政治性 组织,就等于替中共签发了捕杀通知单。这里的组织化,是专指传导、动员社会及社会运动朝着既定目标流转的技术性的、松散的、且功能性极强的起传导作用的环 节和手段体系,类似今年的绝食维权抗暴运动所表现出的广泛的、迅速的动员和疏导机制(令人痛心的是,之一时间成了鼠目寸光的“精英”者与在这一问题上头脑 出类的清醒着的中共反动势力“合力”剿杀的对象),其最大的特点是广泛性和快捷性。

最近,供职于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位老友托朋友带过话 来,说:体制内的许多人正密切关注并评估着中国维权运动的前景和方向,同时对中国维权运动群体之间发生的争论、掣肘感到失望,并直言提醒我们,历史的无情 规律同样会作用于我们这批人身上,历史有能力抛弃中共,同样就有能力抛弃我们这批人。这位老友还转述说:“今天的中国历史,决不会给你们中任何的投机者以 不该有的报偿!”我们这批人应当清楚,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声。

我们这批人中间没有人不明白,面对中共今天这样的邪恶专制行径,非政治 化的维权无异于与虎谋皮,依然做出相信的样子是因为我们过分悲观的低估了民间力量。私利、惧怕捆锁了我们的双脚,这话是有些难听,我们今天还有多少资本来 互说好听的话中闲庭信步呢!我们为什么看不到连做梦都想压制,乃至禁绝中国维权运动的中共反动势力,却无法在我们面前获得完胜结局的这样的局面呢?为什么 不明白我们这批与各阶层利益联系紧密者的结盟前行的力量能量呢!

最后,在这样的时刻,我也想和我的海外民运同胞们商榷几句,以将你们的行动价值与国内维权运动紧密联系在一起。做一些能做的具体的实事,诸如民主中国宪法大纲草案的起草,民主中国过渡政府的政纲及结构设计,创设中共反动官吏名录网站等工作。

国内维权者所处的恶劣环境,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非常熟悉!恕我说句逆耳的话,那种动辄即施展算计能耐、长于投机、怠于做实事者,实则是正在认认真真的朝着边缘化自己的方向迈进。你们去国多年故土难归,付出的已实在足够多,当然这只是在我们看来。

2006年7月28日 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中


(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