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抗议何德祥们对胡佳、曾金燕夫妇的野蛮迫害 2006年7月29日绝食感言

6721

在写这样的抗议文字时,中共特务对我一家的黑帮式的围堵、跟监、骚扰已进入第245天。

正在胡佳门口以黑帮手段干着围堵、骚扰、恐吓一个公民这种非 法勾当的、中共通州区国保支队的头子何德祥,看到这样的文字时定会大怒,他甚至会认为这样的文字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发怒是人性尚存的标志!尚存人性 的何德祥们,请你们在施行下流行径的间歇想一想,一群十人以上的流氓群体,整日围堵在你的家、或者你的父母家及你的亲人家门口,非法限制你们的自由,跟踪 你、你的母亲、你的妻子,24小时蹲守在你们的家门口进行骚扰恐吓,你们的心里会有何感想!

胡佳的善良、爱心、公义感动着千千万万个普通 人。按照中国社会的传统,胡佳应算得上是一位地道的好人,何德祥们对此更是心知肚明,这正是何德祥们令人厌恶和不可饶恕的可耻!他们,一群男人,一群不亮 明身份的公职人员,几个月来,尤以最近为甚,他们持续的做着下流的事的目地就是一个:迫害一个好人!

胡佳的真诚、善良及爱引来了何德祥们的 几近丧失了人性的仇视和恐惧,这种失态的仇视和恐惧至今年2月份达到巅峰。脱掉制服的中共恶徒们干脆以最原始的黑社会伎俩绑架了他,恶徒们非法囚禁了身染 疾病的胡佳四十多天。中共政权的流氓无赖本质和他们无法无天的嘴脸昭然。胡佳被中共恶徒们放回来后检查发现,其肝病因此耽延而导致了严重后果。

在 一个制度文明社会里,这样的事件是臭不可闻的。公安内部,上至总头子周永康,下至具体执行绑架的恶徒,必会对这样的骇人丑闻付出代价。但今日中国,是中共 黑帮控制着的中国。周永康任警察头子几年,给中共警察群体带来最为明显的变化即是警察迅速的黑帮化。邪恶的中共反动势力认准了周永康的这种邪恶“专长”, 拟提举其为下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核心成员,以使其邪恶“专长”发扬光大!

今天,何德祥们每天不低于十人的、脱下警服的中共警察们,正 24小时的、具体的贯彻着周永康的对中国社会的黑帮控制行径。他们从7月28日起,又非法将胡佳24小时的软禁在家里,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的外出、工作等一 切活动都被八名左右的流氓特务跟踪和骚扰,依然是不告知剥夺他们自由的理由,更不会出具任何书面的手续。胡佳只要一出门,何德祥们就会以暴力阻止他下楼, 双方肢体冲突无数。一个明显的规律是,这群连自己的警服都不敢公开穿的恶徒们,在每次暴力阻止胡佳下楼时,按胡佳的话是:“他们每次阻止我,和我发生暴力 冲突过程中都是会亮一下底牌的,他们每次都会说,我们只是执行决定的,做决定的是不会守在这里来受这份罪的,我们只是执行任务的。”

这 绝对成了每起中共反动势力野蛮迫害事件的执行者的“理直气壮”的说辞。中共野蛮控制中国国家权力五十七年,其所行罪孽正所谓罄竹难书,大至反右运动暴行, 文革十年浩劫,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这样惊骇天地的罪恶,小若今天在胡佳门口的迫害事件,无论大小,这样罪恶的实现,毫无疑问都是由:邪恶的决策行径和对 这种邪恶决策完整的执行行径两部分组成,二者互为实现条件,相辅相成。决策和执行,构成了所有中共罪恶得以实现的两个结构性的方面。邪恶的决策者没有邪恶 的执行过程,其罪恶则无法实现,就邪恶的本身而言,决策者和执行者是没有区别的!它们都是一个完整的罪恶得以生成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 罪恶而在罪责的程度方面,执行者的罪恶同样不能被饶恕。另一方面,何德祥们背后的指挥者,同样又是另一个环节中的执行者,故此,做坏事者则都可以说自己是 执行者,岂不是都可以逃避未来的追惩吗!

何德祥可被视作是罪恶的执行者。但每一个具体罪恶事件中,被迫害者只需也只能记住何德祥们的名字或面孔即可!记住了何德祥们,即不必担心将来找不到何德祥们背后的层层黑手。

今天被何德祥们的恶行软禁在家中的胡佳,我建议你每天应有一段记述骚扰、围堵者们的恶行的文字公诸于众。这样揭露罪恶的文字是十分必要的,这本身也是一种理性的维权抗暴方式,把这群男人的下作行径通过你的文字晾晒在阳光下,是对他们行为的应有“报偿”。

当 然,根据我的经历,你若持续写公开中共恶徒们丑行的文字,你即很快会招致中共特务以及那些向中共特务们摇尾乞怜的文人们的破口大骂。近半年里,《自由中国 论坛》上,在中共特务们的张罗下,相当一部份脊梁骨已经进化到与地面平行了的中国人,好似在没有自由的中国突然发现了一种“自由”的快感,即自由的帮他们 的特务主子们辱骂高智晟的精神快感!对我的文字揭露的中共特务们的下流行径,内心深处充满胆怯的他们假装惊讶和不相信,转而扮作出一副愤愤不平状,争相替 中共特务抱打不平,他们假装出迷信人间常理,以常理推导出我的文字中揭露的特务们的丑行是不可能发生的,进而和特务主子们遥相呼应,摇尾乞怜状至忘我的境 地,据说这群软体动物的东西至今仍乐此不疲!

当然这中间也不能排除确有对中共特务的下流行径不愿意置信者,所谓眼见为实嘛。我身边就发生过 这样的情形,那次在四川成都火车站茶座候车大厅,我从卫生间出来描述特务们围观我解手的过程事实时,马文都先生听完后一脸茫然,我笑曰:“释疑你的困惑过 程很简单,请先生到卫生间走一遭!”文都君入厕,特务们尾随并“完满”的为我澄清了事实。

我的经验是,应对网特及其争相献媚的那些软体东西的攻击、谩骂之上策即是:不惑,不忧,不惧及不理睬!今愿说出来与胡佳夫妇共勉!

今天,我们在固定的绝食日继续绝食,除了继续抗议中共警察针对各地和平抗争公民的野蛮暴行外,同时表达我们对长期遭受中共秘密警察迫害的胡佳夫妇的声援及对恶行的执行者何德祥们的抗议!

2006年7月29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堵的日子于北京家里
(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