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情感世界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铁骨柔情高智晟

6714

(希望之声记者许琳报导)二月十三日,高智晟律师回北京的第二天,本台记者在采访高律师目前对待楼下的秘密警察是否仍然遵循年前的原则给他们送热水和文章时,高律师的回答为我们的听众展现了不畏强权铮铮铁骨英雄的另一侧面。

联结收听

记者:目前在您楼下还有那些便衣警察在监视您,您还是以您以前的那种原则吗?就是说早上给他们送热水,晚上还是送文章?

高 智晟:哎呀!这两天他们运气不好啊,我都开水喝不上,夫人不在,我一天紧紧张张,我连饭都不做着吃,一天都吃一顿饭,保母也没在,夫人也没在,我这才想到 了家庭的重要。我都着急的不行,我说这等于我的手都揲了,确实是结构性的一个功能缺位呀,没人给我做饭,家里边一切都是空荡荡的。

哎呀!我都没时间到商场去,每天是早晨喝两袋牛奶,自己就烧出来,然后是晚上,每天晚上很晚回来,就是面下到锅里面,然后抓了放点盐,哎呀,这是我多年来、二十多年来吃过最难吃的面,但是你还不能不吃,不是为了保重身体,而是肚子饿得不行,呵呵呵呵。

在谈到从老家带回的豆面时,高律师又谈到了他的母亲。

高智晟:就老家带来的豆面,前天,我是每一年回来,我母亲都给我擀着豆面带着。这次回来,嫂子他们心很细,担心我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肯定回来心里难受得不行,这时候就不是有没有面吃的问题。但是他们给我准备了以后,提前几天就放到我车上来,我那天突然走掉了。

回来以后,我自己整理的时候,我自己也是泪流满面,感觉到今年和去年是整理一样的东西,但是却不是我母亲给我准备的,她再也不管这些事。今年回去以后,我大哥他们也都说,母亲离开了也好,说要不离开,要知道我今天,状况肯定也是难受些。

对于夫人和女儿是高律师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亲人,尤其中共当局长期对他女儿的监视,高律师谈到孩子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抗争。

记者:您夫人和孩子马上要回来的话?

高智晟:夫人肯定有影响,夫人每次跟我走路的时候,她由不得回头看。

记者:她有没有劝您就是算了,别再跟它们斗了?

高智晟:没有。她从不劝我不要和它们斗。她唯一规律性的给我建言,就是注意身体。

记者:你女儿怎么样?

高智晟:女儿挺好的。后来我们一直告诉孩子,“没人跟踪你,没人跟踪你。”

记者:但是她也能够看到呀?每次下楼啊?

高智晟:她看到了。她知道跟踪我,但是现在没人跟踪她了。去年年底我们就淡化了,你就跟她讲说,没人跟踪?嘛。

记者:她有没有跟她的同学、小朋友去讲这些事情?

高智晟:我估计讲了。因为她的同学给她出了主意,他们电脑上打出一张纸,上面写着狗特务没头脑,被她举过头顶,每次放学的时候把它拿出来。后来我就跟她讲,我就说,让她不要这样,我说,?没看那些人,?一看他的时候,他头低下来,证明这些人羞耻感还没有完全的泯灭。

记者:就是孩子也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

高 智晟:呵呵呵呵,她还觉得很好玩。但是任何情况下、任何华丽的解释,都不能排除、无法止灭我对中共派特务跟踪我女儿这种方式下流的本质,太下流,无论决策 者和执行者都下流。孩子做什么呢?孩子仅仅只是因为她和我的身分关系,就对孩子长期施予这样的流氓式跟踪。连孩子都瞧不起你们。

记者:夫人和女儿回来的话,你有什么不管是从心里上、措施上有什么防范的方法吗?

高智晟:我不需要防范,因为现在全球都知道,我们全家24小时被中国的秘密警察给保护着,我们是安全的。

高律师最后谈到很高兴同《希望之声》的听众交流,并感谢听众的关心。

高 智晟:我当然是非常的喜欢和听众朋友进行交流。我更欣慰的就是,我经常能通过和您的交谈得知许多朋友在关心着我们,尤其关心我家人和我自己的安全。有时候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很激动,就是人性善的一面,这是我们共同的东西,同时是最有力量的东西,也是最让人感到激动的东西。我们没有见面,我们 没有共同的利益,但是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不认识的人关心着我,我对他们表示最美好的祝福,同时表示我的感谢。

记者:谢谢您!高律师。

高智晟:好,谢谢!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天下纵横》节目录音整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