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专访高智晟律师:我命在天何所惧 暴光邪恶就是安全的秘诀和砝码

6708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壮士振臂护善良,冲破黑幕响四方,浩然正气天地鉴,一呼百应高山仰。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三次为法轮功直言上书胡温后,虽遭当局迫害并不退缩。高律师的良知与勇气广为世人称颂,高律师的胆识与睿智为熟识的朋友所称道。

高律师的安危更是紧紧牵动着人们的心。中国农历新年前,高智晟律师回陕北家乡过年,北京友人为安全起见一路相伴,海内外很多正义人士的心也随着高律师同行,从北京牵挂到陕北,每天无数电话问候,关注高律师的行踪和安危。

高 律师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感慨地说,“我不断地从全球各地的关注和关爱的过程中获得能量。……我一直持续地处在一种感恩的精神状态当中。这么多人的心灵 支持,而且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信神的人,他们的心灵支持是非常巨大的力量。因此我感觉到,我目前和中共的处境来比,是他们孤独,而不是我孤独。”

有朋友称高律师是奇迹,高律师说,其实这本应当是规律。专制独裁者的心里非常阴暗,我们把它所有通过阴暗心里谋划出来的过程暴露在阳光下,这就是安全的秘诀和砝码。窒息邪恶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所有的罪恶,所有经过阴暗心里谋划出来的恶行,昭然天下。

高律师曾对跟踪他的公安说,“我的命三分在人,七分在天。你们就算谋划得无比精细,也只不过占了三分而已,那七分是由神掌握的,你们要我的命比登天都难。……”

停在高律师楼下的写有“安全”字样的警车(大纪元)

“雄狮”与“猎狗”

高 律师指出,做坏事的人是非常低能和怯懦的。“17日晚上出事后,他们18号早晨应该若无其事的正常的继续跟踪我,这还有可能让人怀疑不是他们干的。结果 18日早晨清一色的全部撤掉,到了下午2点左右又蜂拥而至。可能内部吵了一上午之后,还是拿不出一个好办法,就继续跟踪。”

“恰恰跟踪了85天之后,出现了一上午不跟踪,证明17日晚上那件事对他们心灵是有些冲击的,网上铺天盖地的报导使得他们不得不研究今后的对策。”

高律师说,“17日之后,他们显然调整了策略,开始远距离跟我,决不愿意近距离。我家门口也不围了,跑到300多米以外,像小偷一样盯着你。19日,我去敲他们汽车的窗户玻璃,他们倒车就走,4-5个彪形大汉怕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

“我看他们的行为特别像动物世界里面那种怯懦胆小但是又看着一个目标不愿意放弃的动物。我觉得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用一个最恰当的形容就是,一头雄狮,身边围了很多小猎狗。”

“狮子跟前经常有吃的。猎狗一直小心翼翼的想到狮子跟前来,但是又没有胆量和力量,非常怯懦和矛盾但是又不愿意放弃。他们好像觉得我随时能够一巴掌就把他们的命要了。那些秘密警察,我有时觉得他们也挺可怜的。”

高律师说,“正是因为我的持续揭露和抗争,以及全球正义人士的支持,才使得他们有所顾忌,甚至后来几次绝望的想跟我摊牌。”

一直打电话辱骂高律师的那个人,大年初一打电话对高律师说,我现在想通了,我再不骂你了。高律师笑着说,你这是一次革命性的想通啊,你竟然能放弃骂人的这么一个大的举措。

那个人又说,但是我必须跟你强调,我以前骂过你的我不收回。高律师回应道,你完全可以不收回,因为无论从技术上还是理论上,都是收不回的。你即使要收回,我都帮不了啊……

大概是24、25号左右,那个人也打过电话给高律师,他对与高律师同行的北京朋友说,17号晚上,我们作为个人,我们真的没有想要撞死他。我们作为个人,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做……

但是第二天,他又打来电话说,我不是安全部门的人员,你们不要胡思乱想,昨天我以安全人员身份的一番小检讨,是我说错了。

高律师说,“这个人持续地处在一种极大的矛盾当中,他的心里极度的矛盾。证明他是一个可造之物,是一个可救的人。”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 (大纪元)

我命在天何所惧

高律师说,与专制独裁政权抗争的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不惧怕它。“你要怕的话,就会乱方寸,就会提心吊胆的生活着,而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恰恰相反,你这边坚强起来,坚决的面对邪恶,它那边就弱小了。”

有朋友称高律师是奇迹,高律师说,其实这本应当是规律。专制独裁者的心里非常阴暗,我们把它所有通过阴暗心里谋划出来的过程暴露在阳光下,这就是安全的秘诀和砝码。窒息邪恶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所有的罪恶,所有经过阴暗心里谋划出来的恶行,昭然天下。

“他们是一种非常阴暗的心态来策划这一切的。如果你把它当作压力去对待的时候,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高 律师说,自去年11月他再次公开上书之后,国安、公安谋划了对他的四次行动,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高律师毫发未损。第一次是联合国官员访华期间,公安在高 速公路上跟高律师撞车。第二次,高律师和腾彪博士在一起的时候,被撞车。第三次,是1月12日对高律师一个小时的抓捕。第四次是1月17日高速公路上的撞 车未遂。

高律师曾对跟踪他的公安说,“你这么多次都失败了,足见你这么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想要一个人的命是多么的难。……我的命三分在人,七分在天。你们就算谋划得无比精细,也只不过占了三分而已,那七分是由神掌握的,你们要我的命比登天都难。你们以后不要操这么多心了……”

高律师回乡拜祭母亲 (大纪元)

感恩心答谢四方

1月17日,高律师险遭“车祸”,消息一经传出,国内外大批人士互相传知,网上谴责中共和声援高律师的声音风起云涌,海外媒体争相报导,给高律师打电话的海内外人士每天持续不断……

高律师农历新年回陕北家乡过年,牵动各界的关注。每天不断收到全球各地打过去的电话。仅大年初一,高律师就收到几百个祝福短信加电话,以大学教授、大学生及律师居多,而其中百分之八十左右,是全世界各地各界的素不相识者对他及他们全家的美好祝愿。

法国一位朋友打过来电话对高律师说:我每天都在关注你的行踪,全球都在关注你的行踪,关注你的一举一动。

每天电话无数,高律师有时候想休息2-3个小时,结果又是一阵波澜,许多人把电话打到乌鲁木齐高律师夫人处,有的千方百计找到连高律师都不知道的人,报警说高律师不安全了。

高律师感慨地说,“我及我们全家深深的感谢大家,与大家的美好祝福一同到来的是爱和力量!我不断地从全球各地的关注和关爱的过程中获得能量。”

“我一介草民的行踪和安危,却牵动大家的心……我非常感动,我一直持续地处在一种感恩的精神状态当中。这么多人的心灵支持,而且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信神的人,他们的心灵支持是非常巨大的力量。因此我感觉到,我目前和中共的处境来比,是他们孤独,而不是我孤独。”

高智晟律师在陕北家乡 (图片/叶霜)

中共末日已近 胡仅是一个道具

高律师提到,刚才正和朋友谈论一个话题,胡锦涛过年到延安去了,所谓的“与老区人民共度除夕共迎新春”,“看望慰问干部群众”,营造“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的假象,回忆共产党当年如何从那里发迹,其企图无非就是号召人们再给共产党加持能量,苟延残喘。

听说胡锦涛到延安,高律师和朋友们举杯相庆,他说,“倒不是因为他也跑到陕北来过年。而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中共气数已尽,走到尽头了。从有神论的角度来讲,我们认为这是中共的轮回到了,他们又回到了起点,起点也是终点,这应该是神使鬼差的。”

过 年前,高律师和朋友们曾开玩笑说,如果胡锦涛今年要跑到延安这样的地方去的话,那是最愚蠢的一招。“胡走过了西柏坡、古巴、北朝鲜等,现在到延安,我们认 为他最后一个耐着性子不应该去的地方,也他去了。从人的层面上来讲,刚才我的朋友有一句话,就是‘黔驴技穷了’。他们实在找不到一个起死回生的伎俩了。”

高律师说,事实上,你可以分析一下,去年的“保先”,今年的反覆强调“要遵从党章权威”等,今天跑到延安,这都是共产党已经考虑到其生存危机了。

延安离高律师的家乡只有200多公里。高律师的朋友说,你跑到陕北,胡也跑到陕北去,这分明是正邪之战。高律师说,“既然是宇宙中正邪两种力量的较量的话,胡锦涛仅仅是一个道具,他是魔的一个道具,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神的一个道具。”

“胡锦涛到延安去,从对人的悲悯角度来讲,我们感到非常悲哀,感觉到他没有反思的诚意,没有任何清醒认识的迹象,更没有放弃邪恶的迹象,仍然是想继续使这个邪灵获得苟延残喘的能量。这很荒唐,也很糊涂啊!”

高 律师说,“当今的中国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愚信,无论你共产党说什么,人们都不相信你了。有一个现象,中央电视台每年歇斯底里的搞一套所谓的‘盛世大联欢 ’,它可以把虚伪无耻的谎言表演得淋漓尽致,但是有一点它做不到。它不能使像我这样的人、家庭,还有我周围的人,坐到它的电视机跟前,无论它歇斯底里到什 么程度,我连电视机都不打开,我整个一大家子都不看它的节目。”

高律师一字一句坚定地说,“最终必然是我们笑着迎接未来。无论他们企图对我如何,包括肉体上消灭我,但是我所代表的价值将最终在中国取得胜利。”

高律师的轿车成了陕北家乡最高级的接亲车 高律师忠实的当了一天的轿夫 (图片/叶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