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今日中国生比死更可怕 一对山东老人的控诉

6671

本文以下所有文字均系死者父母控告资料中的原文:

"惨死大学生孙杰的妈妈叫王焕梅,爸爸叫孙守禄,家住山东济阳县生产资料公司院内,为儿申冤九年多了。

孙杰1995年大学毕业,在大学是班级干部,组织能力强,并带头无偿献血,毕业后分配在济南槐荫区大金农业银行营业所任职。被害年龄21岁,正在接业务中被害。孙杰这案件是“案中案”。

一、 孙杰在95年9月8日被济南市槐荫区大金派出所长“许方”等人打伤,扭进派出所多次故意密谋动用各种酷刑,摧残的毒打,将孙杰多次铐在院内树上反铐正铐, 并将孙杰架出派出所大路上伪造车祸现场,架出去、架进来多次,将孙杰铐在树上活活折磨打死。孙杰惨叫声用言语无法表达。手段非常残忍、影响特别恶劣。

(1)打得孙杰左眼外面青紫,内里眼眶上面打得掉下一块三角骨头,眼内里红肉都快遮住眼球,外面没有一丝破皮伤,孙杰是戴着眼镜的。

(2)孙杰头颅骨在解剖时看到颅骨由正中向两侧一直裂到百会处下。小脑都淌了,两侧颞骨骨折都是瘀血,外面没有一丝破皮伤。孙杰的嘴内伤是被毒打时拚命呼救,被这群野兽用东西塞烂的,外面没有一丝破皮伤。

(3)孙杰的双小手臂是跪着前铐、背铐铐在树上被毒打时痛得拚命挣扎磨破的对称血肉模糊痕迹,孙杰左胳膊上面外侧有电警棍击的青紫痕迹,前面是块圆青,后面点点点三道横青线。双膝盖长时间跪地对称青紫痕迹。

二、1995年9月16日济南市公安局组织综合调查专案组的调查证实材料在卷中所证。还有9月16日法医给孙杰尸体做的检验鉴定结论的综合材料在卷所证,卷中还有相片资料,都不给我们。

三、孙杰这案件是徇私舞弊不移交的刑事案件案,刁难九年多了。

省公安厅济南市公安局及槐荫区公安分局,有的主要领导一条龙的串通一气,故意伪造材料、改变刑事性质,弄虚作假,引满事实真相,隐匿、颠倒黑白,故意袒护,包庇掩盖事实,徇私枉法,利用职务便利不办案,不移交,有罪不认定,该诉不诉,该补不补,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

(1)1996年元月16日槐荫区公安分局和槐荫区农行偷着把孙杰尸体从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冰尸处运到济南栗山火葬场,没经受害人父母知道,买通了火葬场“按着孙杰病死的”给火化了。受害人家属没签字,他们故意毁尸灭迹。真提尸单到现在还在我手里。

(2) 1996年8月19日济南市公安局往公安部报的伪造调查报告,是一份弄虚作假,改变刑事性质的报告,说孙杰死亡系意外事故造成,“可能系车祸所致”。他们 又说是病死的,又是摔倒致死,又是车祸所致,三个死因,都没有科学法律依据,没有肇事现场。真正打死孙杰的第一现场在派出所。

(3) 1996年10月11日省公安厅邀请公安部刑检二所法医到山东省济南验孙杰的尸体“孙杰尸体在96年元月16日被公安局火化了”。只有一盒骨灰放在火化 场。公安部二所来济验的谁的尸体?做的谁的鉴定?他们搞伪证妄图想帮着杀人犯逃脱罪责,这是办不到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故意杀人犯一定逃不出法律的惩 处。还我儿一个公道,维护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尊严,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

山东省政法委书记高新亭一直干扰孙杰的案件不办案。公检串供一气伪造材料,照抄、照搬往上交报假案。

这 九年多我们老俩口为了弄清儿子惨死的真相,遭到多次非法拘禁关押,每次每人就是两个多月,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有病不给看,要药就给戴手铐,发烧烧成肺炎, 身上生满了虱子。我们老俩口在寒风中,烈日炎炎之下到处奔走呐喊,呼吁还遭受恶警察们的拳打脚踢,警棍乱捅,打得遍体鳞伤,掐得脖子上都是血痕累累,遭到 多次迫害打击报复。2003年11月10日上午九点多钟我们在新华门国旗东边站着,一名025430警察上来就对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拳打脚踢,摔打倒 地,当时头上打起一个皮球大的血肿包,警察还说“新华门警察打死人不偿命!”

2003年12月12日上午八点多钟我们老俩口到最高检察 院交表反应问题,最高检以谈话为名将我们骗进去,动用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防暴大队:警号:008056王义,007968,008014十几名警察使用暴 力打伤并掐着我们的咽喉,挟着脖子上的动脉,用毛巾捂着鼻子、嘴掐出去500多米,我老伴当时就休克了,我也晕过去了。

2004年4月 26日上午八点多钟我们老俩口到国务院,人大反应问题在门口又遭到山东省、辽宁省联合截访者30多人的毒打,非常野蛮、狂暴、惨无人道往死里打,在我们身 上踩、踱、踢,使我们肋条多处骨折、骨断,右脚骨折,眼眶青紫,软组织损伤,造成我们老俩口终生残疾,剥夺了我们的人权和宪法规定的为儿申冤的权力,连我 们的生命都没有保障!去北京天桥派出所报案又置之不查。

关爱别人的生命就是关爱自己的生命,否则你也随时可能被剥夺生命危险之中。这还是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法治国家吗!天理何在!法治何在!

尊敬的先生、女士、同胞们:我们现已筋疲力尽、身心交瘁,无钱也无能为力,整日露宿街头,捡剩饭菜活着。请伸出你们正义的双手,匡扶正义,禁暴除恶,救助我们这些无能力为儿申冤的苦命的老人吧!还我们人权!还我们自由!还我们生存权!

联系人:王焕梅"

2006年7月18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