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请各界关注天津的“太石村”事件

6669

最近中共媒体公布了一个所谓的调查数据,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宣称,经过大规模的问卷调查表明,中国的党员和群众有97%的人对党的“先进性”教育取得的 成果感到非常满意。这不仅是一个令人饭喷的数字,它更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数字。共产专政的邪恶和恐怖不仅仅在于它欺瞒世人,自我欺瞒、相互欺瞒,最危险的是 它们将这样完全背离客观实情的数字、状态、情形等作为“现实的一手调查结果”提供给了它们的最高决策者!这也正是那些像齐奥塞斯库那样的、正持续陶醉于所 谓的“繁荣、强大、全党异常团结及人民与党水乳交融”这种汇报的独裁者,直到掉脑袋时仍死不明白的玄机所在。这样的97%的“民意”结果更表明,中共党员 几乎是整体的不再对中共组织抱有丝毫的责任感,几乎整体的对党讲假话,也表明了这个党已经完全进入了纯虚幻时代。至于所谓的被调查群众则更是对中共的这种 “调查”视若儿戏,索性儿戏待之。

广东的太石村事件一度曾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因为有一些国内知名的知识分子的介入,更使得那里村民的悲惨境遇及中 共地方黑恶势力野蛮打压村民的正当权利的恶行备受世人关注。事实上,在今天的中国大地,无处不是中共黑恶势力控制下的“太石村”。但更多的象天津市北辰区 西堤头镇东堤头村这样的、完全被中共的大大小小的黑恶势力恣意暴虐的村民们可没有太石村村民的“幸运”。他们不能获得像太石村那样的外部文明世界的声援和 支持,他们象动物一样被驱赶、殴打、长期蹂躏,他们状告无门,与那些恶徒们的呼风唤雨状形成明显对比的是他们处于完全的无助及任人宰割的境地!在此,我强 烈呼吁今日中国那些尚有文字行动能力和行动自由的知识分子们关注今天中国农村正在持续发生的无底线剿杀人民生存权的普遍的恶劣现实,给他们以能有的帮助! 我们今天的绝食,首先对这样的被压迫的同胞以声援,强烈抗议暴政对农民权益的暴虐。下面是我对今日因揭露中共干部腐败而被追杀的逃跑者所交来的控诉材料的 部分摘录,对这样事件控诉的同类材料在我这里有几十起。

“高律师,我们是天津市北辰区西堤头镇东堤头村村民的代表,受五千村民的委托,向你 控告区委书记李文喜、镇党委书记宋加林、村长羽广龙利用手中的权利为所欲为,侵吞国家征地补偿款、毁田毁地、侵占集体资产,组成黑恶势力等违法犯罪事实。 他们横行乡里,欺压村民,为害一方。村民的怨声载道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村长羽广龙上任两届六年时间,个人财产剧增:六年前的的羽广龙生活平淡,只有三间 平房,六年后的今天,羽广龙拥有上千万的毫宅三处,百万轿车数辆,如奔驰、奥迪、本田等系列轿车,每天过着奢侈的生活,消费上万元。为此,恳请各处对我们 控告的情况给予高度的重视,拯救村民于水火之中。

一,、2005年8月,因修建京津塘高速公路2线(音),征用我村耕地,实际总面积为 500多亩,而村长羽广龙在党员会上说只征用了262亩,按照国家占地每亩补偿款为3.5万元,共计917万元,其中还贷款300万元,其余款项至今下落 不明。我们在2006年3月30日,对实际占地进行了现场测量后得出实际占地数值是500多亩,如果同样是按照3.5万元补偿的话,土地补偿款应该是 1750万元。比羽广龙说的多出了330万元,这其中还不包括地上付着物的补偿款。如此巨大的补偿款究竟流向何方?虽然村民反覆要求公布征地的实际面积和 补偿的所有款项,但均遭到区、镇、村的拒绝。

二、在国家的征地过程中,区、镇、村合伙非法变相倒卖耕地,谋取不义之财。他们在170亩的耕地上挖取土方18万立方米出卖,实际破坏耕地50多亩,现在已成为一个大坑,已彻底破坏了耕地资源。

三、村委会在京津塘高速公路2线工程中,为骗取国家补偿款,造假打了52眼假井,骗取国家520万元的补偿款。然而,该补偿款至今去向不明。

四、村委会干部毁坏耕地,侵占集体资产问题

1,自村长羽广龙上任6年间,他自己无偿圈占耕地建工厂,别墅三处约100亩耕地。
2,经区镇村非法批准,东海液化气公司非法开发、非法占用农民耕地、建房四百亩。
3,村长羽广龙未经区、镇土地管理部门同意,私自将耕地卖给张春河(音)、李玉良(音)和天津水泥构件厂等单位,非法占用耕地640余亩,用于构建厂房。
4,我村河南的3100亩耕地都是村民的口粮田,被村长羽广龙以每年每亩450元转包给他人,仅此一项六年就是870万元,然而村民的口粮田被剥夺6年却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偿。
5,我村菜地2200亩,村委会每年向村民每亩收取100元的款项下落不明。在村长羽广龙的指使下,村委会成员张羽得(音)趁京津塘高速公路2线征地之际,强行霸占菜地50余亩,自己搞开发获利。村民赖以活命的菜地被强行占为己有。
6,几年来,以羽广龙为首的村委会不断的占地、卖地,村民赖以生存的好耕地在不断的减少,已经由2000年的6740亩锐减到5095亩耕地。村民的耕地在不断的减少,而村民却不能获得一元钱的补偿。这种状况继续下去,这里村民所面临的局面是可想而知的。

五、村委会组成的带有黑社会势力的团伙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为害一方。

1, 首先村治保会组成人员的张永林(音)是网上通缉犯,刘则鹏(音)是刑满释放人员,蓝闻良(音)是正在监外执行的人员,张得军是在大西北服刑12年的刑满释 放人员。由他们集训刑满释放人员、监外执行人员、网上通缉人员、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黑恶势力团伙,在近5年的时间里,以维护村秩序为名,动用私刑、欺压殴 打、恐吓,有恃无恐,危害一方,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2003年4月23日,冯建深(音)等5人被东堤头村委会分别骗到村委会,关到治安屋里,不由分说上 来就拳打脚踢后,关到小花园后用镐把打,之后又在治保会的小屋里用,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按了40多个蘸着盐水的图钉。而后,让他们高举双手面向墙壁站了二 三个小时后脱掉他们的衣服,又用镐把打。还让他们的家属交一万元后放人,如不交就要把人送到分局。除了两人的家属因分别交了7000元和8000元被放回 外,其余三人被黑恶势力送到了分局。

2,2006年3月30日的下午,村民在村口议论征地赔偿款下落不明的问题,被蓝闻良(音)等为首的黑恶势力的80多人、驾驶20多辆小轿车,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打,打伤了妇女、老人十多人,其中两名老人已双残。村民打110遭到关押等。

3,黑恶势力已经形成了组织力强,号令统一,人员众多,聚散能力很强的团伙,他们除了持有打人的工具外,有的还私藏枪支,其中刘傅齐(音)就藏有五连发短枪。

以 上控告是众多被殴打欺压的个例,村民遭打殴打欺压的事例数不胜数(高智晟注:根据寄来的材料看,仅2006年2月30日至6月29日的三个月的时间里,就 发生了16起黑恶势力暴力殴打村民的事例,16人被打伤打残)。村民对这些黑恶势力即恨又怕,却又无可奈何。村民们不禁要问,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我们 到处上访,为什么到现在他们依然是有恃无恐。这是为什么呢?

六、2006年6月22日,东堤头村80%的村民推选了自己信得过的人选,以 2382票比164票的的绝对优势选出了东堤头村的第六届村委会人选,腐败的前村委会见大势已去,与西堤头镇政府选举委员会公开作弊的选举活动,他们全体 出动,把全村几十名黑恶势力纠在一起,展开了打、砸、贿赂、威胁、欺骗等手段。几十名黑恶势力聚众在村里示威,叫骂,他们砸毁群众的宣传车,殴打群众,用 砖头砸住户玻璃威胁村民,一村民的脊梁骨被打断。他们为了拉选票,连续几天在村里大摆宴席,封官许愿,用赏金的办法拉拢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为他们卖命,伙同 黑恶势力走门窜户,强行索取户口本,威胁村民,有的村民只好把户口本交给他们。他们用骗来和抢来的户口本到政府那里领取了选取证,他们把选举证直接扣留, 所以很多村民就没有选举证,所以他们直接剥夺了村民的选举权。本村的五个村办企业被强迫以‘谁不选老村委,就马上被开除’的胁迫选举他们;每张选票以 200元的价钱强行收买。6月29日,选举委员会完全不按程序进行,选举法第29条明确规定,每一个选民接受委托投票的不得超过三人,而这伙人每人都手持 大把大把的选民证入场投票(就是骗取、强抢村民户口本领来的选民证等)。他们轮番往箱子里带票,有的人竟轮番好几次。选举委员会成员视而不见,群众十分气 愤,在群众几千双眼睛的监视下,这伙人就这么作弊。”

现在,这个村坚持向上级党组织讲真话的所有党员、群众都被当地的黑恶势力追杀,他们已经是有家不能归,紧急呼吁世人给予帮助。在此,我也再次呼吁国人起来关注这些同胞的命运,关注中国社会快速滑向危险边缘的恶劣势头。

2006年7月15日 在中共特务围堵我全家的第231天于北京家里


(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