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文集
高智晟:抗议中共特务强闯我私宅的流氓行径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07天

6665

今天是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绑架欧阳小戎的第19天,这样的罪恶仍在被无法无天的中共政权无限期地延续着。

一位有良知的山东律师,因获悉北京警察将我 带走的消息后,连夜启程赶到北京与警方进行交涉要求放人。当得知我已安全回家时,这位兴奋难抑的勇敢青年非要与我见上一面,我向他强调了见我的危险,他说 被抓应当算不上是一种什么危险,我们应当看他们监狱里面能关多少人?但就是在我们见完面后不一会儿,这位正直的青年人被秘密警察绑架后关押在北京站的派出 所里。昨日获此信息后,一则我因逢主日聚会,二则最近来见我的人被他们非法绑架后一般会被非法关押三到十二小时后获释。今天早晨起床后,王律师的手机仍无 法接通,于是我决定去北京站派出所要求放人。八点四十三分出门,手机等一应随身物均留在家里。我是乘坐公共汽车去北京站的,一上公共车,将近三十名秘密警 察挤上了我乘坐的那辆大巴!这是我首次与秘密警察在公共车上同处。让车上的其他乘客惊诧的是,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无一例外的全部像中东地区的那些阿拉伯 妇女一样,个个用大头巾将脸捂得只露两只眼睛。许多市民还议论着说:“今儿是什么日子,这么暖和的天气,老人小孩都没有事,一群大老爷们怎么都把脸捂 上?”议论者始终没有弄明白这群决心保住脸面的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做!约十一点四十分,获知王律师已获释时,我在成群但仍不愿露脸者的簇拥下返回。当我准备 回家取手机走进我们的楼房单元时,三名秘密警察(其中两人在我家门口围堵了一百多天)竟站在离我家门不到两步的楼梯上,摆出一幅流氓相,明显挑衅地看着 我,对我而言这样的场面早已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当我打开锁正准备进家门时,这三名流氓竟猛扑过来往我家里冲。今天我的表现不及夫人十分之一,令我没有料 到的是夫人大叫一声“无耻”,同时猛扑过来将那猝不及防的三名秘密警察推出了家门,差一点儿连我一起推倒在地。三名秘密警察被惊的仓惶奔逃,夫人竟穷追至 楼下,三名刚刚还一脸天地不怕神气的秘密警察犹惊弓之鸟,一眨眼便逃得无踪无影。

中共政权最近几天在如何搅扰、恐吓我一家的问题上可谓绞尽 脑汁。一天出一个新花样,绝对的规律就是下流及无法无天。私人住宅权神圣不容侵犯的价值,是今天整个有人类踪迹的地方,被人类共同的尊奉着,但这样的普世 价值,从未获得这个流氓政权的一丝尊重,尽管它早就将这样的价值写进了宪法。我一家强烈抗议中共特务的这种抛弃人类最基本廉耻的暴行。这样的恶劣事态表 明,中共内部的反动派在对我一家的迫害问题上已无任何限线,对我一家的流氓恐喝,试图深入到我的私人住宅里施展,这种肆意践踏及挑衅人类固有文明价值的恶 行,更加加增中共内部反动派、反人类文明及反人类社会基本道德罪恶的纪录。

更令人痛心不已的是:当我下楼准备去办公室继续今天的绝食时,走 到一个大停车场,刚才一直用身体撞击我的六名特务无赖式的围在我的周围,不一会儿,他们将我堵在中间,令人断乎想像不到的是,他们竟一起喊着,“一二 三,×你妈!一二三,×你妈!”,这样的过程竟持续了近七分钟,我当时平静的和他们说理,但我内心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今天适逢我母亲去世一周年的忌 日,我问他们:“你们年纪轻轻,你们对这样的过程没有一个自己的基本判断吗?这样过程成了你们的工作内容,它正当吗!”他们自顾不停的重复着他们的叫骂。

根据今天反馈回来的信息,又有四名全国各地来准备看我的人被非法抓捕。

中午,日本《产经新闻》记者来访,被围在办公室的警察强制带到警车上盘查。警察告诉记者朋友,“北京市公安局有命令,外国媒体要采访高智晟,必须经过北京市公安局批准。”

16点获知,我律师事务所的合伙律师王新国,昨天下午从新疆回京后,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时,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对方未出示任何手续,被非法审讯了12个小时,即单人轮换着审讯,折腾了一整夜。

王新国在北京没有自己的家,他就住在我们的办公室,无论他怎么申诉,那群不通人性的警察就是不听,却不断的向他重复着:“要么离开高智晟,要么就收拾你,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从小关派出所出来后,王律师又变得无处可去了。

中 共给中国人定的人权标准是整个人类社会最无耻的标准,他们这个标准叫生存权,表明在中国,人的生存也被视做是一个被恩准的权利。就这样低的可怜的权利,有 时中共蛮劲上来,也不管不顾的侵害之。最近中共内部反对派把这种蛮劲使到了极至!赤裸裸的以一切不耻于人类的手段来剥夺我一家的生存权!正常人很难理解, 即便是明天就让我们家全部饿死,中国人揭露中共罪恶,讲真话的声音就真的会窒息吗?这是断乎不会的。就像今天,他们的很多行为让人不理解,犹如今天那群年 轻人在围堵、辱骂我时,一位北京老人大声问他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谁会没有自己的母亲,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对你们自己有什么好处吗?”老人 的话落,他们一哄而散!

人类社会请记住,在人类的历史上,还存在过且仍存在着这样的一种制度,请我们记住它。

2006年3月6日 在有特务与黑社会打手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办公室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