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高智晟:杨在新律师 请随我来

6661

(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只要有我在,决不会使杨在新的生活进入困境!”这是高律师听到了广西杨在新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遭到律师事务所解聘的消息 后,说的第一句话。这位同样因为法轮功直言上书而遭到中共当局打压的著名维权律师,不仅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被勒令停业,连他的两个侄子也因此无法应征入伍或 被部队解甲回乡,包括他夫人方面在内的祖宗三代的亲属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调查和威胁。即使这样,高律师表示:造成我们持续关注法轮功问题的是政府,6年的镇 压,掩盖着政府空前绝后的反人类的罪恶。他充满信心的认为:“06年、07年,会有更多的良心律师在法轮功问题上站出来。”

杨在新律师于北京 (大纪元)

杨在新律师 请随我来

临 近年关,外界朋友将杨在新律师的消息传给了封闭在山村中的高智晟。高律师表示:我听到杨在新律师遭到打压的消息时,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但是当时我是有一 种担心,担心杨律师在遭受了如此打压后会做出一些邪恶乐意看到的一些选择,或者在这种压力下,作出其它痛苦的选择。但是,我们没有看到杨律师言悔、也没有 做出那样的选择,这是令我们非常欣慰的 。

当天,高律师便和杨在新律师通了电话,告诉他:“经济上的困难,只是技术问题,技术问题总能解决。和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有饭吃,就会让你也有饭吃!” 过完年,高律师邀请杨在新到北京,他说:“我们有的是事情要做。过来,到我这里来,先走一步。困难是暂时的。”

高律师鼓励杨在新律师:“有一点是不能改变的,那就是你的既有价值和道义价值不能变!”

杨在新律师的儿子毕业后还没有工作,女儿还在上学,夫人也没有工作。当局目前使用的手段,等于变相的威胁了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不敢接受杨在新律师,也就意味着杨律师无法在律师行业里生存,等于断了一家人的生活来源。

被中共掐断了生路的杨在新仍是铮铮铁骨,不言后悔。他做出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我就学外语出国,哪怕打工。

但高律师坚决地打消了他的这念头。他说:“国内的勇敢者敢于站出来讲话的,敢于帮助国内受迫害同胞的律师,本来就凤毛麟角。当局之所以下死手打压,就是为了阻止国内更多的律师的跟进,郭国汀已被逼走,如果你杨律师再出国,那还了得?”

他说:“杨在新不在这个体制能做律师,我们可能会惋惜,但我们不痛心,因为在这个暂时的过程中,我们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只要我有饭吃,就会让杨在新律师有饭吃!”

高 律师表示:对杨在新律师的这种卑劣的打压手法,一直是邪恶能量组成的最邪恶的一部份。无论是对杨在新律师的打压,还是国内其他异议人士的打压也好,打掉这 些人的饭碗,让你无法在它的体制内生存,株连你的亲属,让你不得不屈服,为了家人,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道德、良心和勇气。这是它最下流的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淫 威手段。

高律师说:“但是,今天,它也却只能如此!连它们自己也应该感到悲哀,因为我们已经可以离开它而活下去!”

高智晟:我为杨在新律师的勇气感到骄傲

在 高智晟律师三次为法轮功自由信仰者发表致胡温的公开信后,他先是收到了有关部门的连续的谈话警告,事务所无端遭到多次“检查”,接下来以荒唐的理由勒令他 的律师事务所停业,包括12岁的女儿在内遭到了24小时的监视跟踪,高律师本人遭到秘密警察的多次威胁推搡、甚至险酿一场人为车祸。这一切,高律师每天用 自己的纸和笔,公告于天下。

但是,还有更多的遭遇,高律师都默默地放在了自己的心里,并没有向外界公布。

高律师有两个侄子,大哥的孩子在部队已经服役2年,05年本可转成志愿兵,部队也通知了本人可以延期服役。突然一天晚上,高律师的侄子被军官找到询问:你是不是有一个亲叔叔叫高智晟?

高 智晟从一名普通的复原军人一路拼成中国现今最著名的律师,一直是部队里传送和尊敬的传奇人物,对于每次被问到同样的问题的孩子,叔叔的名字是一种骄傲,此 次,孩子也毫不迟疑的回答:是!是我三叔。结果却是被通知:你的三叔有严重的政治问题,你不可以继续留在部队。孩子不得不回到了农村务农。高智晟四弟的孩 子,已经定好05年12月1日入伍,因为同样的理由,又被退回。还有……

高律师说:在知道我本人因为触碰了法轮功问题而遭到当局残酷打压的情况下,杨在新律师仍义无反顾的站出来,还能坚定不移的做这些事情,帮助那些受到最血腥迫害的法轮功自由信仰者辩护,这更加值得人的敬重!我为杨在新律师的勇气感到骄傲!

他说:“中国的良心律师会越来越多地站出来,中国的良心也不会因为打压而枯竭!”

维权不能挑肥拣瘦 法轮功问题无法回避

前 一段时间高律师在海外媒体的采访中,对国内的知识份子在法轮功问题上保持的沉默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批评,对此后周围的反映,高律师表示:显然这些批评刺痛了 某些人。我们的呼吁他们没有响应,但我们的批评却让他们有了迅速的反应:或者用文字或者用电话的这种方式,我们不愿意这样的局面出现。

高律师说:“我的言论从不保留。当我把当局镇压法轮功真实的头盖彻底掀开以后,在中共当局再也无法掩盖这种真实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国内有维权身份的人士,都应该有自己的声音,如果说维权还挑肥拣瘦的话,我们很怀疑“维权”的这种真实的心态!”

“ 我们特别要澄清一个问题:不论他信仰什么,他是什么身份,只要他是一个公民,在受到非法的迫害时,我们就应该去帮助他维护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基本的权利。 我这么多年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像法轮功这样遭到政府野蛮迫害的自由信仰者站出来说我应该说的话。这几年,京租房的问题、野蛮盘剥出租车行业的问题、拆迁制 度问题等等等等,我们每一年,都要对这些在国内受迫害最严重的群体提供法律帮助以及我们的关注。

当我们把注意力关注到法轮功这个群体之上的 时候,发现这里竟有政府空前绝后的反人类的罪恶,这是让我们持续关注法轮功问题的一个主要原因。原因在政府那面,并不是在我这里。我只是一个个体的特例而 已,即使我高智晟保持沉默。也不会所有的人永远保持沉默,未来一定会有人出来做,这一点是毫无疑问!包括中共它也不要怀疑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罪恶的发 生,也就不会有我们这样持续的关注了。

对于当局为何对关注法轮功问题的人士采取如此毫无理性的整肃手段,甚至不惜引起国际影响,高律师表 示:这要追述到当局当初镇压法轮功的合法性问题和镇压的动机问题。政府对凡是对法轮功提供帮助的人的这种非理智的打压,恰恰证明了他们的另一面,也就是当 年他们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的不理智。这还是一种最文明的说法。而我们在调查中看到的,还不仅仅是一种不理智,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针对人类的一种犯罪!

国内的很多的维权界人士在和高律师交流时表示:在我们维权群体中,有人能够持续的关注法轮功问题,这就是我们整个维权领域存在的价值!

高律师认为:“那么是不是需要所有的人都要来关心,那是个体的选择。但是有一部份人能够对这个问题持续的给予关心,起码保住了我们维权界的面子。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把维权和我个人的行为分开来谈!”“我们经常讲,应该把那些赞誉给那些做事的而不是说事的人。”

会有更多的良心律师站出来

在高律师完成了第三封公开信回覆了和外界的联系之后,在第一时间给国内的一些知名的维权律师打了电话,希望能得到声援和跟进。杨在新律师也本着良心和勇气站了出来。但就像外界所看到的,大陆法律界仍然是一片寂静。高律师分析了其中的一些原因。

高 律师说:“可以这样说,在我的三封公开信之后,中国的律师没有人不知道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的罪恶。在全国各地给我发来的数以百计的短信中,全国各地的律师 占了三分之一。他们都肯定了我做的事情,但是都表示我们不敢做。他们说:你做了,起码在历史上留给中国律师的不全是耻辱,而我们自己仍然是处于耻辱当 中!”

目前正如外界所看到的,在国内律师触碰到法轮功问题时,当局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打压手段,像郭国汀律师、杨在新律师以及高律师的遭遇,给外界的感觉,中共似乎在疯狂的用一切可能的办法阻断这条路。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国内还会有其他的律师敢于在法轮功的问题上站出来么?

高律师毫不犹豫的回答:“会有人站出来,这是毫无疑问!在法轮功问题上,当局极度失去理智,或者说处于一种极度的疯狂。其实,连中共自己都清楚一点:法轮功问题再来两个中共它也压制不下去的!”

杨在新律师的遭遇会不会给那些维权律师更多的恐惧和压力呢?

高 律师认为:“这要看律师个体的这种思维价值观念问题。如果在前两年,让我知道有律师因为法轮功问题遭到打压案例时,就会迅速的把我的注意力引向法轮功问 题。所以,当局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打压手段,对我这样的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那么像我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中也决不会是唯一的存在!”

当记者问:一个杨在新,您予以援手,假如从现在开始,再有4个5个扬在新律师走出来,那将会是个什么局面?

高律师坚定且迅速的回答:“这不会是一种假如,06年07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律师站出来!”

记者问:你有这个信心么?如果真的再出来3个4个杨律师,高律师你该怎么办?

高 律师:“我有这个信心。当局这种迅速的让你山穷水尽没有饭吃的残酷打压,也是很多律师不能做出最后选择的一个主要因素。所以,当我听到杨律师的遭遇时,我 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能让杨律师没有饭吃!如果断了这种没有饭吃的后顾之忧,那么对当局这种打压的恐怖的接受就会大大减少。”

“再出来3个4个杨律师,我还会尽我的全部力量去援助他们!当再出来30个40个杨在新的时候,他们就不需要我们援助了!”

大年初一,高律师用自己踏踏实实的行动,给受打压的同行杨在新送去了一份新年的礼物。对自己的更多的同行仍抱着坚定的信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