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文集
高智晟:迫近式的跟踪又回来了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01天

6627

今天是即欧阳小戎被中共非法绑架的第13天,至今生死不明。

恕我不喜客套,迫近式跟踪是最不健康的一种跟踪方式。这种跟踪方式决策者的流氓心态,通过这种跟踪方式执行者在具体跟踪过程中的不健康表现发挥得淋漓尽致。

前 几天,有位中国北方的警察同胞打电话给我,其在首先向我表达了他及他周围的警察朋友的敬意后,提出说:“希望高律师在今后的文章中不要再说中国的警察是流 氓,不要把这样的词用在警察身上”。无巧不成书,深圳前天也有一位公民打电话过来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并说:“高律师,你应当向中国的警察道歉,虽然他们的 目地是很见不得人的,在实现这些目地的过程中也很下流,但我想他们个人也都不愿意这样干”。

借极具刺激的言辞使文章获得力量从来就不是我所 喜见的。对于大部分警察个人,基于无数种他们自身无法改变的理由,而不得不成为暗昧的、专制独裁者的行恶的最直接载体的处境,我一直努力坚持着我的理解。 对一切只要在内心已经认识到自己是专制独裁者行恶的工具,但暂时不得不吃这口饭的警察同胞,我甚至愿双手捧上我的尊重。凡是具备了这种心理认识条件的警 察,他在具体的、不得不作恶的过程中,也是很会留有些应有的、且是能有的余地的。但我看到的却是一些警察个体对自己的人性无底线且无理智的放纵,个人的恶 劣人性借着体制固有的恶被无限的放大、无限的蔓延。心理阴暗、行事狠毒、却全无理智羁绊的痕迹。没有100天的亲身体验,断难理解、更无法体认我及我一家 人对一些跟踪者从人性深处的对他们的厌恶!我的言辞有时是带有些锋芒的,但这锋芒在射离我的主观之弦时,直指的对象都是那作为专制暴徒的警察,而非任何具 有警察身份的个体。我不止一次特别的强调过,时至今日,这个竭尽一切非法及不道德的手段压迫我全家的专制政府内是没有一位个体同胞在我心目中是具体的敌 人。专制制度通过警察来针对我一家施恶!这样的过程多是以不健康的流氓手段来施行的,而我的语言又大多不能反映那种种手段不健康程度的十至一二。

没有任何警察是以个人身份来参与对我一家不光彩的迫害过程的,我也不会把批判的锋芒指向任何警察个人。

事 物是有着其固有的内在运动规律的。春节前,秘密警察对我跟踪的不健康心态每必至登峰造极,其主要表现方式即是通过完全无赖式的、迫近式跟踪,而迫近式跟踪 的主要功能即是:从被跟踪者的内心深处来羞辱他。故此,欲实现迫近式跟踪的效果,必要精心挑选那些适合这样过程的人来执行,临近春节前的那批秘密警察,很 是具备了这样素质的!他们的“风采”已借着我的笔名动全球(他们不见得会感谢我)。昨天是他们跟踪、围堵我的第100天,我无法揣度说这是一种刻意的安 排,但昨日晚上即第100天结束时,这种跟踪方式又应时而至,而且,最适合这种跟踪方式的那批“老朋友”又悉数复位。

昨日晚上,我全家去饭 店吃饭。没有任何外人,仅我们一家去吃便饭,因夫人脚拧伤未愈,而我又属宁愿上刀山,却不愿上厨房者。一出门,一群“老朋友”呈蜂拥状护送我一家上饭店, 我们一家在里面吃饭,他们尽职的守在门口。吃完饭后下楼,我们一家走出大楼时,他们快速的奔向各自的车辆,显得紧张异常。簇拥至我们进了家门后,他们又消 失在北风劲呼的寒夜里。今天早饭后下楼去办公室,那群“老朋友”迅速围拢,恰当就位,贴身跟着进了办公室。如此这般,下午又把我送回了家。我的办公大楼的 管理者,可能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从2月27日起,人民警察主动提出要在门口站岗,却是每日坚决要站上它24小时!最令他们纳闷的是,这些主动降卑的警 察不但要站岗,而且要换上他们的保安服来站岗。

2006年2月28日 在有特务与黑社会打手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