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高智晟向自由亚洲电台谈遇袭经过

6625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导)维权律师高智晟星期二晚被一曾跟踪他的车辆及一辆军车夹击,险酿意外。高律师星期二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官方对他动手,早有先兆,并在全国搜集他的材料。与此同时,有包括警察在内的老百姓对高律师表示支持。

联结收听

记者:“高律师吗?”

高律师:“你好!”

记者:“昨天什么事情?”

高律师:“昨天对我来讲那是太突然了,因为双方都在高速行驶中,他们突然急煞车。它这种急煞车,至少能够制造出我恶意撞他们车的这种事故现场。如果他们的人受伤,他就可以抓我,这是我的一种推断。

另 外一种就是说,在这种高速行驶的情况下,他急煞车可以把我治成重伤。他急煞车的声音很刺耳,我也开始急煞车,几乎同时急煞车。所以我的车犁田以后,离它的 车大概有一公分左右的距离,我要看它后面的牌照,因为它后面的牌照是报纸包上的,两个车的距离很近,没法看了,我就走到前面去看,结果没想到因为他车没有 熄火,猛然启动来撞我。

这一撞啊,刚才我讲,有时候我个人的强悍,使得我经常能大难不死。我迅速的就闪开来,我一闪开我身体是撞了,我感觉 到我整个手掌是托在他汽车的前引擎盖上。藉着这一托的弹力,我就又往后一跃,就跃到后面的花园里。这时候军车就扑过来了,也就是说我要是不走开的话,军车 过来又撞我一下。

昨天我们感到和往日不同的就是说,以前都是一群没有牌照的车跟我;昨天始终就这两辆车,地方牌照就是8233那个车,它把前后的牌照都用报纸给包起来了。它以前跟我,它在后面跟;它昨天一直在我前面走。

另外一个,昨天出现第一次军车跟踪我,它的前面跟后面牌照的牌号上同一数字都用报纸给包起来,你就看不清它完整的号,但是我感觉他们是刻意让我看到是军车在跟踪我。”

记者:“撞您那个车,其实您以前也看见过,是吗?”

高律师:“它临走的时候,它报纸掉下来后我看到他的牌照。回来以后,我夫人说这个车号很熟悉,我一查,去年12月30日它跟过我。”

记者:“除了这一次,还有什么其他征兆呢?”

高律师:“最近几天展开一系列的全国范围内针对我的很神秘的行动。一个是军车出现了跟踪;另外一个是,我二十年以前在喀什的一个叫拉斯厂的打过工,这几天突然就是二十多年前和我打过工的同事被找去谈话,了解我二十年之前有没有什么犯罪行为或者劣迹表现。

另外是最近几天,浙江有一位快退休的干部,他曾经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说他非常敬佩我做的事,他想退休以后到我家来做义工。就这么打了两次电话,他被安全部门找去谈话。

河南的一个教师也给我打电话声援我,也被公安部门讯问了六个小时。新疆的一个朋友经常打电话声援我,前天晚上一群警察闯到他家里面去。

所有这几天全国各地,都有因为声援我而被警察调去谈话的人,也就是他们没有任何和人民这种维权诉求沟通的心态,还是跟“文革”一样这种野蛮打压。”

记者:“那您现在会不会又有点开始担心呢?”

高律师:“我不担心。因为刚才第一次接到一位警察给我打电话。他说,高律师,我是跟你说的,也是给中间监听的人说的,我就是警察。

他说,我必须警告中间监听的那些人,中国善良的警察和有力量的警察多的是。他说谁要是把高智晟律师怎么样了,只要你跑到地球有人的地方,我们就要把你抓回来,我们就有能力把你抓回来。

他说高律师你听着,我周围有一群警察,每天都在关注你的安全。我听了很感动,我第一次警察给我打电话。我老是对警察有些偏见,我觉得这确确实实不应当,有时候就是一种常人的弱点。”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