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其它
高智晟  >  专访高智晟
RFA:专访高智晟谈被警方拘捕经过

6541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迪采访报导)因法轮功受迫害问题而向胡锦涛温家宝写信的维权律师高智晟,星期五中午被北京公安当局扣押了一个多小时,引起各方关注。记者林迪当晚电话采访了高律师,请他介绍事件的经过,分析背后的原因。

记者:高智晟律师您好,请您就今天的事情简单的介绍一下经过好吗?

高智晟:今天就是当局在练兵,他们练一练手,一个是看看手下抓补人的安排,再一个就是看看外部会不会有什么反应,甚至国内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记者:听说是他们对着您录像,而您反过来拍他,他们就对您动手了是吗?

高智晟:对,因为这70多天以来,这些警察都是用这样的流氓手段对付我们,今天有一群律师朋友来看我,我和夫人就准备和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下楼的时候,从办公室出来就差点和几个便衣撞个满怀,到了楼下,又有几名便衣,走了出去,又有一群。

其中有一个就躺在车里面就对着我们摄像。刚好我手上也有摄像机,所以我也对着他摄像,他就这不愿意了。他就从车上扑下来口出恶言说:你知不知道你把摄像机这样对着人是侵犯人权呢?

我说:我素来是口才极佳的,但是面对你今天的这句话,我突然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我说竟然从你的嘴里蹦出“人权”两个字来。他反问我说,他为什么不能谈人权?

这个便衣就让我要把摄像机给他留下,如果不留下的话,就不准我走,他们就在大马路上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大概二十来分钟。

在 这过程中便衣的情绪就越来越失控,今天下午几次采访都不好意思提到一些不好的话语,我是个基督徒。我说您冷静一点,我说一则我是基督徒我不会骂人,所以我 不会骂您,第二我看您的年龄也跟我差不多都在四十岁以上,我们的年龄都不应该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骂人。他还叫喊着,我骂你又怎样。

这时候旁边的江律师也过来说,不管怎样说你不要骂人,骂人你就不对了。这便衣就说:我骂你又怎样。过来就开始来就推了我两把,江律师看不过去就堵在中间说:你不要推人,你凭什么推人。便衣反而走上前去推江律师说:我就是要推你怎样。

旁边就围观了几十个人,我就开始讲这个过程,我说我不得给这些围观的路人讲两句。我说我是高智晟,由于我持续的揭露政府野蛮迫害我们信仰同胞,我给政府写了公开信以后,他们没有能力去制止犯罪,反而以犯罪的手段来迫害我全家。

这时,这个便衣感到局面失控了。便喊着你侵犯我的人权,我现在就打电话要警察来抓你。

记者:所以跟踪的都是便衣是吗?

高智晟:对,都是便衣。

记者:一共有多少人?

高智晟:今天下午跟踪我的就有三十多个人,果不其然,这个便衣一打电话,警察一会会就来了,就把我抓上警车带走了。

到了那里以后,这个便衣就要扑过来打人,警察说你不管是什么身份,到了警察局,在我们眼里你们都是当事人,你这样对待对方,在我们这儿是不允许的。他说,好,等离开这儿我就收拾你。相当的嚣张。

然后警察就准备问话做笔录,我说:你没有资格给我做笔录。警察说:你说得是什么话。我说:我家就在你们派出所旁边,我家被包括这个人在内的一群流氓包围了七十多天,你们装聋作哑,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做笔录。

记者:你认为带你走的警察明明知道你和这些便衣的身份?

高智晟:是,因为警察一来的时候,我说:警察,你不要在这里装模作样,你非常清楚我和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关系,你非常的清楚。他说:你们什么身份关系我不管,反正他说你侵犯他的人权,我就要抓你。那你就抓吧!

记者:不做笔录,最后怎么样了?

高智晟:最后他就把我叫到另一个办公室说:你也别为难我们,我们是小人物小单位,大事我们管不了,你的事是大事,咱们管不了,谁敢管你周围的那些人,我们可没本事去管,我们也没办法。你不同意做笔录,你说的也有道理。

我说:那就不要限制我的身自由我要走。警察说你走不走也不是我们说了算,我们要请示,他们去请示了领导就请示了一个多小时。

记者:总共被他们扣押了多长时间?

高智晟:十二点一刻进去,一点半左右出来,大概一个多小时。

记者:你们就分别走了?

高 智晟:对,这个便衣临走前还对着我说:一离开这个地方我就要收拾你,你瞧我离开这个地方以后怎样收拾你。江律师对警察说:您听到了,是不是用警车把我们送 回去。我说不用,我的个性就是这样,江律师你跟我走,就他这句话我马上出去看他怎么办?看他如何动作。我就追出去,可是他跑掉了。

记者:您是怎样去看待这个事,一开头说起他们是在练兵。

高智晟:我用练兵这两个字可以说是最精练的解释。

记者:这是某种预演?

高智晟:对!是种预演,他们最近非常的狂燥不安,从今天下午对我和我夫人的跟踪来看,不是个偶然事件。下午我们去一个商场,他们派了三、四十多名的便衣。

记者:就是说最近有些奇怪的迹象?

高智晟:前天晚上一个晚上来两次到我家里面来查户口,可是荒唐在那里呢?每次只要我们一开门他就跑掉了。您知道这样一个政权都堕落到这种下流程度。

记者:您认为对您跟踪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高智晟:您想我给胡温政府野蛮迫害法轮功写信的第二天就开始跟踪了,后来对我的跟踪加码是在12月12日我又写了第三封公开信。

记者:而且也出去亲自调查了。

高智晟:因为我们本来是建设性的意见,结果他们使出这样野蛮的手段,我非常的忿怒,我就在他们的监控之下逃跑出去,又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次。所以他们现在就不计一切代价也要看着我,至少也要把我的人身自由限制住,不让我到外地去。

记者:您认为接着他们会怎样?

高智晟:您知道这是一群疯子,很难推断他们会怎样?

记者:您被他们停牌照一年是在跟踪前还是跟踪后。

高智晟:是在11月4日,跟踪之后。

记者:您认为有多大程度上和陕北案有关?

高智晟:律师事务所的停业和陕北案无关。

记者:但是这样的跟踪看来是跟为了法轮功写信给胡温有关?

高智晟:是的。

记者:对他们而言,为法轮功呼吁是更大的罪名?

高智晟:是的。

记者:虽然您被扣押了一小时,但迹象是很值得注意的。

高智晟:是值得回味。

记者:希望您保重。

高智晟:谢谢!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