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陈光诚案 疯狂下去是胡温的唯一出路 ——即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226天

6492

据说胡锦涛今年的七一讲话是高喊反腐高调,听闻其因此还博得了一些喝彩声。在这一点上,胡锦涛的头脑要比那些喝彩的人要清醒的多。今天,留给胡锦涛的、留 给整个中共领导人还能高调叫喊的领域除了干吼几声要“坚决反腐,绝不手软”之外,还有哪些领域能让他们无所顾忌的吼高调呢!

高调反腐是一个什么概 念?什么样的状态才可被视做是高调反腐!这是具有一个无限弹性的空域,当年的斩首陈克杰是高调反腐,当年若对陈克杰的贪行公开高调训斥一顿,同样也可被视 做是高调反腐。即便是纯粹的干吼反腐高调,对喊者而言,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在反腐的高调子方面,谁还能比当年的朱镕基在这方面的口号嘹亮呢!尽管他在这方 面未建寸功,但他却同样获得了一片喝彩声。今天的把亲民戏演到了极致的温家宝,在作反腐秀方面也是一点也不比他的前任更拙劣!他同样经不起明白过来的人民 一句“你做了些什么呢”这样的考问。

我想,胡温也不会不知道共产专制的邪恶本质。共产专制原本邪恶,中共已将这种原本的邪恶发挥至极致。国 际著名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那里有更为精致的说法:“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当胡温两位同胞的生命深处还未能生出摒弃专制政体、创建民主宪政 新中国的大勇之前,他们,任何人,他们唯一的出路只能是顺着这部庞大机器的邪劲往下走,直至进入地狱。图谋用这部机器去干人事,走正路,实在就像一只公 鸡,去热情极高的忙活着要下蛋一样,是功能性的为而不能!

中共政权的“工农联盟”基础早已当然不存!胡温对此也和我们是一样的清楚。今天,中共政权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庞大的腐败官吏集团。反腐只能是假戏假唱,调子是不受限制的。如果真的去反腐,那就是等于决心要彻底颠覆这个政权。这哪能是今天的胡温敢有的本意呢。

据说网络上多有一些对胡锦涛七一讲话的失望者。站在胡温的角度和立场上,他们是没有错误的,这里的错误即存乎于那些寄希望于“公鸡下蛋”的人。他们的失望其在于胡锦涛先生没有喊出他们所期望听到的话。而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胡锦涛们身上的同胞们将永远被这样的失望所伴侍。

胡 是中共党魁,而中共的“党魁”则天然的属于国家元首。一个食人间烟火的国家元首,在其任期内,高调必喊以下方面本属天经地义,即:作为国家元首,本人将尽 全力创建并完善国家的宪政体制(可怕的是我们的国家至今拒绝能使宪法发挥作用的宪政制度),尽全力力促国家宪法所保障的公民权利得以实现;将尽全力与人民 一道保障并完善宪法所保证的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决心与人民一道,改变目前军队非国家拥有的不 正当局面。与人民一道,决心致力于创设并完善符合普世文明价值的权力由人民授予的普选制度,迅速在中国建立符合人类普世文明共识价值的司法独立制度,但以 上内容,在中共那里,在今天的胡温那里,却刚好被颠倒。他们自己拒绝谈论,而且以蛮力阻绝他人谈论上述价值,排斥他们的天经地义。

另一个对 胡温而言,更残酷的现实是以地域或派系为标志的、广布全中国大地的、多不胜数的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对他们权威的阳奉阴违。最极致的说法是“政令出不了中南 海”的恶劣现实。这是这种体制也变至今天这种阶段的必然现实。罔论胡温,即便是当年的毛泽东又当如何?其在回敬尼克松之“主席改变了世界” 的媚言时,“我只改变了北京周边的几个地方” 的回覆悲凉状溢于言表。最先例如陕西的封西霞,一对可爱的孩子被当地的小官吏非法的赶出了校门。胡温两位过问,批示,陕西那些作恶的小官吏最近仍公开向封 西霞叫嚣:“解决问题没门,我们正在组织你的材料,把你送进监狱才是我们乐意做的。”

按当下中国老百姓的话是:“胡温是今天中国最能‘忍辱 负重’的人。”去年,我在山西太原,与山西省委的一位朋友见面时,他的一番言论甚为精辟:“高律师,不存在对胡温的阳奉阴违问题。咱们一辈子也见不了他 们,见了也说不上一句话,不存在阳奉阴违的条件。阴违也不需要,太原中级法院有个拖欠农民工资的案件,中央最高领导批示了不止一次,那个当事人叫秦应泉 (音),他每一次去找执行法官,法官就一句话,‘你去找胡锦涛,他批的,你就让他来给你执行好了。’这都是公开的不执行他们的批示,也可以说他们一点办法 都没有,因为这是全国的普遍现象!”

最近,随着全球瞩目的盲人陈光诚案的审判临近,许多人撰文呼吁胡温制止这种已完全远离理智的疯狂,展现 理性和法制。这又是新的一轮希望“公鸡下蛋”的开始!胡温何尝不知道中共目前在陈光诚案件上的丢人现眼程度,他们何尝不知道继续疯狂下去的更加的不光彩和 不道德。我不相信他们对中共山东反动势力日前干出的长期欺辱一个盲人,暴力绑架他的70岁的老母和不足三岁的幼儿,以及中共的警察将好心人寄给幼儿的奶粉 撕开后撒向空中等等这种永远不齿于人类的丑行,会是他们二人喜见的维护稳定的有效途径。但这却是他们二人不得不接收的、不得不表示支持的“保障”稳定的手 段。这里有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即:如果胡温二人尚有更体面的解决办法,且也有能力用这种办法去解决问题,他们也决不会接受这种使他们声名狼藉的“解决” 之策。

顺应中共山东反文明大势,在陈光诚案件上疯狂下去是胡温当下的唯一“出路”。其一,这种体制下,他们别无他法;其二,即便有办法,但这种体制下也是为而不能。

2006年7月10日 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