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记下陈良宇、张高丽、张德江这些恶棍的名字 2006年6月24日绝食感言

6411

今天是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211天。

中共暴政的灭亡,且是迅速地灭亡的势头已历史地、现实地显现在人们的眼前。那些暴政的痴迷者及慑于暴政的淫威而装显出的痴迷者们,定会对这样的结论嗤之以鼻和本能的假装出嗤之以鼻状。这些痴醉者会认为这是我这样的人的痴言醉语!

中共暴政最终必将灭亡,就连中共内部稍有一点人的认识常识者都不会否认这一点,因为,专制暴政必灭亡早已成为历史的铁律。

即 便是我本人,在一年半以前,若有人告诉我中共暴政将迅速灭亡,我也是决不会同意他的这种认识的。而今天,之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共识。这样的变化发生 的条件是: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犯罪集团暴行的在全人类面前的快速暴露及死心塌地地继续甘心做这个集团走卒的陈良宇、张高丽、张德江和临沂市的 中共头子李群们,已完全弃绝人类一切良知尊严及道德底线的暴行。

中共常常把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挂在嘴边,似乎天下人都把与中共为敌当做是一种 乐趣。现实恰恰相反,谁都清楚,恰恰是中共,以与人类文明及道德为敌作为其维系专制统治的动力能源。而文明社会对人类任何群体的无良及丧德之举都会有本能 的鄙视和反对,而这种对人类社会永远唾弃价值的鄙视及反对之举,都会被中共视做是与它的敌对行动,实是可悲可叹。

中共把反人类文明、反道德 作为维系其邪恶统治的动力,这也就决定了中共必会被文明社会所抛弃。中共内部必须承认及面对这样的现实,即: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犯罪集团的持续行恶,让 中共的死亡至少提前了20年。陈良宇、张高丽、张德江及李群这些恶棍的弃绝人性的丑行,则逼使中国人民的彻底抛弃中共的决心成了现实的急迫性。

我 们民族精神的深处有着我们无法回避的缺陷:那就是我们整个民族对专制暴政压迫的超常的忍辱能力。“乱离人不及太平犬”的价值,足见中国人对为政者的期望到 了何等低下的程度。但类陈良宇、张高丽、张德江及李群这般恶棍们,他们以毫无底线的恶行持续地打碎着人们永做“太平犬”的“美梦”。他们在肆无忌惮地行恶 时,忘乎所以至忘掉了“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这样的简单常理。当整个民族被逼至实在不能再做“太平犬”时,他们就会释发出让陈良宇、张高丽们死无葬身之地 的能量,这也是历史常识!

中共在广东省的党的头子张德江过去一年的杀戮及劫掠暴行,不仅让全人类再次看到了共产专制暴政的现实的残暴及嗜血 本质,也成了迫使中国人民认清并快速抛弃中共的“推手”。而山东的中共头子张高丽及其得力帮凶临沂市的中共头子李群,他们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及持续至今 的针对一名坚持说真话的盲人一家所干出的、不再存有任何人的理智印迹的丑行,将成为人类未来有记忆的时代的永远被唾弃的丑恶记录。

一定意义 上讲,张高丽之流本身也是这个不道德制度戕害人性的牺牲品。这样的人性罪恶的发酵之源显属这个制度本身。而在最近的7年来,将这个制度之恶发挥到极至的: 则是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可以毫不夸张的肯定,迄今仍不绝如缕的上海帮肆无忌惮的恶行,成了今天中共各地恶吏无时不在的坏榜样。

如将特务统 治公开化,公开以特务和黑社会打手来跟踪、围堵、袭扰、殴打、绑架公民及不屈的抗争者,公开的徇私枉法、假司法之名陷人入罪者,公开弃绝法律原则及人类的 基本道德共识,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规模的抢劫公民的合法财产、合法房产、野蛮殴打、甚至是杀害被抢劫者,以及在中共首开大规模地、已不设任何底线地、残酷 迫害、抓捕、关押上访群体者,无不始行于上海市或上海帮那里,才迅速形成全国绵延势。

这样的恶能量的长期聚集,最终导致了1999年的、以 上海帮主导下的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为时7年的并延至今的惨绝人寰的暴行,以及这种严重罪恶蔓延全国后,不可逆转的造成了对中国社会原本脆弱的法制基础 的彻底摧毁。鉴于此,中共的死敌是它自己所持有的反人类、反道德的固有价值。而上海帮的使中共整体化的快速流氓化的恶行,则是使中共制度急速走向死亡的最 强力的推手。

过去的一周里,仅我接到的来自上海市被非法迫害公民的控诉及求助电话已不下20人次。无一例外地都是揭露和控诉上海帮针对他们 的非法及血腥暴行。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上海市闵行区七宝派出所的恶警们,于6月13日,再次干出把刚刚从北京上访回到上海的刘新娟强行关押到精神病院的 这样的恶行,这已是上海帮在过去几年里,在同一人身上第五次干出来了这种惊骇人世的恶行。

在过去的几次对刘新娟的野蛮折磨中,刘新娟熬过了一次次骇人听闻的痛苦折磨,我曾两次专门撰文呼吁全社会以关注,上海帮的打手们对之恨之入骨,从他们所撰写的《强烈鄙视高智晟》一文中的咬牙切齿及无脏不骂中,这种心态裸露无遗。

今 天,刘新娟再次被强制关押进了上海闵行区江川地段医院,在被关后的八九天时间里,不知其母下落的儿子呼天喊地到处寻找,“那情景真叫惨啊!”打电话的人感 慨道:“高律师,医院负责人是个侯主任,他的电话是021-28425347。前两天闽行区精神卫生中心的程晓峰主任还专门来到我们这家医院,说是给刘新 娟会诊,其实他心里最明白刘新娟根本没有精神病。他多次参与了对刘新娟的迫害,从他前天的话里就知道,他非常清楚刘新娟是被冤枉的。面对刘新娟的说自己根 本没有精神病的抗议,程主任说了这样一句话:‘刘新娟,就是因为你的记性太好了,永远忘不了告状的事,所以才要不停地制止你。这次你算完了,这次是绝不会 再放你出去了!你就好好的等着吧。’”这位程主任还特别交待,必须给刘新娟使用的精神病的药和针剂,中国公民刘新娟再次落入上海黑帮的魔掌里,处于一种完 全无助的灾难境地。

从6月3日到今天的20天时间里,仅我通过电话记录下来的被上海帮非法关押的无辜上访公民就有田保成(音)、张翠萍 (音)夫妇,那位曾多次被上海帮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杜阳明老人,还有谢玉香(音)、张雪英(音)、王水珍(音)、朱离宾(音)、李菊英(音)、杜国强 (音)、吴党英(音)、程思娟(音)、张风风,毛恒风、张兆玲(音)等几十人。这些无辜的公民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已被上海帮私有化的监牢里,处于完全无助 的、任由上海帮恣意蹂躏的境地里。

严格而言,中共从来就不是一个纯粹的政党,它是一个武装的暴力集团。在上海帮控制了这个集团后的不长时间 里,即迅速使它转变成一个完全公开的纯粹的犯罪集团。今天的中国人,是到了一个必须清楚的时候了!我们应当真切的看到,当国家的军队被一个政党私有时,人 民所受的暴政之苦、社会所遇的苦难之深及一个民族整体道德可退化到何等可怕的地步!我们应当共同尽快建立起一个人类群体中本该有的简单常识,即:良知是做 人必须具备的前提和条件,是做人最低的人伦底线这样的常识。

在政治民主化日盛成为整个人类文明的主流的今日世界,中国不但仍置身于人类文明 主流政治之外,还悍然纵容、鼓励类陈良宇、张高丽般的公开以一切邪恶和卑劣的手段以期维持这种公然反人性文明的高压统治。人类的一切道德、文明的底线,在 这样的残暴统治的维持过程中是荡然不存。今天,我们全民族除了理性且是必须坚决抗争的同时,我们还必须记住陈良宇、张高丽们的名字。

一方 面,我们应当提醒他们注意:其一,暴君和屠夫们在短时间内常常是显得不可一世,但请他们回过头来看看历史——哪个暴君和屠夫成了最终的胜利者?其二,中国 人必须明确地告诉他们,中共暴政在不远的几年内,会被文明人类所抛弃,无论未来这种抛弃的过程和形态以及手段如何,中共内部反动势力象陈良宇、张高丽、张 德江及李群这般罪恶累累、顽劣不化者都必须受到具体的审判。这不仅是关涉到对犯罪追惩的常理昭彰问题,这更是关涉人类正义价值的相对完整性问题。

我们应当把尽可能多的敬意给予象陈光诚、刘新娟们这样抗争不止的中国同胞们,我们更应当立即加入到同他们一道坚韧抗争的行列中去。

抗争,是今天的我们还能够控制及支配的唯一资源,也是证明我们还活着、且亦有尊严活着的最后路经!放弃抗争就是放弃我们的活路。

2006年6月24日 在有特务围堵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根据录音记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