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维权案例
高智晟:对付上访群体的610 ——即中共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207天

6410

中共在大陆控制政权的57年,即是其法西斯暴行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上肆虐无阻的57年。“改革开放”前持续的血腥暴虐造成数千万无辜同胞的非正常死亡。 中共此后的更精致的欺骗性宣传已在相当的一部分人中造成了影响,即今天的中共是主动“结束动乱”后的中共,是改邪归正后的中共,加之八九“六四”之后的中 共,是基本彻底上改掉了高调做坏事的方式。

其间,除了残暴愚蠢的江系集团时期,在残酷镇压法轮功时施以大运动、高调式地实行外,其余的坏事都是悄声 无息地干。这种悄无声息地干着伤天害理的坏事的恶行,在进入“胡温时代”,发展至今已臻于至十分老练、成熟的程度,由于最近三年以来,胡温在继续野蛮镇压 法轮功方面的残暴及灭绝人性程度与“江时代”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发展到后来的被暴露出来的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后群体灭杀毁尸 的残暴程度。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胡温主政初始即加紧了对各地上访公民的野蛮打压,这种针对被压迫至本已走投无路的上访同胞的残酷镇压已到了毫无人性底线 的地步,尤以去年下半年以来,各地政府对于上访贫弱群体的折磨、摧残、迫害以至无法无天和随心所欲的地步。

对这一庞大群体的迫害模式完全是 继承并发展了中共多年来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镇压模式。非法抓捕、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无不如是。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对被关押者的精神、肉体折磨的程度及随 心所欲一点也不亚于中共610警察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折磨程度,老虎凳、长期的关禁闭、电击、吊打、长时间的不允许睡觉等一应原始加现代的折磨手段可谓 样样俱全。各地那些被折磨过的死里逃生的上访者每天的诉说令人痛苦及愤怒难持。

最近一年多来,全国的冤民控诉材料中屡屡有“信访教育所”这 样一个“机构”的名称,起初并未引起我的重视,一方面,鉴于越来越多的控诉材料中涉及到所在地“信访教育所”野蛮暴行的控诉,加之最近陕西、山东、四川、 湖南、湖北等地都有匿名信件寄来,这些信件都规律性的特别提醒我说:“高律师,‘信访教育所’就是对付上访群体的‘610’。”这完全就是各地政府借用 610模式,成立的全部由警察、流氓、地痞打手和党的干部组成的非法组织,对具有上访身份者可谓格杀勿论。据来信反映,“信访教育所”比劳教更可怕。因为 它不告诉你将被关押的期限,也没有一个期限的限制,完全由警察和党的干部说了算。而山东来信者叙述的是:“和你在公开信中提到的‘招远洗脑基地’是一回 事,所不同的是‘信访教育所’对付的是上访人员而已”。我们今天提及的这个案件中的刘敬顺即是曾被“信访教育所”非法关押过13次的、现在又第14次被关 押进去的一名受害者,他的悲惨境遇让人触目惊心,以下是他来信《城管人员大砍刀管理市场》的叙说内容:

我叫刘敬顺,家住山东省青岛莱西市南 束镇西院上风。1996年我栽种了11亩优质品种的中华鲜桃。经辛勤培育,于1999年开始结果。中华鲜桃个大漂亮,口味甘美,深受广大顾客青睐,非常畅 销。正值全家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之中,突然灾难降临,从此一家人陷入接连不断的苦难之中。

2003年7月,我拿最佳季节的受粉桃到当地的南束 镇果品市场去卖。同往常一样,我向镇政府城管人员交纳了摊位费,将收据揣好,忙活着开始卖桃。冷不防两名政府城管人员来到摊前,蛮横地不许我卖桃,我小心 翼翼地和他们讲了两句道理,其中一名城管人员冯志远,挥舞着手里长约50公分的大砍刀吼叫着:“你再卖桃我就敢砍死你”!吓的我愣在一旁不敢吱声。可还是 没有逃过降临的厄运,冯志远挥刀向我的肋部砍来,顿时,数根肋骨被砍断,刀伤深至肺部,鲜血涌出,我当即昏倒在地。乡亲们忙着来救我,冯志远和现场观阵的 城管办主任刘京阳和吴少玺都乘机溜走了。我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记录:刀伤深度进入胸腔,肺组织损伤外露,流血不止,贫血,脸结膜苍白,双瞳孔圆形放大 0.3厘米,手术中查验胸腔内有鲜血2000毫升,血块400克,肋间动脉、静脉血管全部断裂,失血性休克,缝合29针。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为重伤残。可是 我只住了18天就被移出了医院,这就是南束镇政府组织的黑恶势力集团制造的又一起凶残的伤人案件。

经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经过三年的努力, 用去医疗费十几万,但落下的残疾,至今呼吸不能自如,整日头晕乏力。这期间我的桃树枯干,桃园荒芜,分文没收。现在土地也被收回,我又完全丧失了劳动能 力,尚需妻子照顾,我家目前已断绝了一切生活来源,我由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康之家,变成了目前的惨状,这都是政府的公务人员在行使公务时对我实施人身伤害所 致。

我找到镇长陈中学,要求赔偿,镇长恼羞成怒,大发雷霆,叫来警察连踢带打将我赶出了镇政府,于是我由妻子搀扶,带着不服输的劲头找到了 上一级的莱西市信访局,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他们比镇长更凶。我又找到了青岛市,山东省信访局,但是都推来推去没人管。回到了莱西市后,莱西市信访局的 李文富局长神气活现、洋洋自得地说:“你到联合国告去吧,没人管”。三级政府相互推诿,无路可走,我只好进京上访,没想到进京上访的路更加艰险。问题不但 没解决,反而遭到无情而残酷的打压。至今已被“信访教育所”非法关押13次(现在已经14次),历经重重阻挠,多次遭受截访迫害。在此仅举几例:2004 年9月,莱西市政府派6人进京截访,在两办(国务院信访办和中共中央信访办)巡查时发现了我,连拉带拽把我塞进了车里,然后押回莱西市,被关进了“信访教 育所”,折磨了18天。“信访教育所”在许多方面甚至比监狱还要恶劣,吃喝,大小便均不让出去,过着非人的生活,又不给解决问题。这是第一次。2005年 3月我再次进京上访,又被政府截访人员抓回,送进了“信访教育所”关押22天,其中遭受的非人折磨一言难尽。在此期间我患了感冒,被砍伤的肺部发炎,呼吸 困难。但政府对我照关不误。2005年11月8号我又来到北京,又被截访的人抓捕回关押在“信访教育所”。因肺部发炎2天2夜不吃不喝,在生命危急之际, 我的妻子从早晨呼喊到下午要求给治疗,最后吴医生诊断说病情已经特别严重了,建议马上住院,镇政府仍然拖到晚上8点钟才肯放人,妄想把我致死立案算了。尤 其是2006年,两次上访被关押在“信访教育所”,并关押了七十多天,关押期间对我们的折磨一点都不比你公开信中提到的对法轮功学员折磨的程度轻多少。在 我的肺部发炎期间多次要求治疗,而莱西市的领导说:“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不能放人治疗”。后来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才在众人的舆论下把我送到医院,但是医 疗费拒付。

从以上我的遭遇不难看出,在当今社会,百姓一旦受到伤害后,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不幸和灾难跟随。不但得不到这个政府的关心和照 顾,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反而雪上加霜,处处被歧视,拿受害人不当人,随时非法剥夺你的人身自由,随时受到摧残。反而加害人却消遥自在,升官发财,抖不尽的 威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法律的作用、政府的职能完全被颠倒了过来,成了打击受害人、保护犯罪的工具。”

请看以下仍是出自这位受害的普通公民的热血文字:

“ 一个小小的县级政府,竟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设立人间地狱式的‘信访教育所’,用来关押、残酷迫害上访冤民。他们心中暗暗发恨:我让你们去告!慢慢地折磨你! 费尽你的财产,耗尽你的精力,摧垮你的身体!反正我们当官的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用的是工作时间。看最后谁能赢谁。在我被关押期间,我看到一位,老人因儿子 被村干部活活打死而得不到处理,因为上访已在这里被关押了3年多,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被打残。我们有冤无处诉、走投无路,我们在中国已经没有了办法,我们想 到国际媒体,我们想到人权组织。我们都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我们在遭难,希望外部世界不要袖手旁观,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请救我们脱离苦难吧。”

受害者,一个普通的农民刘敬顺说出了今日中国问题的实质,“法律的作用,政府的职能已完全的颠倒了”。

“ 信访教育所”,是中共最近几年创设的又一个宪法和法律之外的非法组织。因为它是非法组织,所以它可以行使一切非法之事。它与中共历史上存在过且仍正在存在 着的其它非法组织及机构是一样的公式:法西斯暴政在不同时期的称谓各异的杀伐人民抗争精神的集中营。劳改所、劳改营、五七干校、洗脑基地、法制教育基地、 转化班、收容审查所及信访教育所等这样多不胜数的宪法、法律外的、由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黑社会组织,干出了人类社会永远无法梳理清楚的累累罪恶。这个案件 中的受害人有一个共同之处是:他对这个野蛮制度本质的认识是清楚的,清晰的。有一点不同的是,他对于这个民族自救前景的绝望,也滋生出了“不管用什么办法 ”来“脱离苦难”的想法。历史将会让今天的每一位麻木的旁观者付出代价!如果我们还拒不清醒的话。

2006年6月20日 在有中共特务围堵的日子于北京家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