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文集
高智晟:"我能感到便衣的操纵者是群疯子"

6406

“疯子、疯子,我能感到便衣的操纵者是一群疯子”。一位前来拜会的朋友如是说。这一说法可谓精准。晟智律师事务所尚且留守的律师外出时无不受到便衣跟踪。

我的同事郭飞雄回京后就和我住在一起,他每次外出都能吸引不下3辆的无牌照车的便衣跟踪。今天上午,飞雄和张祖桦老师相约去看望包遵信老先生,便衣一直跟踪到包老先生的楼下。

吃 过早饭,夫人至小女学校去为孩子借书,一出门,骑着自行车的她被三辆摩托车跟踪,每辆摩托车上有两名便衣,领头的那一辆上坐的那位一直向主子报告着夫人的 一举手、一投足,事无钜细、不厌其烦。到了学校,依旧寸步不离。夫人告诉说她到一个小复印店去复印资料,六名便衣竟跟了进去。由于店内空间很小,根本无法 挤下他们这样一大群人,但便衣还是硬挤了进来。店主被惊得莫名其妙,夫人愤愤然地告诉我说:“那一刻,我真想豁出去跟他们拼了,在他们眼里,我们完全连贼 都不如!即便是跟踪贼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我一笑置之!中午我回家吃饭,几十名便衣围拢式跟进,居间行进中颇有些威风八面之感。吃完饭,返回办公室的路 上,沿途近10辆无牌照车耀武扬威,一支由无牌照车组成的车队阵容别样的壮观,直到把我送到办公室楼下,在便衣的包围下,我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下午三点,晟智律师事务所又来了一大群约五十人的北京地区的上访者,这些人中竟无一人未被当局抓捕过,并且都被威胁:如果你们再敢告状,我们就抓你们。许多人在拍照留念时为自己所遭受的冤屈而痛哭。

近 日北京城里各渠道风传专政机器要对高智晟、郭飞雄动手了,时间即在近期,而且是要不计一切代价为之!这当然不是空穴来风。但这显然吓不倒已看透生死的战 士。我要在此正告中共政权:如果你们在一个冤狱刚结束便立即开始第二个冤狱,你们将永远失去与我们和解的机会。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而不是你们一伙人的中 国。你们说你们对我们近期的文章和行为很恼火,但你们对我的家人采取如此下流的跟踪手段,是否考虑过我们作为人的感受!你们正在建立一种十分危险的范例。 我再次正告仍在左右专政机器的那些人:在中国,只要像今天来喊冤的这样的群体仍继续存在,只要给这个群体制造灾难的机制不发生改变,我就决不去考虑你们的 情绪。

晚上,我和飞雄、胡佳前往清华大学附近与一批国内著名的宪政学者共进晚餐。途中依旧遭到十几辆无牌车和有牌车的前堵后跟。

饭局间,众人就太石村事件的宪政价值、以及自由主义者和维权运动如何在今年推动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一事进行了充分讨论。学者们将在近期用一批文章阐述其中业已成型的思路。

2006年1月6日,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