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外界评论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6334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秦越报导)12月31日,北京著名律师高智晟发表《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及吴邦国委员长的公开信》,公开反映执法部门粗暴 侵犯法轮功学员公民权利的实情,呼吁当局承认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公民地位,以制度性的力量改变立法及司法的扭曲现状。与此同时,公民维权网发表公告,呼吁中 国公民签名支持高律师公开信。大陆维权人士胡佳也签名声援。

连接收听

胡 佳近年主要从事中国爱滋病人的维权工作,也参与环保、宗教自由等方面的工作。在中国爱滋病问题成了政治问题和人权问题。几年前由于河南省开放血液制品产 业,导致大批人染上爱滋病,为了掩盖这个事情,许多爱滋病人的健康权和生命权受到侵犯。因为参与对爱滋病人的维权和救助工作,胡佳长期受到政府压力,去年 曾四次被拘留。

本台记者采访了胡佳。他说,他很敬佩高律师为维护公民权利所作的努力。

胡佳:在中国人权环境下,首先应推 进法制的建设。其实高律师做为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他的勇气和他的专业技术,就是在法律方面的专业能力,都在中国大陆维权方面是排在前列的。尤其跟他接触 比较多的就是最近关于老叶的案件,就是我的一个朋友叶国柱。我看到高律师在叶国柱案件中所做的努力,包括他的免费;支持他的家属--就叶国柱的儿子叶明 君;而且他的辩护声音也是掷地有声的。

所以从这些角度上来讲的话,我是非常愿意支持高律师在整体上,无论是老叶案,还是其他方面用法律去维护公民权利上所做的努力,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都愿意表达这种道义上的支持。

胡佳说,当他读到高律师的公开信,他既为中国的司法现状感到悲哀,又为高律师不屈不挠的努力而感到鼓舞。

胡佳:应该来讲,如果我们中国是个法制环境的话,法律其实是个保障人权最重要的武器。但是你看到他的无奈,看到他在这里边的呐喊,首先你会感觉到那种悲哀,做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在这方面的无奈,在这方面一些慨叹吧。

另 一方面的话,你也感受到高律师仍然没有放弃希望,他仍然在这领域上,尽他所有的努力来推进这样的事情,他要落实法律的尊严,这一切都让我们感觉到,如果是 我个人的角色的话,我认为我们不是孤军奋战的,无论是在最草根的阶层上的普通公民,还是这些以法律为武器的法律工作者,我们都是在向同一个目标去努力,我 们受到很多超越法律之外力量的阻挠,但是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且我们对此抱以信心。

胡佳在四川曾经遇到过一个从事镇压法轮功工作的人,从那个人对他的谈话中:他感到,法轮功人士确实有遭到违法的残酷的对待。

胡佳:他的意思是说,你做什么事情要收敛一点,因为你没有触怒上层的利益,否则的话,你所获得的就是我们现在所对付法轮功这样的一种形势,你不要认为你自己是硬汉子,恐怕挺不过来。

胡佳认为,中国的劳教制度和中国的宣传政策一样,是属于世界上最黑暗的政策之一,一点也不逊色于集中营。

胡佳:说心里话,我觉得劳教对于人权的侵犯,他那邪恶的程度,或者说他的残酷,超越人家的程度,一点都不次于以前集中营的那种方式。这很落后,而且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就可以决定人命被拘禁、被劳教几年,这是不可思议的,这种东西将来肯定会被取消,只是时间问题。

胡佳在维权工作中,接触到不同方面的法律界人士,包括从事环境法律以及公共卫生法律的人,他们一致认为,中国的司法是很黑暗的。司法黑暗和缺乏新闻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宗教自由是互相联系的。

胡 佳:从普通公民的角度上来讲的话,我觉得这是根本的体制问题。根本的体制问题在哪呢?就是一个集权的统治,权力的绝对集中等,他肯定会要侵犯人权,肯定会 导致腐败,也就是说肯定会侵害法律的独立。中国必须要有新闻自由,新闻是一个国家的免疫力之一,比如说社会问题存在哪里,允许记者报导出来的话,公众就能 很快的知道,与社会形成舆论。

而且政府的某些部门,中央政府的某些部门,他也可以看到地方上的一些问题也会加以解决。这方面,首先把中宣部 取缔掉,但是问题是中宣部是共产党的立党之根,粉饰太平和愚弄百姓是它最重要的地方。这样的机构去掉以后,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全部都暴露出来,共产党根本 是抵抗不了。所以说在这方面没有新闻自由,法律不可能公正、独立,这是一些连锁的,有内在连系的问题。

新闻自由之外,还要有结社的自由、有 言论的自由、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各方面的自由。这些自由实际上现在也都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但那像是一个飘在空中的气球,从来就是让你看到,但是没 办法去实现的,而且你在想要实现的过程中,反而可能会身陷囹圄,可能会被抓、被打、被关这样一系列的问题,所以这是更加一种奇怪,更加一种不可思议的状 态。

但是胡佳说,他对中国走向民主还是抱有信心的。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上个世纪末,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共产极权制度都已经崩溃,转变到民主 制度,现在亚洲只剩下中国和北朝鲜,从趋势上来讲,公民对人权和自由民主的呼声。将汇集成不可逆转的潮流,如果统治者要逆这个潮流而动,会加速其灭亡。

(据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天下纵横录音整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