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高智晟]首页 

高智晟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高智晟  >  外界评论
张耀杰:平民大律师高智晟传奇

6280

[本文写于两个月前,写作这篇文章的最初动因,是高智晟大律师转述的一句出自陕西省安全人员的一句话:“没有想到还真有像高妈妈这样的好人,谁要是加害高 律师,是要天诛地灭遭雷劈的。”两个月以来,首都北京的相关部门和相关人员,却偏偏不肯放过像高智晟这样从水深火热的陕西农村拼命挣扎出来的平民大律师。 据我所知,那些鬼鬼祟祟跟踪别人的安全人员,特别是被推出来充当杀手恶棍的低级干员,绝大多数都是来自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及东三省的农民子弟。翻阅中 共党史,包括特科创建者周恩来、康生、顾顺章在内的特务头子和人权杀手,都没有能够逃脱被清洗、被出卖的悲剧命运。希望负责跟踪高智晟大律师的相关人员, 能够为自己留条后路,千万不要干出天诛地灭遭雷劈的罪恶勾当。高智晟大律师的所作所为,尽管有某些不合时宜的出位之处,他所表现出来的人文关怀,完全称得 上是中华民族的良知所在和希望所在。捍卫高智晟大律师的生命安全,才是真正意义的捍卫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和最高安全!!张耀杰于2006-1-18。]
   
    在当下中国的律师界,平民大律师高智晟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可替代和不可复制的一个奇迹,同时也是中国社会文明与野蛮、进步与倒退的一个风向标。
   
    一、初识高智晟
   
    初识高智晟大律师是在2005年6月26日的一次朋友聚会中,聚会的主题是商讨如何营救在陕西石油案中被野蛮抓捕的朱久虎律师。高律师一到场就成为主角,控制了众说纷纭的局面。
    在这次聚会中,高律师谈得最多的,是他不久前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警惕陕西省当权的利益集团再次公开耍流氓》。这篇落款时间为2005年5月25日的文 章,此前已经被我下载收藏,不过,这次由高律师自己的口中讲述出来,表现出的却是另一种不可抗拒的感染力和震撼力。只可惜,高律师讲话的风格与魅力实在难 以还原和复制,我只好摘录他写在文章中的如下一段话,来大致介绍他当时的思路和风采:
    “我的这篇文章标题叫《警惕陕西省当权的利益集团再次公开耍流氓》。是因为种种规律性的迹象表明,有涉所谓收回涉油民企的事件中,被抢劫者和平抗争的意志 不见得有任何衰减,尽管他们中的许多人曾经面对的是手铐、脚镣及庞大的暴警群体。……从来的演进程序都是:先以暴力抢夺了你的财产,抢夺过程中的暴力安 排,一则是使得抢劫本身得以完成,二则即是使被抢劫者感到对暴力的恐惧,使其在被抢后不敢去讨说道。但当暴力仅在完成抢劫时起到了绝对作用,而被抢者虽很 恐惧,但决不至于不去向抢劫者讨说道时,另一个绝对的规律即是,公检法绝对是先行耍流氓,坚决不受理被抢者的诉求。5月20日,靖边县的受害群体起诉省、 市、县三级政府的合法诉求即被陕西省高级法院无赖式地野蛮拒绝,既不受理,也不出示任何不予受理的手续,而公检法都不受理控告,接下来的规律即是,被抢劫 者长期、群体地到政府、党委那里去上访。政府、党委先是岿然不动、决不理采你。等到状告无门,被抢者对无赖般的拖延失去了耐心时,一般是要喊喊口号,甚至 有时要闯进去与党委和政府领导陈说冤情,最后的绝对规律即是我这篇文章要提到的,政府(抢劫油井时也是这么叫的)会百分之百的再次公开耍流氓,说‘上访者 冲击党政机关、冲击人民政府’,‘扰乱社会秩序’,必须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予以抓捕,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及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陕北民企被野蛮 抢劫事件的、符合上述规律演进过程已仅剩下最后一个环节即抓捕环节。除了这个环节外的所有其它环节的演进,与上述规律无一不严丝合缝。定边县、靖边县对上 访代表的抓捕,证明了有组织的公开耍流氓的实质性恶举实施已实实在在开始。已失去财产、失去尊严的被抢劫者的第二次灾难即将到来,外部文明世界对之应保持 足够的警惕。”
    按照高律师的说法,他在这篇文章中已经提前为陕西石油案划定了一个路线图,朱久虎律师和石油投资人冯孝元、张万兴、王志军、袁佩祥、任光明、马成功等人的被捕,完全印证了陕西省当权的利益集团再次公开耍流氓的绝对规律。
    聚谈过程中,高律师还谈到了自己的深情之作《我的平民母亲》,说是之所以会走到今天这个境界,完全是因为自己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当他回陕西老家参加母亲的 葬礼时,当地的安全机构为了便于监视,派出警车和干员一路陪同。参加完葬礼,这些安全人员留给高律师的是发自内心的一句话:“没有想到还真有像高妈妈这样 的好人,谁要是加害高律师,是要天诛地灭遭雷劈的。”
    我向高律师提到2004年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的《俞梅荪与新民权运动——中南海秘书成了民间代言人》一书,抄录了他和王晓涛律师在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快 讯》2002年第43期,写给河北唐山库区移民维权代表张友仁的法律建议书。高律师告诉我,《中国经济快讯》的记者在刊登张友仁的这篇“读者来信”和法律 建议书之后,从张友仁那里敲诈了8000块钱,说是准备在某内参上继续报道这件事情,张友仁最后得到的却是这名记者的几份打印稿件。高律师于心不忍,自己 出钱补偿了张友仁的经济损失。
    聚会结束,高律师主动提出要我和滕彪、许志永搭他的便车,并且提到可以在网络上搜索陕西省榆林市市长王登记在三岔湾抢地事件中“向人民开枪”的相关资料。几天后,我根据高律师提供的线索,写出了《人权杀手王登记》一文。
   
    二、平民出身的大律师
   
    经过师涛案的彻底失败,我对于上海郭国汀律师撇开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在网络上相当随意地发表文章,是很不认同的。出于此种偏见,我对于高智晟大律师一身兼行 者和言者两种角色所发表的大量文章,一般都是一掠而过。在见到高律师之前,我只知道《我的平民母亲》一文的存在,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文本。当我静下心来细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才发现高律师其实是我的同龄人,他的经历其实就是我自己的经历,我所缺乏的是像高妈妈那样既平凡又伟大的平民母亲。
    我是在一次又一次热泪盈眶中读完《我的平民母亲》的,这篇文章注定是要被载入史册的。就是从这篇文章中,我完全理解了高律师的所作所为。
    作为出生于1964年的同龄人,高律师显然是比我晚上了一年小学和初中,他就读初中的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就读高中的经历。他比我更加不幸,因为我出 生在比陕北稍稍富裕的河南农村,我的父亲去世时我已经18岁而且即将成为农村教师。不过,在拥有一位伟大母亲这一点上,高智晟比几乎所有的同龄人都更加幸 运:“母亲是个有远见的人,她的远见是我们子女今天价值的全部基础。母亲决定让除大哥及姐姐外的其他孩子上学,当时的这个决定近乎天方夜潭,但二哥以下, 后来我们都读完初中。”“二十多年后,我成了在弱势阶层颇具声名的律师,常有拄者拐杖、坐着轮椅、无交费能力者被其他热心的律师同行带到我的办公室时,我 总能想起母亲扶助穷人的情景,我每每会心一笑,当今天想到之时,我的泪水已若热泉涌,母亲已躺在我面前的棺材中。”
    1979年,15岁的高智晟从全县的重点中学辍学后,带着14岁的弟弟到黄陵县的一家煤窑去挖媒。9个月下来,他的弟弟在一次塌方中砸伤了腿,黑心的煤矿 主不仅不给治病,连兄弟二人的工钱也给全部扣除,理由是兄弟二人吃得太多了。“既然是吃得花销远远大于劳动所得,还顺便把我们那床脏得能敲出声音的被子也 扣下了。那一幕是很悲惨的,书上经常说旧社会穷人牛马不如,我们那会真是牛马不如,可那是1980年。”
    被赶出煤矿后,高智晟用自己的苦力帮助弟弟养好了腿伤,然后送弟弟到西安去投奔二哥,自己返回家乡应征入伍:“我的二哥当过三年兵,听说部队上吃得很好,另外我隐隐约约的想过当兵或许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1985 年,21岁的高智晟从部队复员,再一次回到农民工的行列之中。1992年,28岁的高智晟还是一名自学完高中课程的小商贩,一次极其偶然的遭遇,改变了他 的生活轨迹:“我是一个走街串巷推着车子卖菜的小贩,被买菜的人丢弃的半张《法制日报》上的一则广告所吸引。我从该广告上得知,未来10年,中国需要15 万名律师,自学者可成为其中一员。自此,我明确了成为律师的目标及方法,并通过艰苦的自学于1995年获得律师资格。”
    没有经过经院式的学术训练,对于高智晟来说有利有弊:一个明显的弊端是在他的笔下经常会出现几个错字错词;一个更加明显的优势,是他从极其残酷的现实生活 中磨练出的极具洞察力的眼光、极其到位的话语表达能力和极其敏锐的快速反应能力。这对于经常在法庭上超常态现场发挥的律师来说,是第一位的而且是不可替代 的职业素质和专业潜能。
    正是因为拥有了这一得天独厚的个人优势,高智晟在中国律师界迅速崛起。1998年,他在新疆开始律师生涯。2001年,司法部举办全国律师论辩大赛,他在 论辩中凭着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的大量案例和无与伦比的论辩天才,在本次大赛中赢得“全国律师论辩大赛十佳荣誉律师”的称号。
   
    三、“高智晟不是老虎”
   
    第二次见到高智晟大律师,是在2005年11月6日的朋友聚会中。在两天前的11月4日下午,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副处长柴磊,当众向高律师宣布:北京市司 法局决定,对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以“停止执业1年”的处罚,理由有2:(1)晟智律师事务所办公场所变动后没有办理变更登记;(2)为非本所人员提供办 案手续。甚至于当面威胁高智晟:“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
    据高智晟介绍,这两条理由都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的“莫须有”。早在10月26日,柴磊就开始打电话让他到司法局谈话,因为当时在陕北榆林,柴磊在电 话中宣布了3点:一、你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是错误的,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严重影响了律师的形象!二、这种作法严重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律 师的职业操守,三、必须尽快收回你给胡、温的公开信,不容讨论!在随后的几次谈话中,柴磊一再强调高智晟今年已经给胡、温下过两次命令,严重违犯了职业操 守,必须收回给胡、温的公开信。高智晟反问道:“你告诉我什么叫律师形象和执业操守?”柴磊并不正面回答,而是把某太子党律师发表的一篇学习三个代表和先 进性教育的文章推荐给高智晟。高智晟的回答是:大谈在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高潮中的高潮感,不应当是你们人生快感的全部,不要再做摇尾乞怜的精神侏 儒,作一些有益于律师维权的事、做一些有益于中国人民的事才真是快意无限!你们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试一试呢?!

在接下来的聚谈中,高智晟介绍了调查陕西石油案的传奇经历,其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关于“高智晟不是老虎”的故事。
    2005年7月12日下午,高智晟与许志勇、滕彪、李和平一行四人来到靖边县公安局看守所。看守所负责人一见面就扬言,前面已经来了几批人,不管是谁都见 不到朱久虎。高智晟据理力争,该负责人慑于高智晟等人的义正辞严,不得不出示有关方面不允许会见朱久虎的文字依据。
    高智晟一行四人离开看守所后,看守所方面为了弥补自己在正面较量中的失败感,派出8个武警,由中队长带队拦住了去路。围墙内二楼上的几名武警,也在中队长的跋扈中得到鼓舞,大声喝斥道:“抓起来、抓起来,一个都不要让跑掉,抓进来收拾他们”。
    高智晟针锋相对地斥责这名中队长说:你们不过是没有头脑的工具,在中国公民中,你们才是最可怜的一种人,既没有半点公民权利,也从来不懂得尊重公民权利。你们的父母要是见到你们这样欺负合法公民,一定会替你们羞愧的。
    这位中队长遭受斥责后狡辩说:我们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最高道德。高智晟回答说:我也是当过兵的人,我给你们讲一讲什么是最高道德。罗马尼亚的齐奥塞 斯库,是被他的卫兵带走执行死刑的。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是在卫兵的蔑视眼光中下台的。这些军人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道德。
    中队长听了,只好很泄气地表示说:我的父母也都是农村人,上面让我们这么做,我们也没有办法。
    第二天上午,高智晟等人见到了主管朱久虎案的靖边县公安局副局长艾和平。艾和平的第一句话,依然是现在不让见朱久虎。高智晟回答说,我们现在并没有要求会 见朱久虎,我们只想证明你们是怎么耍流氓的。我们从北京到这边来,难道你一句不让见就把我们打发回去了?这是我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叫《警惕陕西省当权的 利益集团再次公开耍流氓》。
    艾和平接过高智晟的文章看了看,马上就换了一副腔调:“你就是高智晟呀,我们已经听说你来了,你来了就好。你这篇文章我已经看了七遍。高智晟也不是老虎。你们还是回去吧,朱久虎的案子现在不允许代理。”
    高智晟回答说:“我从来就没有说我是老虎,你不允许代理,就应该给我一个正式的说明。”
    艾和平说要给一级打电话请示。他到外面打完电话,回到房间里又重复了一句:“我们上面说了,高智晟不是老虎,没有什么好怕的。”
    高智晟说:“我说你这个人太没有深度了,什么话都说得也口。”
    经过事后了解,艾和平确实不是一个十足的坏人,他自己一直不赞成抓人,而且自作主张放过几个人,为此还受到过警告。
    当天下午,高智晟等人与榆林市政法委、市、县公安局有关头目进行了三个小时的对话和谈判。期间榆林市公安局政委先是表示要请吃饭,高智晟回答说:“我们不 吃你们的饭,吃你们的饭败坏我们的名声。”该政委告诉高智晟,自己在楼上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可以上楼单独谈。高智晟说:“我做的事情都是光明正大的,不用 单独谈。”该政委又说“我给你留一个私人电话吧,我们电话里谈。”高智晟说:“留电话要给我们四个人一起留。”
    这次谈判后,高智晟等人便深入到石油投资人中间展开调查。榆林市公安局政委给高智晟打电话:“高律师,我听说你是陕西人呀。我们再谈一次吧。”
    高智晟说:“你是以陕西人的身份给我谈还是以政委的身份给我谈?”
    政委说:“我以陕西人的身份给你。”
    高智晟说:“那也得等两天,我还要回老家给我母亲去上坟。”
    政委说:“我们给你派辆车吧。”
    高智晟说:“我不能用你们的车。”
    令高智晟意料不到的是,他找到一位朋友借车,结果乘坐的却是该政委掉换了车牌的豪华奥迪车。事后听该政委解释说:“你的手机除了自己交费之外,其它所有的 事情都是公开的。我们在电话里听说你的朋友开的是捷达车,担心它不安全。如果你出了事,还得算在我们头上的。于是,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你的朋友,把两辆 车的车牌掉换了一下。”
    就这样,经过近20天的持续沟通和对话,双方达成释放朱久虎的协议。7月29日,高知晟按照榆林市公安局的通知再赴陕西迎接朱久虎出狱,不曾想地方当局再 次毁约,其原因仅仅是亲自带队抓捕石油投资人代表冯秉先的榆林市公安局局长杨勇,与主持谈判的该局政委合不来。
    一个月之后,高智晟又一次来到榆林,杨勇主动出面与高智晟谈话交朋友。据杨勇向高智晟表白,当律师的人还可以表现出一点人情味,当警察的人只要有一点人情 味,就要被别人挤下去。2004年的三岔湾开枪事件其实与他没有直接关系,他当时是坚决反对开枪的。这件事是在市长王登记的授意下由榆阳区公安局长执行 的,这个区公安局长事后被提拔为榆林市公安局的第一副局长。
    在高智晟等人的执意争取之下,经最高层下令,朱久虎于9月19日被取保释放。等待高智晟的,却是被勒令“停止执业1年”的处罚。
    聚会过程中,高智晟不断收到来自国内的慰问电话,令在场的朋友和他一道感动不已。不过,朋友们还是一致劝告他稍稍收敛,以便给对方留下余地,同时也好尽最 大可能保留自己的执业权利。分手之时,高智晟自信地挥挥手说:“我还有这双手可以写作,我还要接着为郑贻春写辩护状,今天晚上就要坐飞机到沈阳去。”
   
    四、现代巨人的孤独与无奈
   
    在与高智晟的接触中,我听到的频率最高的一句话语,就是“我是高律师”的自我介绍。这里面透露出的是他的职业自信,同时也是他的职业生命。他毕竟是靠着自学从卖菜的小商贩转变为职业律师的,在身份和角色的转换过程中,他付出的超出城市人许多倍的心血和代价。
    2005 年1月8日,高智晟还写过一篇《孤独者的孤独之故——读袁红冰先生〈高智晟律师的孤独〉文感言》,其中的一个事例,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讲述过的:我偶 然结识了一位女律师,他的父亲是一个省高级法院的负责人,她一年不出席一次法庭,年收入却在800万元左右,她告诉我,她每周固定的规律是打高尔夫、美 容、健身及应酬,她父亲那个省高级法院的所有大案的代理律师都要来找她协调关系,那次见面的场合就有一位我认识的律师给她10万元“信息费”。
    与这位和国家专政机器联合起来图财害命的女律师相比,农村娃出身的高智晟无论如何也没有如此廉价的权力资源,他也绝对不会认同这样的权力资源。在中国当下 的法律界,高智晟是首当其冲的一位巨人,他是既要捍卫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的行者,又是揭露现行法律不能正当作为的言者。
    作为行者,许志永博士在《一个律所的存亡拷问中国的法治和良心——为高智晟律师辩护》中介绍说:“从成为律师那一天起,高智晟就担当起了公正和道义的社会 责任,他每年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为穷人免费打官司。在这些传奇故事中,高律师最骄傲的是1998年到1999年为残疾儿童邹炜毅提供法律援助的经历。 1998年7月,当时在新疆执业的高智晟从中国律师报上看到辽宁丹东一个残疾儿童的悲惨遭遇,这个叫邹炜毅的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因医疗事故导致重度耳聋, 祖母带着这个孩子奔波了六年,医院一分钱不赔。高律师拍案而起,主动要求代理这个案件。历尽艰辛之后,邹炜毅最终得到了80多万元赔偿。官司打赢之后,孩 子的祖母一定要送给高律师一箱海鲜,高律师不顾劝阻执意打开了箱子,取出了藏在里面的2万元钱还给老人。老人泪流满面,说,‘我们都斗不过你高律师’。高 智晟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眼圈发红了,这是一个中国律师的幸福和骄傲。”
    作为言者,高智晟没有花费国家一份钱的科研经费,却在体制内学者所不肯或不敢从事的敏感领域内,照亮了一个又一个社会盲区,贡献了一项又一项经典成果。在 《劳工陈南柳案辩护后的一些思考》中,高智晟告诉人们:“《劳动法》颁行之前,国家从未在法律上承认过劳资关系双方属合同关系的民事主体地位,企业与劳动 者之关系中的行政领导与被领导地位成为当然合理的价值。《劳动法》的颁行只是承认这种关系合同性质的一个符号,国家通过沿续传统的政府行为对劳资关系存在 形态及发展的管制或控制并未因该法的颁行而改观多少,‘徒法不足以自行’,中国社会诸多问题的沉重情势症结正在于此。……由于完全不存在需要工会组织价值 的劳资关系双方,几十年来,工会组织存在仅有政治符号或者标志意义,名曰工会组织的工会已完全陌疏甚至是丧失了其普遍意义上的作用及功能。政府权力棒下的 行事,唯政府马首是瞻,导致中国的工会组织沦为符合政府需求价值的政治功能的走卒,导致了社会失去了政府、资方及劳动者三极社会稳定关系中结构性的一极。 从社会稳定价值角度论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情势。”
    在《警惕陕西省当权的利益集团再次公开耍流氓》一文中,高智晟概括出了几乎所有党政官员野蛮掠夺民间资产的路线图。在《国家执行经租房政策的法律地位及其 解决出路》中,高智晟一语道破了国家执行经租房政策的症结所在:“现在国家应做且能做的是立即作出归还权益人的房产及其权益的决定,这是需要立即做的事, 至于如何归还只是一个技术的酝酿过程,这已不再仅仅是经租房权益人的需要。国家的价值、国家行为的正当性、国家如何理性对待规则都将在这种归还与否的价值 选择中得到许些救赎或是相反。”
    古人云:“察见渊鱼者不祥。”正是由于高智晟一言中的的洞察力和穿透力,对习惯于黑箱操作和混水摸鱼的党政当局构成了最为直接的威胁,从而造成了他自己孤 立无助的种种尴尬:“袁红冰教授的文章引发我的感慨无尽,连我的夫人前天都不解地问,为什么你在国内有如此大的名声,却从来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来找你做律 师。我昨天郑重地把袁教授的文章交由夫人阅读,这篇文章就回答了这样一个现实的问题。在一个所有正常价值被颠倒了的社会里,颠倒了的价值才被认同,人们不 会因你是一个诚信的、具有专业知识及专业技术的律师而给你信任。与公、检、法的蝇营狗苟关系的程度成了不同律师的价值的全部。一个至死不愿拉关系的律师, 举步维艰之状是可想而知的,连我周围的同事都经常感慨不已。”
    在整个2005年度里,高智晟律师所在的智晟律师事务所,没有揽到一桩能够赢利的法律代理,他无偿代理维权公益案例的结果,却偏偏是本应该保障律师的执业环境和合法权益的北京市司法局,对于他的极其粗暴无理的行政处罚:“停止执业1年”。

在中国社会里,连专门从事以法维权的维权律师都丧失生存空间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这个社会彻底黑恶到无可救药的时候,这不仅仅是高智晟律师和他遭受侵权的当 事人的大不幸,更是整个社会在劫难逃直到玉石俱焚、天诛地灭的大不幸。从这个意义上说,挽救晟智律师事务所的小命运,其实就是挽救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命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09/09 07:33:16 AM
sYlVG9 pgmixqbpouiw, [url=http://zucocjygtpnz.com/]zucocjygtpnz[/url], [link=http://qybfqatmxeou.com/]qybfqatmxeou[/link], http://gbcccvvqyirv.com/